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军荼明妃】【黑狱篇】第63章 变生肘腋,有容何伤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asule_wang
2020/5/7 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7694

  许久没有过的女性高潮让我心满意足地睡了好一阵子,悠悠醒转的时候天色
已近黄昏,夕阳的光芒从小窗子里照进房间,给房间里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橘黄
色。

  看门狗仍然含着我的乳头熟睡,那样子真的像是一个婴儿,只是这个「婴儿
」的阳物此刻正插在「妈妈」的阴道里,一半留在外面,竟没有被我的阴道挤出
去。

  我仔细体察他留在我体内的东西,惊奇的发现他射出的精液虽然量少,却是
精气十足,忙不迭地炼化之后,发现竟然有相当于几十个男人精液中的阳气,对
我来说补益极大,才知道这一次看门狗是将生命力爆发到了极致,恐怕并不能持
久,好在刚才性致高昂之时反哺了他一些乳汁,对他来说应该是足以抵消这次的
消耗了。

  过了不多久,看门狗的身子抖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眼神里早已没了过去
的狠戾。

  他呆呆的望着我,许久,我终于开口问道:「还……要么?」话一出口竟然
双颊绯红,害羞起来。

  他的肉棒在我身体里抖了一下,刚有了点儿气息,却见看门狗的目光落在窗
户上,喃喃道:「天……要黑了!」那语气中竟然满是恐惧。

  「嗯……天黑了……」我一时间并没有感受到他的恐惧,娇声道:「春宵一
刻值千金……咱们就……」

  「不!」看门狗一把推开我,赤身裸体走到窗前,慌忙看了一眼窗外,转头
对我说道:「来不及了!你得走!」

  「走?」我一头雾水,又好气又好笑,嗔道:「我倒是想走,走哪儿去?」

  「我不管!」看门狗几乎带着哭腔:「总之你得走!不走的话你就会死的!

  这一句话仿佛黑夜里的一道闪电,把我从性高潮的余韵中唤醒,看来阿文他
们的死因就在眼前了!

  「我为什么会死?你身上有什么秘密?是不是和你的纹身有关?」我连珠炮
一样的问题并没有吸引他的注意,他没有回答我的任何一个问题,而是跌跌撞撞
的跑到门口,疯狂地敲着铁门喊道:「开门!开门!他妈的!开门啊!」

  狂敲了一阵子,门外倒也有一个人懒洋洋的回答:「什么事儿?」

  「开门!求求你……给我开门啊……」看门狗一反常态地哀求着对方。

  「哟,狗爷今天有意思啊……嘿嘿嘿……开什么门啊……这时辰马上就到了
,你们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我求求你……我不想她……死……」

  对方并没有理睬,哼着歌走开了。

  此刻,夕阳的最后一缕光芒消失了,黑暗渐渐笼罩了整个房间。

  「你……」看门狗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张楠。」

  「张……楠……我记住了……」

  「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我意识到一场巨变就要降临,自己却毫无头绪
,也只好稍微拖延一下时间。

  「我?我只是一条狗而已……我对不起你……就更不配告诉你我的名字了。

  「跟你的纹身有关吗?」

  「别恨我……」看门狗仍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野兽般的巨大呼吸声,带着喉咙里痰涌般的杂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看门狗转过身来,我只能看到一对血红色的冒着亮光的眼睛。

  而此时房间里并没有完全黑透,其他的一切都还看得清清楚楚,唯独看门狗
,他的周身都被黑色的雾气笼罩着,我仔细分辨,赫然发现那黑雾的源头,竟然
是他小腹处的纹身!

  那浑圆的球状图案,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太阳,源源不断地散发著黑色的辐射
,让他变成了一团黑影!

  「这是……他练的邪功吗?」我心里骇然,可转念一想也不对,我跟看门狗
几次交合下来,从没有在他身体里发现任何功法的迹象,况且这样一个先天不足
的男人,修习任何房中术都是个笑话。

  浑身黑气环绕的看门狗向前几步想要扑过来,却硬生生挺住了脚步,艰难地
呻吟道:「快……走……」

  我苦笑,自己能走到哪里去?

  「快……否则……月……」

  「月?」我察觉秘密就在眼前。

  「月……月亮……」看门狗艰难地说出最后两个字,突然仰头嚎叫起来!

  「不是吧?」我几乎惊掉了下巴:「真有狼人?」下意识地转头望向窗外,
此时一轮满月刚刚升起!

  一股腥风袭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上身就被看门狗按在了床上!

  好快的身法!

  看门狗的脸上也笼罩着化不开的黑气,能完全看清的只有他发著耀目红光的
双眼,比恶狼还要凶狠的光从那双眼中射出,直接插进了我的心里。除此之外,
隐隐约约能看到的是他夸张得咧到几乎耳边的嘴,涎水从嘴角滴落在我的胸前,
是冰一样的寒冷。

  眼前的景象实在超出我的想象,以至于被突然压在床上完全失去了方寸不知
该如何应对,更有甚者,两腿间本来一直氤氲着的水汽和阴道口常年泌着的汁水
都被吓得无影无踪。

  所以,当那一根灼热异常的东西抵达我的阴唇的时候,我的下体居然传来了
从未体验过的撕裂疼痛,几乎让我浑身抽搐,嘶声大喊:「不……不要……轻一
点!」

  此刻的看门狗再也不会对我的叫声有任何人性的反应,下体的撕裂感从阴唇
无情地蔓延着,一直到达阴道的深处,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把辣椒从我的下体顶了
进去,我的眼前一阵眩晕,几乎疼死过去,从没有体验过的感觉,这是否是每个
女人应该经历的破处之旅,我不敢确定,不知为何,心里徒然升腾起一股「红颜
薄命」的自怜,却也是从未经历的心境。

  甫一进入,看门狗就开始了发疯一样的抽插,用一秒三五次的速度在我的阴
道里进出着。剧痛钻心,我知道再这么下去或许会真的被他弄得痛死,与普通的
女人无异,可是明妃之体并非普通女人的肉体,于床笫之上圆转如意的手段之一
便是潺潺不绝的蜜水,此刻如果因为惊吓过度淫水枯竭而被疼死,岂不是被人笑
掉大牙?

  想到这里,我强忍着疼痛,双脚抬起攀上看门狗的腰,脚趾在他腰后扣在一
起宛如曼陀罗花蕾,下身挺起肥嫩的屁股迎凑着他的进出,几声娇嗔一样的呻吟
起伏之后,下体的闸门洞开,淫水滔滔不绝,一瞬间就淹没了看门狗的肉棒。

  疼痛之感大减,我稍微腾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会阴,触手粘腻,在鼻端一闻
,血腥气扑鼻而来,不由得气闷不已,这个家伙居然能把明妃操得出血,也是奇
事一桩。

  跟他的交合持续着,我却能腾出精神来发现看门狗身上其他奇怪的事情:他
的浑身上下都是冰冷的,以至于我仿佛在抱着一块千年的寒冰,唯一例外的就是
在我身体里的他的肉棒,火热得就像一根烧红了的烙铁,若不是我的体质特异,
恐怕不是被他冻死就是被他从身体里面烤死。

  我把手伸到他的背门上,掌心与他的气脉联通,瞬间就找到了谜底:他的浑
身上下所有的精气都被丹田下方的圆球纹身吸引,沿着头顶上方途经胸口一直向
下,仿佛光被黑洞吸收了一样聚集在那纯黑的圆球处,然后被圆球激发成高热直
奔胯下的肉棒。与此同时,那圆球自己则散发出一股纯阴的黑气从男人的会阴出
发,沿后背命门至上头顶,散发于男人全身。

  也就是说,此时那圆球纹身的异能驱动着男人的浑身精血激发著他的肉棒用
于交合,然后用自身的能量支撑着男人不死,整体形成闭环,正是沿着人体大周
天的脉络!

  难怪看门狗心甘情愿待在这里,这圆球带给他的,是本已失去的男子雄风!

  可是很快地,我就发现了一处问题:这难得的性能力虽然强横,但有一个巨
大的缺陷,那就是男人全身所有的精力都被榨取到肉榜上,固然能让肉棒灼热坚
挺异常,可是却万万不能射精,因为一旦精泄,那也就代表着全部精血都离体而
去,这男人恐怕马上就气绝当场。

  看门狗仿佛不知疲倦地索取着我的肉体,阴道里的家伙热力丝毫不见衰退,
自然给我带来的是无穷的快感,可是我看着他漆黑一片的脸,心里突然升起一阵
怜悯和悲凉:这个男人,竟然从没有尝到过真正男人的快乐,哪怕是有邪能加持
,也不能射精,却依旧依恋着这种不完整的快乐,实在是天下最可怜的男人!

  「亲爱的……」这个称呼自从Jacky离开之后我从未用在任何人身上,
可是今天却无端地想送给眼前这个狼一样的怪物,不只是为什么。

  可惜看门狗并没有对我难得的真情产生任何回应,只是在一味疯狂地进出着
,浑不知这抽插背后真正的意义。

  不能让他射精,那这场性爱的意义在哪里?

  这个站在对方角度的思考让我自己都吃了一惊,难道我真的懂了真情?

  我摇了摇头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马上一股令人战栗的异样感涌入了我的脑
海!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行着,想要找到让我如此不安的原因,它距离我是如此之
近,可是又如此的难以捉摸,越是这样,也就越是代表着它背后的事物是极度危
险的。

  就在这个时候,看门狗突然用双手抓着我的屁股狠狠一顶,我清晰的感觉到
他的龟头从阴道口长驱直入,直达我的阴道深处,可惜在距离阴道末端还有颇远
的地方停顿了下来,显然是到了长度的极限。

  阴道里传来的快感就像在黑暗的屋子里划着了一根火柴,让我瞬间窥见了危
机的真相!

  是看门狗的肉棒!

  诚然,此刻看门狗的肉棒甚至比被我的少量真气激发性力之后还要强劲有力
,可是,这灼热的肉棒却既不够长,也不够粗。

  阿文他们死前的惨状我仍历历在目,他们的肛门被疯狂地撕裂、撑破,鲜血
如注,血尽而亡,肛门周边有灼烧的痕迹,这也与此刻看门狗的肉棒热度一致,
说明并不存在其他人对他们下过毒手。

  可是,看门狗此时已然被纹身激发,下体却只是正常人的粗细长短,不要说
天生媚骨的明妃,就是普通男人,恐怕也不至于被干得血流而亡!

  归根结底,他的肉棒太普通了。

  除非是……?

  就在一个念头闪现的瞬间,看门狗插在我身体深处的肉棒突然不动了,他仰
头尖叫着,头渐渐朝向小窗,我跟着转头望去,只见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正在当
空!

  几乎是在同时,我体内仿佛爆开了一个小型的核弹,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
小腹仿佛怀孕一样鼓胀了起来!

  血,在下一刻从我的阴道口喷涌而出!

  「噗!」我五内如焚,一口鲜血在下一刻从嘴里喷涌出来!

  然后才是剧痛,无与伦比的剧痛,从我的整个下身袭向全身!

  「怎么……会……」我吃力的抬起头,赫然看见看门狗浑身的黑气散尽,下
身的那个圆球状的纹身也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先止血……」下体的血流不止,如果不止血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像
阿文一样血尽而亡。

  我运功检视体内,发现阴道深处已然被这股不知源头的力量撑得血管崩裂,
这是我自从得到明妃之体之后从未遇到过的情况,即便是阿修罗那根粗壮到了逆
天的肉柱我也是甘之如饴,而后历经种种形态特性各异的肉棒,虽然有些也曾给
我带来不小的危机,但血流至此是绝不可能有的事情,究其原因是我的肉体对于
交合一事惊人的适应性和反应能力,支撑着阴道亦或菊门收放自如能紧能松,如
今这一下,除了事情发生得极为迅猛之外,身体里这东西的体积恐怕也是远超阿
修罗的惊人大小!

  「世上居然还有比阿修罗……更大的吗……」我的神志随着血流有些模糊,
慌忙运功堪堪修补了阴道深处的裂痕,流血瞬间止住了。

  正在我正要稍稍松一口气,准备体察这突如其来的巨变的原因的时候,我小
腹上的那个凸起突然开始向我的阴道口的方向移动!

  「啊~」我疼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凸起所过之处自然伤痕累累,刚刚止住的
血再次喷涌而出!

  「简直像是……生孩子一样!」我被胀得死去活来,胡思乱想着。这凸起的
大小虽然不比婴儿,却也没有差得太多,而且这个东西周围似乎有无数把小刀子
在切割着我的阴道,婴儿全身光滑,带来的伤害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我就这样眼看着那个凸起渐渐的走到我的阴道口,把我的阴唇大大地撑开之
后终于离体,我趁此机会慌忙再次运功修补身体之际,突然发现看门狗小腹处居
然黑气大盛,那个圆球状的纹身出现了!

  「原来这个纹身……还能变成实体!」我惊得一身冷汗,低头见看门狗的龟
头仍然留在我的穴里,显然是预备着下一次的进攻,这么进进出出几次,我的下
场恐怕不会比阿文他们强多少。

  正在这时,看门狗的嚎叫声响起,龟头狠狠顶进我的阴道,而此时我的身体
已经疼得麻木,阴道里完全没有任何感觉,接着看门狗的纹身再次消失,我的小
腹眼看着又鼓胀了起来!

  「不能犹豫了……再留情面,恐怕死的是我!」我咬紧牙关,心里放下仁慈
,秀目里金光一闪,阴道深处刀气纵横!

  四象真精此时已经被我练到化境,但是从未有过实战的经验,此刻使出是全
力施为,完全没有留力,这白虎刀气可断金铁,那圆球虽然厉害可毕竟是依托在
看门狗的肉棒上,说到底是血肉之躯,想必立刻就能切它个血肉模糊!

  「叮!」一声金铁撞击之声从我的体内沿着骨骼一直传导到我的耳膜,几乎
把我的耳膜震破!一阵眩晕之后,我赫然发现体内的那个圆球竟然丝毫未损!

  「不可能!」我贝齿紧紧咬住嘴唇,血珠迸出,下体再次聚起三股刀气,狠
狠斩向那个圆球。

  「叮!叮!叮!」连珠炮一样的声音仿佛两把神兵互相斩击,震得我尖叫起
来,可那个圆球仍然是丝毫未损,我下体却绽出一朵血花!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哪里是人身上应该有的?

  眼看着那圆球已经开始从我的小腹向我的阴道口缓缓移动,我的血已经不知
道流了多少,情急之下,我双眉一蹙,眉间绽放一朵红莲,体内一股高热涌起,
从阴道深处射出一根灼热的钢针,直插向那个刀枪不入的圆球。

  这是朱雀业火,是我炼化了火相真精之后领悟的法门:在交合之时如果在阴
道里燃起火焰显然不够明智,可若将火气凝聚为钢针那样的一股,插入对方体内
可以引起对方的五内俱焚,最能杀人于无形,比白虎刀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怖的是,这根灼热的钢针刺入那圆球之后,那圆球的温度急剧升高,犹如
岩浆烧灼着我的身体,但看门狗的身体却一点都没有发热,更不要说五内俱焚而
死了。

  「不要……不要……求求你……」那圆球带着灼烧和爆破两种力量肆意破坏
着我的阴道,我竟然疼得求饶起来,却连一丝怜悯都没有得到。

  我吊着一口气忍到那圆球再次离体,自己修复了身体里的伤口,若是寻常女
子,恐怕在圆球的第一次膨胀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我如今的境况,恐怕也难捱
上几下。

  此刻我其实已经束手无策,四象真精里的白虎刀气和朱雀业火是进攻的杀招
,而青龙之力的木相真精主要用来修复身体,适才已经多次使用,玄武的水相真
精则主要用于防御,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现实问题是,眼前这个圆球,恐怕金木水火都无法对它产生作用,实属异类
,完全不知该如何抵御。

  龟头再次抵达我的阴道口,毫无阻碍地顶进我的阴道,紧接着,那有些熟悉
的膨胀感裹挟着无数小刀刮擦的剧痛在阴道深处再次炸开。我束手无策,痛得眼
前一片漆黑,眼看着小腹上的凸起一点点向阴道口移动,也只能勉强运起玄武真
精之力,将阴道尽可能润湿,减少疼痛而已。

  然而几次进出之后,疼痛似乎已经开始侵蚀我的意志,我的意识开始模糊,
非但无法持续泌出淫水,而且居然也无法集中精神修补身体里的破损,鲜血开始
止不住地从我和看门狗的交合处流出来,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我堂堂一个明
妃之体,恐怕就要被活生生地「操死」了。

  「真是……讽刺啊……」我苦笑,自己身负绝世媚体,在床上从来没有如此
狼狈,更兼对方根本毫无采补之术,单靠一个「撑」字就将我逼到了绝地,这是
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就在这时,看门狗一下子把龟头顶到了我的最深处,带着龟头顶端那巨大的
圆球停止不动足足过了两分钟。我虽不明所以,却也知道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缓过
一口气,得以再次集中精神修补身体,勉强止住流血,发觉真气竟然亏损了一小
半,若是再不想出脱身之策,恐怕是九死一生了。

  此刻看门狗喘着粗气扑了下来,将我死死地搂在怀里,下体紧贴着我,似乎
没有再次抽插的意思。

  「他是……累了?」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难道真的就这么熬过了鬼门关?

  「快……逃……」耳边传来的已经不是人声,勉强挤出的两个字里满是恐惧
和不舍。我心里猛地一抽,瞬间明白了自己并没有脱离险境,反而已经是逃无可
逃,看门狗刚刚对我说的,恐怕是他最后的警示!

  阴道深处的剧痛袭来!

  再不需要看门狗肉棒的带动,那圆球仿佛获得了生命,在看门狗肉棒的头部
反复向前冲击着,就像是一个巨型的破门锥,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击着我身体的
最深处!

  一大口鲜血从我的嘴里喷出,单纯的撞击不光破损了我的性器,更震荡着我
全身的内脏。而这些都不是最麻烦的,现在对我来说最恐怖的事情就发生在我阴
道的尽头,要知道那里并没有子宫,我未曾完善的性器官只有这一处,但却是最
致命的一处,任何一个突破我阴道抵达尽头的肉棒,都有可能顶破那薄薄的肉膜
,进而破坏我全部的功体,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呜……」我的嘴唇被自己咬得迸裂,万般无奈的我只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
伸手攀住自己的大腿内侧,用力向两边分开。这是没有任何考量和依据的举动,
完全不是为了应对,纯粹是希望稍微减缓一下痛苦而已。

  阴道被我的双手尽可能地撑开,会阴处几乎被撕裂,就在这时,身体里的疼
痛感居然稍微减轻了一些,不知道是否是出于心理作用,那圆球的运动似乎也顺
畅了一丝。

  「不够……还……不够!」就像毒瘾发作的人一样,哪怕一点点的舒服都足
以让我不计代价地朝着这个方向走下去。现在已经不能光凭借双手的力量,我的
膝盖在看门狗的身体两侧尽力打开,玉臀借着看门狗身体的压力死死地贴着床面
,加上双手用力,猛地听见身体深处传来「咯咯」几声脆响,我的骨盆被自己硬
生生地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张到了最大限度!

  阴道口猛然增加了几倍的宽度,看门狗本身的肉棒根本无法塞满我的阴道,
存留鲜血「哗」地一声流尽,阴道深处传来淫糜的「噗呲」声,那是拓宽了的阴
道和圆球摩擦的声音。

  骨盆处尽管剧痛,但阴道深处的刮擦感却大大减轻。我换了一口气,检视身
体竟然发现骨盆虽然大开,却没有骨骼的损伤,原来自己的身体在剧痛之际竟然
无意识地催动了「万道森罗」心法,将骨盆的损伤降到了最低。

  「有容乃大!」我一下子领悟了自己垂死之时发现的破局之法,不禁暗自骂
自己一叶障目:这眼前困局由「巨大」二字所起,自然也只需「巨大」的容量就
可化解,女人分娩之时的阴道本就能开到极大,而明妃之体配合万道森罗更能将
我的阴道扩张到不可思议的容积,此刻除了圆球撞击带来的疼痛,我已经感觉不
到其他方面的疼痛,蜜液重新涌出,快感竟然渐渐占了上风!

  「嗯~啊~」我发出了久违的低吟,引得看门狗的肉棒一阵乱抖。

  形势稍有缓和,身体里的内伤也修复得七七八八,那圆球仍然在不停撞击着
我阴道尽头的肉膜,疼痛让我警醒起来,眼看窗外的月色正浓,距离天亮恐怕还
有不少时间,若是任由它撞击下去,恐怕会不利于我的功体。

  为今之计,只有让看门狗射出来才能彻底解决问题。然而此刻看门狗全身的
气脉都在向那圆球输送精气,若是射精恐怕当场就会一命呜呼。不知怎的,我凭
着肉穴杀人从未犹豫,看成「腰间仗剑斩愚夫」这句诗的完美注解,此刻却对取
走看门狗的性命无端地踟蹰了起来。

  「嗯……嗯……」我又忍痛吃下看门狗的十几下撞击,喉咙里咽下一阵腥气
,心里知道再不能犹豫,忙紧紧将看门狗搂在胸前,一双雪峰一样的玉乳揉搓着
他的嘴唇,下体身随意动,阴道深处的肌肉死死卡住圆球,在看门狗耳边浪声道
:「好宝贝儿……好儿子……操死妈妈了……」

  看门狗一切的性变态的根源无外乎他荒唐的妈妈,在内心深处对于妈妈的渴
望远超普通男人,我的一句话就让他的身体高频抖动起来,眼看着手段奏效,我
触景生情,狠狠祭出杀招:「好儿子,你把妈妈的下面撑得好大……好大……就
像妈妈……以前生你一样大……」

  「你把妈妈操得这么开,是想爬进去……是不是……嗯?」说着,我阴道深
处的肌肉紧紧裹住圆球,翻江倒海一样的揉搓在圆球的每一个触点上同时发生!

  「嗯~~~啊~~~你回来了~好儿子~射给妈妈~」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