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秋歌】(4)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姐姐别杀我
2021/9/5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7538

  觉得写得还行的可以帮我点个红心,有什么想法或建议欢迎评论。第一章明
明评论还挺多的,后面的就不行了,不知道是不是没有肉的问题,还是这种风格
的不讨喜。

*****************************************************************

  「小狼,小狼…………」,耳边传来了几声柔和的女声,将我从睡眠中唤醒。

  意识尚未完全清醒的我只感到大脑无比的沉重,好像往里面塞了个千斤重物
一般。我竭力抬起沉重的上眼皮,印入我眼帘的是一个美丽女人的脸庞。

  「妈妈……」,我无意识的回应了一声。

  「还没睡好吗……」,看着我仍旧一副迷糊的模样,妈妈看着我笑了笑,柔
和的脸庞在这笑容下好似显得有些宠溺。「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逛街有这么累吗?

                 ]

  「嗯………,应该还好吧,不是很累,好像是做噩梦了,睡得有点难受……」
我摇了摇头。

  头顶的灯光正对着我,稍稍有些刺眼。

  「有点记不清了,只是记得好像妈妈不见了。]

  「呵呵,傻孩子……,睡糊涂了……」,妈妈笑着打趣道,「快起来吧,饭
都快做好了。]

  不待我反应过来,妈妈就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离开了。

  不过这么一会的功夫,昏沉的头脑已经清醒了不少。

  我坐起身来,靠在沙发上,身体还有点慵懒。

  透过窗户向外看去,天色已经比较昏暗了,现在这个季节,太阳下山的比较
早,从我这里望去,只能看到远处日落留下的依稀的微光。小区里的住宅楼比较
高,一栋接着一栋。有时候我会感觉自己像是住在一个牢笼里,一个由这些高楼
大夏围起来的牢笼,我和妈妈住在这个钢筋水泥做成的牢笼里,按照既定的规则
做着自己的事情,所以偶尔我会感到有些烦躁和苦闷。

  在农村可能会好很多,但是取而代之的可能也有很多其他的不便,不过我还
没有在乡下住过,所以具体是什么感受,我也说不清楚,只能通过网络上的只言
片语和自己的想象稍稍揣测一下。

  晚餐还没有完全做好,妈妈还在厨房忙碌着,嘴里轻轻哼着一些不知名的曲
调,扎起的马尾辫随着身体轻轻地晃悠着,好像昭示着主人愉快的心情。

  妈妈的身高比较高,虽然不及我,但在女性中,绝对是比较少见的那种,再
加上妈妈的身材也很好,因此从我所在的位置望过去,妈妈的背影着实显得非常
的性感。颀长白皙的脖颈,肩背如削,往下急剧地收到腰部。如果要把女性美型
身躯的各个部位做一个排序,腰身实在是一个非常重要靠前的部位。

  妈妈的腰非常细,随着妈妈身体的转动弯曲,腰部好像水蛇一般自然的扭动
着。不过或许用蟒蛇可能更加恰当一点,水蛇或者说平常生活中的一些蛇类还是
太瘦小了,不具有太多的力量感。

  妈妈腰身给我的感觉更加的紧致有力,我试着想象那腰肢扭动起来的样子,
或许就像大蛇一样,能够轻易的将人捆住,动弹不得。

  从妈妈平直紧致的肩背轮廓曲线,收到细而坚韧的腰部,形成了身体外侧的
第一道曲线。

  在往下,相比于细致的腰身,是转而丰满圆润的臀部,鼓鼓囊囊的,把裤子
撑得几乎看不到什么褶皱。

  挺翘圆润的臀部在紧致的腰身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的饱满起来。从肩背到腰
肢,再到丰满的屁股,身体的外轮廓形成了两条优美的曲线,顺着紧致的腿部蔓
延到脚底。

  望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的背影,我突然联想到了以前看过的漫画里的女性
角色,妈妈姣好美丽的身体正如这些漫画角色的身形一般,实在和生活中常见的
普通妇女相去甚远。

  察觉到自己正在越来越往一些不好的方向想象,我摇了摇头,勉力收回奔涌
的思绪。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6点左右了,没想到这一觉睡了挺久。

  饭菜的香气从厨房里飘了过来,空荡荡的肚子适时的「咕噜」了一声。我顺
着香味悄悄地摸到了母亲的身后,母亲还没有察觉。

  直到我把手轻轻环上妈妈的腰肢,妈妈才「呀」的轻呼了一声。

  「不要吓我呀。」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来到身边的我,妈妈才略显得
嗔怒的说道,说完用手点了点我的额头。

  我稍稍紧了紧环住妈妈腰身的手臂,另一只手悄悄拿出准备好的白天买的礼
物。

  「妈妈,你看。]

  看到我举到眼前的大蝴蝶结,妈妈微笑着问道:「这就是你买的礼物?]

  「嗯,怎么样,好看吗?」,我问道。

  「好看。」妈妈的嘴角翘起,「帮妈妈戴上?]

  晚餐的准备已经到了尾声,厨房里已经没有什么油烟了,松开搂着妈妈的手,
我来到妈妈的身后帮妈妈戴上了蝴蝶结。

  由于身高比妈妈还要高上许多,站在后面我能够轻易地看到妈妈的整个后脑
勺,妈妈的后脑饱满圆润,漆黑的发丝闪烁着淡淡的光泽,非常的好看,不过最
后弄清蝴蝶结的戴法倒是小小的花费了我一番功夫。

  妈妈静静地站在案台边背对着我,我拉远距离认真的瞅了瞅,相比以前略显
空荡的上半身,戴上头饰后的效果确实好了许多。

  「好看啊,妈妈。」我迫不及待的向妈妈分享着我的喜悦,好像完成一件了
不起的事情一样。

  妈妈转身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真的吗?那就好。]

  「嗯嗯,真的很好看啊,以前有时候从你后面看过去,就觉得头上有点空空
的,戴上蝴蝶结后就好多了。再说妈妈本来也长得好看,身材又好,所以随便再
加一点小饰品就很完美了。」我有些自得又有些自豪的说道,好像参与了这件
「让妈妈更加完美」的事情勾起了我心中小小的骄傲感。

  「呵呵,好了,出去吃饭吧。]

  我回到餐桌旁,不一会妈妈就端着盘子出来了。蝴蝶结仍旧在妈妈的头上,
没有被取下来,妈妈的脸上也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

  我盯着妈妈看了一会,没想妈妈却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道:
「一直盯着我看干嘛呀,看了这么多年还没看够呀?]

  「嘿嘿。」我只傻笑了一声,没再多说。

  饭菜都上桌后,我没见到妈妈的人影,不知道干嘛去了,等了一会才看到妈
妈从卧室走了出来。

  这会儿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只剩下居民楼里的点点灯光,有的
白,有的黄一点,还有的暗淡无光的,不知道那里的人家去了哪里。

  我和妈妈慢慢的享用起了晚餐,一如既往,都是我喜欢的。

  边吃着饭,我一边回忆着白天做过的事情。久违的和妈妈上街购物,和妈妈
发生争执,和妈妈和好,买礼物遇见奇怪的女孩,回家路上遇见班主任。想一想,
今天真是发生了许多以前很少发生的事情,再加上我本就对购物没太多兴趣,所
以才导致回到家后一时间猛然感到异常的疲累吧。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却又在回家后趁妈妈熟睡差点做出一些奇怪的行为。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我却再也不能体会到自己当时的心理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只剩下些许内疚和羞愧。

  「妈妈,下午碰见的班主任,你还有印象吗。」将奇怪的想法从脑海里排除,
我向妈妈问到老胡的事情。

  「不是才刚见过吗,怎么会没印象。」妈妈有些诧异的回答道。

  「不是,我是说除了今天之外,你对他就没啥印象了吗?]

  「嗯……,不记得了……]

  「我班上以前开家长会你不是去过吗,还不止一次,你肯定见过吧。」我疑
惑道,难道妈妈忘了?

  「emm……,这么说来好像是的,以前应该是他开的家长会吧,」妈妈歪
着头一副思索的样子,「但是确实没什么印象了。]

  「哦,好吧。]

  「你问他干嘛,你跟他很熟吗?]

  「没,一般吧,不太熟。」我回答道。

  「那怎么突然想到他了。」妈妈问道。

  我突然想到老胡当然不是说我对他有什么兴趣,他跟我的关系实在是说不上
亲密,甚至可能连普通的师生还有些不如也说不定。

  「好像他对你挺感兴趣的,不是还邀请你来着吗。]

  听到我这句话,妈妈却恍然地笑了起来,对我说道:「嗯?怎么?看到别的
男人接近妈妈,心里不舒服了?]

  心里不舒服是真的。

  下午的时候,我确实感觉到老胡有接近妈妈的意思。虽然我和老胡关系一般,
但不是因为一些不好的事情,只是单纯的我和他没什么共通话题而已。甚至老胡
不论是在他人的眼里,还是在我这里,评价都不错。

  但是当我察觉到老胡暴露出来的些微的意图时,我本能的就产生了排斥感。

  我知道我好像有点敏感了,但是仍旧控制不住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不要
接近我的妈妈。

  但是产生这样的念头之后,我立刻就又陷入反省之中。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
想法呢?妈妈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人又好,其他男性对妈妈产生好感不
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并不是说这种他人接近妈妈的意图就是不好的,是邪恶的,
我深知这一点。

  何况妈妈又是怎样想的呢?我以前甚至没有深究过妈妈的想法,毕竟妈妈还
算年轻,外表上就更加如此了。

  一时之间面对妈妈的问题,我不知如何作答。

  只有心底深处的声音在不断暗示着我——是的,我不想其他人靠近你。

  我没有说出口,或者说我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妈妈看来,或许只是她随口的一句调侃,但是却直接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潜
藏着的甚至连我自己也没有去过多注意的想法。

  看到我久久没有说话,妈妈却又笑道:「小狼?]

  「嗯?]

  「呵呵……,担心我跟别人跑了?给你找个后爸?]

  妈妈的话直击我的痛处,我无言以对,只得扒拉了两口寡淡的饭菜。

  「妈妈没有再找男人的想法哦。]

  听到妈妈的话,我抬起头望着妈妈,我有点不能想象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表情,
是惊讶?还是高兴?还是羞愧?

  或许各种情绪都有,糅杂在一起。

  看到我的表情,妈妈却只是轻笑了一句:「傻孩子。]

  妈妈伸出手来,用大拇指剐蹭着我的额头,抚摸着我的脸颊。

  妈妈的手有些冰凉,触碰在我有些燥热的肌肤上,很舒服。

  「妈妈只有你,有你就够了。]

  感受着脸上细腻的触感,我望着坐在我对面的妈妈,妈妈好像有些出神,表
情却异常的柔和。

  「吃饭吧。」妈妈说道。

  「嗯!]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晚餐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有妈妈的陪伴,
我的心总是无比的宁静和安稳,只要有妈妈陪着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饭后,妈妈在厨房洗碗。

  「妈妈,我先去洗澡了!」我向着妈妈的方向喊了一声,拿好要换的衣服就
进了浴室,只是在进去前依稀好像听到她对我说了什么,我没有分辨出来。

  浴室的面积不是很大,我早已习惯。花洒冲出的水力度稍有些大,温度却很
合适,我站在下面静静地享受着水滴的冲刷,以求带走身上的疲惫。

  回想起白天发生的种种,一件件大事小事慢慢的浮上了我的心头,有好的,
也有不好的。思来想去,最后仍旧留在我脑海里的就剩下了那个向我搭话的奇怪
女孩。

  真是奇怪的家伙。

  无论是说话的方式,还是穿着打扮,和我以前见过的女孩子都不太相同,所
以当时的情形和女孩的模样逗格外清晰的烙在了我的头脑里,以至于我现在回想
起来还是格外的清晰。

  正当我想着这些经历过的点滴时,门口想起了轻轻地敲门声。

  「小狼,我要进来了。]

  是妈妈在门外。

  「等等,妈妈你进来干嘛啊,我在洗澡呢。」我有些焦急的冲着门外喊道。

  我此刻什么都没穿,全身光秃秃的。

  「来帮你搓背呀,妈妈帮你洗不好吗?」妈妈的声音很轻,柔柔的,只是在
这种情况下,我却完全顾不得欣赏了,看来妈妈好像是已经决定了。

  「等等……等等……,我没穿衣服,等我找点东西围上。]

  浴巾、浴巾,我在浴室找了一会,却没有看到浴巾,只有刚才拿进来的几件
衣物。

  「妈妈,浴巾在哪里啊。」我着急的问妈妈。

  我担心妈妈突然进来,在这种着急的心理下,我的嗓音有些变形,但是已经
顾不了这么多了。

  「我拿着呢,早上洗了一直晾在外面,」妈妈回答道,「我要进来了。]

  「等……」声音还没落地,几米外就已经想起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妈妈进来
了。

  我脑子有点混乱,匆忙下只能背过身去,背对着门口。

  我看不到妈妈现在是什么状况,我只是有些局促的站在花洒下,任由水滴冲
刷着我燥热的身躯。头发被热水打湿了,一簇一簇的黏在我的头顶和额头,有些
粘腻,水滴顺着发尾一路划下我的睫毛和眼皮,使我有些睁不开眼。

  朦胧的水汽充斥着整个浴室,眼前模模糊糊的,我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些细微
的响动。

  「小狼?]

  我没有作声,我也不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话说我不是进来洗澡的吗,现在
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先把花洒关掉了。」妈妈这么说道。

  我听见旋钮被扭动的声音,然后浴室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呵……』,我好像听见了妈妈的笑声,但是可能太过细微,我有点怀疑是
不是自己听错了。

  不待我细想,我就感到一双手从我背后环绕到了我的腰间。

  相比我的体温,手臂主人的体温稍有些冰凉,我好像起了些鸡皮疙瘩。

  但是这双手的触感却很细腻,划过我体表的时候又带给我很舒服的感觉。

  「我给你围上。」妈妈的声音很轻柔,却又好像带着一丝埋怨似的,「真是
的,昨天不是才帮你洗过吗,还有什么害羞的啊。]

  妈妈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把浴巾围在我的腰间。现在即使是有些混乱的我,
也能感到现在的情况好像实在有点不对。

  这也太危险了吧!

  我现在全身一丝不挂,而妈妈却几乎贴在我的背后,双手绕到了腹前,离我
的关键部位只剩下一二十公分的距离!

  「明明妈妈都帮你洗了十几年了……」,说到后面,妈妈的声音越来越细微,
好像有些落寞。

  听到这里,我混乱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

  妈妈应该是在抱怨吧。

  抱怨我这个儿子不像小时候那样黏在她身边了,虽然我们仍旧是很亲密的母
子,但是在一些场合终究还是有改变的。

  小时候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妈妈一起洗澡,一起睡觉,现在却随着我年岁的
增大,越来越开始避讳和注意这些事情了。

  在我看来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感情。

  但是可能妈妈不是这么感觉的。

  我作为儿子,只能大概想象一下妈妈的感受,或许只有当几年、十几年后,
我也为人父了,才能真切体会到妈妈的想法。

  我逐渐的放松了紧绷的身体,一股类似怜惜、心疼的情绪悄然在我的心底蔓
延开来。

  「好了,包好了,这下总行了吧。」妈妈轻声的笑着打趣道,说完拍了下我
的背,「我再给你洗洗后面。]

  此时我早已没什么紧张的感觉了,只是难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坐下转头看了眼妈妈,看到我回头,妈妈也坐在后面对着我笑。

  「妈……」我情不自禁的轻轻叫了一声妈妈。

  「嗯……]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只是单纯的喊了一声妈妈。好像这个习惯我挺早的时候
就有了,妈妈也早已习惯的样子。

  我们没再说什么,只有妈妈在我背部揉搓的声音在浴室里回荡。

  距离昨晚妈妈帮我搓背还没过去多久,现在再次享受起妈妈的服务来,和昨
天没有太大的区别,仍旧是很舒服的感觉,区别可能只是我的心情上相比昨天要
更加放松一些。

  这么一会过去,妈妈的手也热乎了起来。和我自己的相比,妈妈触碰在我身
上的感觉明显更加的细腻、温柔和舒适。

  『啊,真舒服』,我心底仿佛听见另一个我在暗自呻吟。

  明明只是一天加几句话的功夫,我却已经有些肆无忌惮的享受起妈妈抚摸的
感觉起来了。

  可是理智告诉我,我要克制。不就是帮我搓一下背吗,洗完就算了,以后该
怎样还是照常就是。

  我只得尽量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我已经快成年了,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
的,我已经很清楚了。

  妈妈柔嫩的手掌继续在我的背部揉搓着,力度不是很大,刚刚好的程度,仿
佛母亲知道我的感觉一样,能够以最为合适的方法为我服务。

  「怎么样?舒服吧?」妈妈问道。

  我不能违心的否定,只得「嗯」了一声,我仿佛听见了妈妈的轻笑。

  妈妈的手掌裹着泡沫,继续游走在我的肌肤上,一寸寸的,很用心,好像不
想放过任何一处肌肤一样。

  「真的张大了呢,背都这么宽了,」妈妈喃喃自语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身高超过了妈妈,体重也超了妈妈。]

  「以前明明就那么小小的一个呢,现在都这么结实了。]

  妈妈不是在问我,只是自己一个人回忆着以前的往事。

  她的手停留在我背上的一角,好像是肩胛骨的下面,说道:「好像看得到肌
肉呢。]

  「都高中了,总有一点吧。」我顺口接下了妈妈的话。

  「嗯,是呢。]

  停在背上的手继续动了起来,妈妈专心的帮我洗着,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我感受到妈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妈妈说道:「好了,洗完,结
束!]

  妈妈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嘴里发出『呜』的呻吟,想来是坐得有点酸累,
可是传进我的耳朵,却有些动听。

  「我再帮你冲冲。」妈妈说道。

  『不用了吧』,四个字差点脱口而出,我在短暂的一番犹豫过后还是没有说
出口,最后蹦出的只有一个「嗯。].

  「那我把下面解开喽。]

  「啊?!」我不自觉的立刻喊了出来,「不……,不……,这就不用了吧。

                 ]

  「说什么呢,围着浴巾,等会泡沫不都流到里面去了。」妈妈很自然的解释
道。

  道理虽然是这样。

  但是。

  唉,疏忽了,现在反悔的话我也说不出口了,毕竟妈妈是这么的想跟自己的
儿子亲近,我有些不忍心再拒绝。

  我站在妈妈的身前一动不动。

  但是妈妈却不等我,好像知道我不好意思一样,自然地从我的身后环住了我
的腰,把手伸到了我的腹前,给我收拾着浴巾。

  没有丝毫顾忌,一切都仿佛是天经地义,妈妈的手温柔的拂在我的肌肤上,
没有一点点的迟疑和顾虑,那么的流畅自然。

  在我这里顾忌重重的事情,妈妈却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进行着。

  我略微偏过头往后瞥了瞥,看到了比我矮上一些的妈妈窈窕身姿的一侧曲线。

  她略微低着头,一丝不苟的认真地抚弄着眼前的肌肤,脸上挂着柔和的淡淡
笑意,略微翘起的唇角透露着主人的心情很好。

  她只是想亲近自己儿子而已,这一刻我仿佛感受到了妈妈的心境。

  她只是想照顾我,亲近我,和以前一样,和小时候一样。

  时间没有在她的心里刻下一丝一毫的阻碍,她和她的儿子一直都是这么过来
的,到初中为止十几年来都是如此。

  改变的只有作为儿子的我而已,我长大了,也产生了很多各种各样的考虑。

  我认为我和妈妈之间还是亲密无间,但是妈妈的感受不是这样的。

  她只是想和自己的儿子回到以前的模样,回到那个她最熟悉也最温暖的生活
方式上去。

  极速下坠水滴冲刷着我肌肤,本来已经有些凉的身体再度的暖和了起来。

  可是再过了一会,就感到了有些燥热了,冲太久了。

  在我的提醒下,妈妈才有些后知后觉的结束了自己的任务。

  这么一趟下来,不知不觉中洗的时间也挺久了。

  妈妈离开了浴室后,我才穿上衣服出去,随后妈妈也就去洗澡了。

  可是我没想到的时候,妈妈洗浴完毕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求我和她一起
睡,理由是我也有很多年没和她一起睡觉了。

  我有些无奈,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妈妈的请求。

  于是还算忙碌的一天就这么就以这种不平常的方式结束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躺在床上,妈妈脸上一直都带淡淡的笑意。想来除了上
午惹她生气之外,今天妈妈应该是很开心的。

  我已经记不清上次和她躺在一张床上睡觉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是挺久远的事
情了。妈妈靠在床头,捧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偶尔拿过来给我看一下,但
是我已经记不清了,应该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趣事。偶尔妈妈跟我聊天,会讲到以
前的日子,说确实很苦,但还好有我之类的话,我也就静静地听着她讲。最后侧
着身子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好像感到有什么很温暖的东西贴到了我的背后,
腰上也多了些重量。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