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同人】同人混杂 作者JKSXJA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前两篇是赠给一位写斗罗的小哥的,感谢他的支持,所以重新写了斗罗赠与他最后那个完全是恶趣味索然,皆轻色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SEX IN SEX
作者:JKSXJA

朦胧的夜色正美,安宁得像是一卷画卷。云烟飘渺的深处,有一间小屋,灯火盈盈,伴着温和的气息,让人安然入睡。
忽然间,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呻吟,贯穿了整片安宁,声音中懒意十足,却是如此地娇媚动人。残影相缠,借着昏暗的灯火,才可以看到两人的影像。曲线动人的女性娇躯卧在男性的身体上,慵懒的表情伴着几分媚态,银色的双眸扫向面前的男子,感受他辽阔的胸肌上那动人的心跳。
这是她难得感到的舒适。
“娜儿……咱们再来。”
男子的体力仿佛无穷的,他微笑着邀请娜儿再次共赴巅峰,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男子就开始挺动自己的身体,粗大的鸡巴一下子插入自己的体内,使还在享受着高潮余韵的娜儿发出了像是喵咪一样动人的声音。
富有节奏感的旋律,让人癡迷。
“嗯……啊……慢点……别太快……我还没适应过来……嗯……”
虽是这样说着,但是她吐出舌头,轻轻地扫着男子的乳头,给予对方莫大的动力。苦涩的汗水从舌尖蔓延,她发现,自己也不是很讨厌这种味道,于是乎由舔变含,撩动着男子的心弦。
“你这小骚货,越来越骚了。看来千古丈亭对你的调教还真的不少啊!”
男子扶起女子,看着她撩人的娇躯,笑着加速了。
“别说……他的名字……嗯……咱们继续……”
娜儿双眼微眯,动人的神情展露出来,感受到男子的加速,自己也慢慢地开始迎合着对方。

古月娜坐在办公桌上,无奈地扫视着桌上的档。上面写着一些有关日月联盟将不再给传灵塔帮助的资讯,看着这些充满贪婪的公文,她的头感到有点痛。
为什么人类总喜欢去永无止境地满足自己的贪婪呢?融入人类世界二十来年,古月娜始终未能理解这其中的含义。
或许是因为人类无法被满足的原因吧。
贪婪,总是这样一步接一步将至的。
“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让古月娜不得不收敛脸上的不满,换成公式化的笑容去面对人类,她道:“请进。”
传灵塔配属的秘书进来,虽是是秘书,倒不如说这是千古家族对她的约束,使她不得不为他们的欲望折服。看着这个秘书的进来,古月娜暗暗地咬着嘴唇,忍住不用元素紊乱来弄死对方。
“圣女,这是您下麵的工作……”她翻开手中的档,一一查阅着,排除掉一些和千古家族利益无关的任务之后,才缓缓吩咐着古月娜接下来的任务:“研究部的研究开始了进一步的发展,他们预计未来的三年内,传灵塔将会出现十万年的魂兽,请您派遣一些经费和更多的人手,辅助他们的工作。”
“另外,族长还吩咐了,今晚日月同盟的盟主请宴,为了传灵塔,请您务必要到场。”看到这个讯息,秘书不禁抬头看着古月娜的表情,看到对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早已习以为常,秘书就忍不住冷笑着这只母狗。
不过,在公共场所,她还是未能笑出声来,毕竟对方的职权比自己的还要了不起,所以继续吩咐道:“族长亲自吩咐道:‘穿得讨喜一点,这是事关传灵塔的事情’。”
说是事关传灵塔,可是谁不知道呢?传灵塔和千古家族几乎是挂钩的,就连那所谓的研究部,也不过是千古家族的私人研究室而已。
自己没法反驳对方,正确的说自己无力反驳,只好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然后请对方出去了。看着秘书的远遁,古月娜才脱力地躺在背椅,看着窗外的天空,若有所思。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叫做笼中之鸟。

迈入电梯门,看着魂导电梯以最快速度迈向顶层的高级套间。古月娜的心就开始怦怦直跳了,但是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她还用魂力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不用担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是的,不是第一次了。
像是念叨着咒语一样告诉自己,古月娜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去做这种事情了。
自从自己和千古丈亭确认了关係,自从自己和千古丈亭订下了虚伪的婚约之后,这种事情常有。
每一个千古家族的女性除了繁衍后代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使扩充外交所需。只要一旦和千古家族签订关係的女性,无一没有去满足千古家族的欲望。
血脉正统的女性嫁给一些权贵,来拉拢她们。而外系,或者说是所谓的婚约者,未婚妻之流,在未完成婚约之前,就会被自己的未婚夫调教,然后去和别的男人做爱。完婚之后,就必须在一年内生出孩子,不然的话,则会被充当成犬类,成为他们泄欲的物品。
若是生出了孩子,男孩的就好一点,只为一些高层服务。若是生出女孩的话,就会变成只要有利益交关的,都没有关係。

真是个邪恶的让人作呕的家族。
古月娜也因为自己所需,不得不接受千古丈亭的调教,然后去和一些权势交欢。若非自己的精神力强大,或许现在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更正确来说,有时候,沉迷在性爱的自己,沉迷于本性的自己,真的搞不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
舞麟……
想到自己喜欢的少年,轻轻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在这沉静的空间中,声音竟噎在喉中难以吐出,最后痛楚化作一丝悽楚,挂在嘴角。
门开了。

日月盟主甄伟索站在自己独享的高台上,看着这个日渐繁华的都市,心中生出一种满足的感觉,虽是自己的,名号挂着的是盟主二字,但实际的权利和总统没什么区别。
这是他的城市,他的地盘。这种感觉是别人无法带给自己的满足。
大笑几声之后,就满怀兴致地倒上一杯高级的红酒,用魂兽的血液混杂而成的血液虽是难以下喉,可是他还是会享受这种高级的享受。、
“若是有美人在就更好了。”淫笑两声,甄伟索期待夜色快点降临。
叮——
大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甄伟索的心开始雀跃起来,他要的东西终于来了。摸着自己勃起的鸡巴,他不来由地开始想要继续享受高级的服务了。
打开大门,看到眼前的女孩,果真没有让自己失望。白色的抹胸短裙穿着在身,一种青春的芳香钻入鼻窍,明晃的大腿上像是穿着一层肉丝,虽说挡住了长腿的风韵,可是却保守得引发自己的兽性。
脖子上挂着一个看上去很廉价的金色鳞片,可是无所谓,他看到了被项链遮挡住的锁骨。银色的长髮盘起,耳朵上的细绒在眼前轻轻扫动。甄伟索到这个时候,才为自己是个魂师所感到骄傲,毕竟普通人是难以看到这番动人的场景的。
他微笑着,和煦动人的微笑,看上去是那么的透骨,滔天的淫秽沖着古月娜而来,让她差点窒息。
“古小姐,请进,刚好在下开了一瓶红酒,準备邀请古小姐与在下一起品尝。”
看着这个比自己外表还要大上三十来岁的淫贼故作雅儒之派,古月娜差点吐了,可是自己的使命感不允许自己这样半途而废,展露着动人的笑容,道:“这正是我的荣幸。”

酒到酣处,古月娜用精神力扫射着眼前的男子,看到他迫不及待的样子,她心中略显无奈,歎了口气,就开始运用自己的高超演技了。
“头……好晕……”眨着眼睛,细长的睫毛像是刷子一样,吸引着甄伟索的眼球,眼神逐渐迷离,身体微微一倾,倒在了甄伟索的怀裏。
她“看”了一眼,轻轻笑道:“丈亭,你来啦。”
头靠在甄伟索的胸前,像是动人的小妻子一样。她妩媚道:“丈亭,人家好热啊,能不能帮人家看看怎么回事,真的好热好热。”
她一把抓住甄伟索的手,往自己的胸前送,此时,甄伟索从上往下终于注视到了这个庞然巨物,被千古家族调教出来的硕乳开始吸引着淫贼的眼球。
甄伟索顺着古月娜的意愿,手附上了一颗硕乳,然后熟练地揉捏着。丰富的弹性是甄伟索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古月娜也似乎感到不怎么舒适,所以在他怀裏扭动,风韵的臀部在自己的大腿上磨蹭着,头也枕在了自己的肩上。
嘴巴正好对着甄伟索的耳朵,香气喷出,沖着耳垂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
“……人家现在好不舒服,好痒,甚至下麵因为想着丈亭你……”
她语至半途,把甄伟索另一只手引到了短裙之下,他感受到了一丝温热。
“——湿得好痒好痒哦~”
被这个骚货挑逗得不去干,这还是男人吗?!
他骂了一声髒话,然后推开古月娜。古月娜感受到了男人蠢蠢欲动的欲望,臀部也明显感觉到了男人雄起的鸡巴,知道还差一把火自己就大功告成了。
她泪目楚楚地看向甄伟索,轻声道:“你干嘛呀!”
甄伟索撕开自己的衣服,脸色涨红地说:“干嘛?干你呀!”
他用力掰开古月娜的双腿,撕破丝袜,一下子推进了古月娜的体内,紧凑的肉壁像是呼吸,紧紧地吞吐着自己的鸡巴。
古月娜知道演技继续发挥了,自己也开始装作浑然酒醒的样子,她眼神逐渐清明,泪水流出,“你干嘛……你出去……快出去……不要这样……我要告诉丈亭……我要他打死你……你出去……你快给我拔出去啦!”
泪腔给了甄伟索莫大的成就感,他努力地挺着自己的粗腰,然后一下下地深入,感受着古月娜暗地迎合自己的吸吮,给予自己莫大的享受。
他不过一会儿,便粗气喘喘,长久没有经历锻炼,更别说沉迷在酒色的甄伟索,又怎么是古月娜的对手呢?
他逞强道:“是你这骚货邀请我干你的……现在舒服了吧,比那个千古丈亭是不是舒服很多,我让你骚,我让你骚,妈的,骚货,看老子不干死你。”
说罢,继续加速着自己的挺动,逐渐的深入让古月娜感受到了一丝丝无聊,毕竟最契合自己的人只有唐舞麟,面对此类凡夫俗子,自己是难以提起劲来的。
可是面对着男人的逞强,她只好开始玩转呻吟,柳腰开始扭动,渐渐地迎合着男人的抽插。
“你……你乱说……丈亭岂是你能比的……不要……不要太快……这样很容易……很容易……去的……我……嗯……我不会高潮的……我……我不能背叛丈亭……嗯……继续……”
听着小骚货的邀请,甄伟索知道若是自己继续下去,那么就会让这个小骚货臣服了,所以不顾惜自己的腰,开始拼命地挺动起来。
“嗯……不要……好强……不要……不要这么快啊……啊……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我要丢了……啊……不要……丈亭……丈亭……我要……我要被别人征服了……啊……”
一边说着男人爱听的话语,一边在体内酝酿着水元素,在男人逐渐猛烈的情况下,她感受到了体内一热,渐而把水元素喷射出去,灌湿了甄伟索的鸡巴,同时也把这丑陋的家伙的体液给排出体内。

这一晚,古月娜和甄伟索足足大战了好几场,从不情愿,到甘愿为这臭家伙舔弄鸡巴,高超的技巧使甄伟索喷射得一次又一次,房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古月娜喷出的汁液。最后两人都因体力不支而躺在床上,渐入睡眠。
听着床边的呼噜声正响,古月娜睁开双眼,抬起双手,準备把能量波砸着这个蠢货的头上,最后忍了下来,不得不说,人类真是太不方便了。
这样想着,她离开了这张床,她厌恶和这种猥琐的人共躺一张大床,哪怕是同床异梦。、
她赤裸地站在床台上,月色微洒,看到了这个玲珑的娇躯。她抚摸着这个髒透的身体,抚摸着这个为人类男性特意变化的肉体。
内心,就是一股作呕的厌恶。、
窗外人声正静,使都市渐入沉默,女子扫视着都市的景象,内心早已飘向远方,念叨着少年的名字。
这是自己为数不多,感到救赎的理由。

——唐舞麟。

清晨,和煦的阳光盈盈洒洒地飘落人间,洗刷着人类晚上的不快,古月娜在酒店洗刷之后,换上一套新衣服回到了传灵塔,她不用精神扫视,都知道,鄙夷之色流露在这狭隘的空间中。
秘书迎上来,将自己的鄙夷神色收敛,对古月笑道:“圣女,您的未婚夫千古圣使让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大概知道自己将要发生什么的古月点点头,说道:“好,你告诉圣使我马上就到。”
秘书告退,古月娜才摸着自己颤抖的双臂,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脱掉身上的衣服,浑身赤裸地站在窗台,上面安设了一个红色按钮,启动了就会有一个暗门,通往千古丈亭调教自己的密室,那裏的场景古月娜丝毫不敢多想,因为那是自己的一场噩梦,陪更多人睡觉也不够这样惨烈。
毕竟自尊心的受损,比任何时候来得更痛。
她带上了粉红色的项圈,然后摁下按钮,暗室大门打开,她跪在地上,宛如一只母狗一样,扭捏着臀部,爬着去接受自己即将迎来的惩罚。

千古丈亭有一个怪癖,他喜欢看自己的女人和别人睡,但也不喜欢看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睡,所以他发明了一个好方法,在娜儿回来之后,用更多的惩罚来惩戒这个不学乖的母狗,一种种方法让母狗臣服,让母狗自尊心受损,最会含着自己的脚趾头,舔着自己的菊花,要求爱她,操她。
这不一会,这只母狗就爬到了自己的身前,她磕头,“母狗娜儿见过主人。”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千古丈亭明知故问。
“知道,母狗不经主人同意轻易地和别人睡在一起,用应该面对主人的淫蕩神情去面对着捏人,母狗不应该这样做。”古月依旧低着头,银牙咬着下唇,血丝从唇瓣渗出,让人心疼。
“那,母狗应怎么去偿还自己的罪过。”
“母狗应面对主人最兇狠的惩罚,然后,成为肉便器,全心全意为主人铺路。”
“很好,你自己弄吧。”
装着媚药的试管放在自己面前,她喝了下去,试管中的媚药甚至侵蚀了精神力,让自己难以抗衡,忍住跨下的瘙痒,自己把绳索挂在项圈上,臀部面向千古丈亭,任由他把混杂着媚药的液体注射到自己的体内,灌肠。
饱尝千古丈亭的淩辱,女子并为屈服,内心的光明依旧明亮,随着光明的明亮,内心也逐渐清明起来,耳边的噪音也逐渐淫秽起来。
这些不重要,她眼帘略收,感受着千古丈亭的辱骂。心中一次又一次的呼唤少年的名字,维持内心的光明。

没错,这是成为母狗的自己,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此刻,给少女带来光明的少年正处于魔鬼岛,这个阴森恐怖的岛一次次给别人带来绝望,却从未有过希望。
少年看着别人给予给自己的幻境聊以自慰,喜欢的女子香肩裸露,香舌舔着香唇,妩媚的双眼一次次地勾惑着自己。
他忍不住少女的勾惑,一下撕开少女的衣裙,粗壮的肉棒一下子插入了处子的小穴,因为过于鲁莽,导致了血浆溅喷。
这个少女哭着,嘶哑着,推开少年。少女……本该成为自己兄弟妻子的少女用惨无人道的哭腔,控诉着少年的鲁莽与自己的委屈。

【完】

可能肉戏不是很足也不是很精彩,因为这个我开始尝试去描写内心和环境的实验作,其实作用不太大,目的只是为了献给一个同样是写斗罗色文的朋友而已。

S.下麵是一些不太想写的肉戏和角色,算是弥补上文没有肉戏的痛苦。

看着霍雨浩逐渐扭曲的神情,唐舞桐的表情出奇的平静,甚至还有点想笑。毕竟情绪之神的试炼还未完结,霍雨浩也没有完全成神。他缺少了爱的情绪,导致了自己处于半神阶段。
“师傅……您……”他实在气不过来,“您绿帽控也就算了,师娘被别人睡了也就罢了……您也不能把自己的恶趣味夹杂在自己的徒弟身上啊!”
在霍雨浩控诉着自己的愤怒的时候,唐舞桐内心则是回想起以前没有和霍雨浩重新相认之前的事情,其实她和霍雨浩睡不是第一次。而是早已被别人睡过多次了。
经过荣荣姨娘的洗礼,她早就不存在什么爱情坚守的价值观。同样的,自己也没有所谓的坚守的观念,至此,只要是有利用价值,或者实力强大的,只要对她的肉体略有贪婪的,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展开衣裙,任由对方品尝。
贝贝,徐三石,和菜头,甚至是为了刺杀任务而接近的徐天然,都有与她同枕之情。
想到那些人对自己的温柔,唐舞桐身体不禁燥热,她推了推霍雨浩,笑道:“好了,雨浩,别责怪师傅了,他这样做,其实无非是想让不要沉迷于美色,专心去修炼的缘由啦。我会帮你完成试炼的,不过放心,我不会亲自上阵,我会选择用精神力去创作一个假身去完成的,这样可以了吧。”
听到着退让了好多步的做法,霍雨浩就算是不甘,也只好点头默认了。

虽是这么说,但是唐舞桐还是真身下凡了,而假身则是陪伴在霍雨浩的身边。感受着斗罗大陆上的人声鼎沸,唐舞桐的内心顿时雀跃起来。
她游历在街头,享受着凡人投射过来的目光,头也就高傲地抬起了许多。
她感受到了后面有人在这尾随。她知道那些人的想法,所以带领着他们转移到了后巷。
此处人烟稀寥,最适合做欢愉之所。
“嘿嘿,小美女,一个人啊?要不要陪陪哥哥们玩个游戏啊?”后面传来小混混的声音,唐舞桐转眼看去,四个小混混拿着小刀,一脸媚笑地看着自己。这些人的魂力不是很强,估计是用魂力强迫女人臣服的,可是精壮的肉体迫使唐舞桐兴奋不已。
她微笑道:“好啊。”
解开身上的裙子,下身居然没有穿着衣物,白嫩的小穴看上去是多么的讨喜,两片阴唇吐着水花,她摸着阴唇,笑道:“从看到你们的那一刻,人家就湿得不行了,现在快点操我,这是你们的惩罚。”
说着,扭捏着身体走到了那些人的面前,她趁着这些男人不注意,脱下了他们的裤子,一双纤手抚摸着他们的鸡巴,笑道:“好大哦!”
小混混们汗湿背杉,他们不知道眼前的女子竟是如此强大,竟在眨眼的一刹那来到了自己的跟前,顺带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感受到敏感处的触碰,以及恐惧。他们毫无徵兆地同时把精液喷射到了女子的身上。
“好浓……”唐舞桐勉强睁开眼睛,舌头一卷,把嘴角的精液送入嘴中,咂咂嘴,笑道:“味道也好香,人家真的好喜欢。”
说罢,便把他们的龟头含住,用高超的舌技撩动着他们的内心。渐渐地恐惧消退,小混混们开始展现自己的实力了。
一人强行抱起唐舞桐,鸡巴没有打一声招呼,直接插入了唐舞桐的菊穴,害到她把嘴裏的鸡巴给吐出来了,还未等她笑骂出声,又一人把自己的鸡巴插入了唐舞桐的小穴裏面。
双管齐下,让唐舞桐禁不住娇吟:“你们……嗯……真的好厉害……竟然能让人家这么舒服……使劲……快点使劲……让人家变得更舒服……唔……大鸡巴好好吃……”
那个混混老大看到唐舞桐一个劲儿地骚浪,自己也挨不住,所以直接插入唐舞桐喉咙深处,一下下当作小穴玩弄。
剩下的一人较为可怜,看到此状,只好抓住唐舞桐的左手撸动,五指作爪,撕破女子的衣服,饱尝着女子的乳汁。
感受着各方的爱抚,唐舞桐开始主动起来,腰部扭动,迎合着两男的抽动,舌尖微触,给混混老大莫大的刺激。而她的手摁住了混混的头,让他饱尝乳香,而脚丫也毫无逊色,踩住那人的鸡巴,开始为他足交。
不过一会儿,四人没有承受住唐舞桐的骚劲,同时射了出来,浑身的精液让唐舞桐感受无比的清凉,她吞下口中的液体之后,便笑道:“你们怎么了,人家还没享受够呢!”
说罢,便跪在地上,像只母狗一样扭着臀部,笑道:“快来呀,你们还有很多环氧没和我玩呢!”
四流氓咆哮一声,都沖了上去。

霍雨浩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自己的脑海中说“过关”他才意识到自己妻子做出的莫大风险,而在斗罗大陆,四具乾瘪的肉体躺在地上,早已失去了人气,而一位粉蓝色长髮的女子正跪在地上,贪婪地吸吮着他们的精液。

(下麵这个完全是恶趣味索然,没有多大色文,大家看看就算了。)
在武王多次的诏令下,苏幼薇被引领到了大武王朝,看着周围的都是同岁数的少女们,内心有点儿不解。
说真的,自己是贫苦出身的女子,若非殿下的栽培,估计现在在饿死了吧。回想着殿下不舍的神情,苏幼薇的内心略疼。
这也难免的,毕竟在自己的心中除了爷爷,感情最深的就是这位殿下了。晃了晃脑袋,她排除了自己内心的焦躁。打量着四周有多少女子是自己熟悉的。
哦,有个柳溪是自己认识的,她似乎很骄傲,像是做到了什么伟岸的事情来。
无趣。
在内心中划下了这个名词之后,苏幼薇便合上双眼,尽情沉浸在修炼之中。
半月之后,便到了所谓的大武王朝,真的比起周朝确实是繁盛了不少,人声杂扰,看上去颇有人气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苏幼薇感受到了头顶上的子气盘旋着,像是把天下之气囊入裹中。
“真厉害……”她喃喃着,不过这更让思乡之情迸发。
真是想念爷爷和殿下。心裏快快念叨这事快点结束,然后回到周朝,再次和殿下共赴那些欢乐时光。

到了一座大殿,大概数百名的少女共同站在这裏,不知何事,纷扰的人声传入耳边,有点烦躁。苏幼薇用手作扇,扇了扇才没有这么热了。虽说大殿辉煌,可是空气稀疏,也不是什么好事。
殿上有着高高的台子,上面好像坐着一个人,黄金色的霸气盘旋着,一股从未感觉过的气息让苏幼薇等人险些跪下来朝拜,看来那人就是殿下口中的真龙天子吧,那么这个所谓的台也就是殿下口中的龙椅了吧。
果真恢弘大气!
“那么,开始吧。”那身影宣誓道,跪在下面的人喏了一声,就转身说到:“你们把衣服都脱了。”
这夹杂着看源气,让少女们不得不服从,她们赤身裸体着,让别人饱览着春光,接着那个人开始走动,每走到一处,都会有人发出一些叫声,听上去不怎么好。
苏幼薇蹙着眉,心中略微不快,却不敢轻易动弹。
终于轮到了苏幼薇了,她盯着那人的一举一动,他先是点了点自己的下乳处,然后摸了一下肚子,让自己转身双指划过自己的背脊。顿时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啊……别!”她看到了那人用手伸入了自己的私隐处。
殿下带来的宫女告诉自己这个地方,除了自己未来的夫婿之外,谁也不许碰的!可是晚了,那人插入了自己的私隐处之后,略有所思,半息之后,他便不想再探查下去,振袖一挥,除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晕倒过去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这番举动,男人并未理会她,只是吩咐了宫女帮晕倒的女性穿上衣服后,就送回她们该在的地方。
“启稟陛下,这女子拥有极为罕见的‘阴阳之府’假以时日,她便能为我朝孕出优秀的第三代(谁知道这宫语怎么写)。”
身影笑了笑,“好,小女娃,你好生在这跟薛总管学事,明年今日,你便于我儿大婚,为朕诞下孙辈!”
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苏幼薇嘀咕了一声之后,忍不住问道:“我怎么办,我要回去,回家!”
身影略生不悦,他为权威之身,应该是无人反驳自己才对。
“家,此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被身影警告后的第二天,苏幼薇就在陌生的地方醒来,仅仅十五的小姑娘只能低声哭泣,来缓解自身的情绪。似乎是有人听到低微的哭声,便敲门进来,端着一盆香汤,有人捧着一叠新衣进门来。
半响,便有宫女进来为苏幼薇宽衣解带,帮她洗净身子,“苏姑娘,待会薛总管就会来教您一些东西,您可要好好听薛总管之言呐!”
苏幼薇倔强道:“可是我想家。”
她真的很想很想。
“苏姑娘,别这样啦,假以时日您便是荣耀之身,到时候光荣还乡,又是一大喜事不是?”
“真的……?”吸吮着鼻液。
“当然,只要您跟薛总管好好学东西。”
十五岁的姑娘还是比较懵懂的,听到宫女这般说法,她大概臆想着若是能好好学习的话,那么自己很快便会回到家中了。此下,只能好好点头,便是自己听话。

苏幼薇没有穿过这么华贵的衣衫,粉色的衣裙甚是可爱,柔顺的丝绸绣着一束梅,顺着裙摆绽放在整条裙子上,鹅黄色的裙带华贵动人,配上苏幼薇渐长的娇躯,真是合适不过。
昨天负责测试的人就是所谓的薛总管,他是一位宦官,所以很多人都不担心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都纷纷离开。
“苏姑娘,您假以时日,则是荣贵之身,将行荣贵之事,咱家如今教会你如何舒服的服侍太子。”
他先是端来了一杯水,让苏幼薇含住,半个时辰内不许吐出,也不许吞掉,并且要用舌头搅拌着水浆。苏幼薇抱着只要好好学习就能早点回家的心态,去做了可是不过一会,她就忍受不住地吐出来了。
吐出来,没关係,只要重新喝口,然后又开始这样的迴圈。直至半个月之后,苏幼薇才勉强学会这一点。
薛总管未能让她休息,就开始了下一项的课程。
“此课程锻炼您的腰力和臀部的力量,使您更柔软,更会讨好太子殿下,注意重点是您的臀部一定要顺时针三圈,逆时针三圈,是臀借腰,而非腰带臀。”
苏幼薇照办,每每是腰先扭,薛总管都会忍不住用鞭子鞭挞着自己的腰,并骂她。
她不懂这些工作有什么作用,也只好照搬。苏幼薇头脑很好,学习得也很快,所以薛总管说这些她很快就学会了。
慢慢地,苏幼薇的课程越来越露骨,越来越明显,她这才了解到这是一些床中术的学习,而非什么锻炼身体的戏法。而最透骨的,就是薛总管教的狗爬行。
臀微翘,四肢跪地,每爬一步,臀部微扭,借步而行。
待那些姿态学完之后,薛总管又给她一本春宫图,供自己参考。

读着手中的春宫图,看着各种撩人的姿势,苏幼薇脸色微红,可是自己还得认真的读下去,直到读不下去的时候,她才忍不住放下书本歎气。
自己大概是猜到现在自己是做什么了,结合那些人的言论,她也了解自己的地位,就是所谓的孕奴,但是不同的是,自己的名号还是威风一点,起码挂着个太子妃的名号。
可是无论怎么着,自己还是一个想着继续活泼生活下去,陪伴着少年身边的少女啊。回忆着过往陪伴在殿下身边的日子。
她尝试过逃跑,可是失败了,迎来的是变本加厉的淩辱和调教。
薛总管因此也狠下心给自己灌入了一些不明的液体,害到身体莫名火热,同时还十分敏感。微微触碰,便是难以忍受。

————原来你就是我那个哥哥所谓的妻子呀。

人未到声先至,一位妖娆的少女在她面前用一种嘲讽的神态看着自己,她那高傲的眼神,看得苏幼薇不是很舒服。过会,那少女便转头玩雀,看来自己的吸引力还比不上一只小雀。
“你就像这只鸟,除了困在笼中之外,别无是处。亏我还为你算过命,你是配给真龙的命运,可是配给我那尚不知天高地厚的哥哥,略带可惜。不过,作为笼中雀,你便只能如此了。”
——呵呵,有点意思
少女远去,留下的除了稀薄的香水之外,就是嘲讽之语了。

半年后,苏幼薇被册封为太子妃,半月之后下嫁给太子武煌。面对这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戏剧,不少人抱着高兴的态度祝贺着这对新人的。可是苏幼薇不怎么高兴,毕竟,在她心中还是仍留恋着那小周朝的殿下。
洞房夜中,苏幼薇在武煌的指示下解开了裙带,裙衫半褪,动人的娇躯显然驳不倒武煌的欢心,她知道这种天之骄子,想要女性的话,挥挥手便有无数女性投怀送抱,又何必介怀于她呢?
太子享受的无非自己就像母狗一样淫贱而已,她回想着薛总管所说,跪在地上,像只母狗一样爬行着,嘴巴叼开裤头,为自己的夫君脱衣解裤,然后伸出嘴巴含住了夫君的肉棒,香舌灵巧地卷着龟头,给予他莫大的享受。
武煌满意地看着他所谓的妻子跪伏在他胯下,于是他便没有端着架子,笑道:“娘子,我们就寝吧。”
虽是这样说,他并没有邀请苏幼薇上床歇息,而是让她依旧跪在地上转过身,扶着自己的棒身,毫无犹豫地突破了少女的防线。
痛楚,悲苦所有情绪浑然一体,融入了自己的体内,从此刻起,她可能连人都不是,只是跪在地上默默休憩的太子母狗而已。就连思念,也是不曾允许的。
所以,曾经过往化作泡沫消散。
痛楚消去之后,她就开始扭捏着臀部,迎合着太子的攻击,头枕在地上,双手抚着双乳,轻柔而动,口中的夸耀之语也略显淫蕩。
“太子殿下威……啊……武……霸气……让臣妾……哦……啊……好生……舒服……”
“臣个屁妾,你只能自称母狗!”武煌一巴掌拍在了苏幼薇的臀部上面,骂道。
“是……嗯……母狗……母狗被主人操得好舒服……嗯……主人威武……额……霸气……让母狗……汪汪直叫……”
半响过后,武煌没再继续戏弄,没过一会儿,便喷射在裏面了。
“听着,你以后在这裏,不是什么太子妃,只是本殿下的母狗,肉便器,伺候本殿下舒服,本殿下就射在裏面,不舒服,你就饱尝一下本殿下的圣水!”
“是……”苏幼薇把头埋得很低,“母狗感谢殿下的恩赐……”
说着说着,泪花流满脸颊,却不知为何而流。

三个月后,武煌出去试炼,被一个叫做周元的人给杀了。这名字很熟悉,到底是谁,自己不清楚,或者说已经忘了。苏幼薇她把自己埋得很卑微,无论武煌生与否,自己还是一只母狗。
就在武煌死讯传达的那一晚,苏幼薇被武王叫到了他的寝宫,被自己的公公强姦了。在公公眼裏,武煌的死根本比不上武朝万年气运的流失。
若是弥补这个空缺,只好他亲力亲为,让那结合气运和阴阳之府的孩子出世了。自此,苏幼薇每晚被叫到寝宫,时常侍寝武王,有时和他的妃子一起共侍。
两年后,她怀孕了,被太医检测是个男孩,她眼神空洞地回复着:“此乃甚好。”
语气极其平淡,没有任何波幅。
半年后,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她开始感到有一些不适,所以武王时常陪伴在她身边。这一天,她从未感觉天这么明媚过,那个杀死自己的夫君的人来到了宫裏,把不少人都给杀了。
没有人能打得过他,真的很厉害。
他持着一口类似源笔的神兵,力拔山河,将所有人都给扫蕩而空,即近王朝,他杀气凛然,咆哮而出,直把重伤的武王逼至绝境。
仅剩最后一击,苏幼薇不知为何身体动了,帮武王挡住了这最后一击。
“幼薇……你……”那人好像认识自己,他的表情很痛苦,像是受到莫大的刺激。
她笑了,她来到这个宫中这么久,从来没有笑过这么开心,她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渐渐消退,不过没关係,最后还是见到了他。苏幼薇伸出手,轻抚着周元的脸。
这个人,就算忘了,还是那么的亲近。
越看越喜欢,可惜……
可惜……
可惜……
她凄美一笑,“殿下……您……越来越帅了……贫女……苏幼薇……见过殿下……”
宛如当年那般,宛如初见时分,少女的心思永远都没变过,仍停留在当年雨夜。声音成了残响,那只手无力的放下,周元紧紧咬着嘴唇,看着少女死去,讽刺的是那夺去少女生命的枪头上,并未沾到任何一滴血。
抽出天源笔,周元沉默地抱着少女渐冷的尸体,默默地给了武王最后一击。

城墙外,人人看到真龙之子握着假王的头颅示威,却不知他紧抿嘴唇,一脸悲戚样子是为何事。

【完】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