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被余少霸占的娇妻尤玲】(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隔壁老王1009
2021年/5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xiaoyuqijin&搜书吧
字数:8022

                第2章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美人妻尤玲一个人正在打扫卫生……当尤玲
把沙发垫拿起来打算去清洗的时候。突然发现沙发垫下面有一块圆形的污渍。看
到那一块污渍。尤玲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他想起来了那天余少就是把自己按在在
这个位置狠狠的操了自己。把自己操的淫水直流。尤玲第1次发现,原来女人做
爱的时候可以流那么多的水。把沙发垫都打湿了。余少走后自己连忙把房间都打
扫了一遍。把那一套沙发垫给扔了,但没想到还是在沙发上留下了痕迹。

  尤玲想到余少脑海中就浮现出余少一脸坏笑的表情。尤玲觉得余少真是一个
大色狼坏死了,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居然还把他当做一个正人君子。那天自己
明明只是单纯的想请余少上来喝茶,对他之前的救助表示感谢。但万万没想到。
余少在自己打开门之后,就直接把自己撞进了房间,不管不顾的把自己按在沙发
上,还不等自己有反应就撕破了自己的丝袜和内裤,把他的大鸡巴狠狠的天啊。
余少这个坏坯子。他难道不清楚自己的鸡巴有多么大吗?居然不做前戏的,就捅
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尤玲记得当时自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自己的阴道被余少的大鸡巴撑
的满满的,有些疼痛。当自己反应过来想要推开余少时。自己当时不知道怎么了。
居然只是轻轻的推了余少几次就放弃了。那一天余少,不仅在沙发上干了自己。
还要把自己拖到房间里。在老公的大床上要了自己一个晚上。尤玲清晰的记得那
天余少。让自己摆了各种姿势和他做爱。最羞人的是。当余少知道自己练过舞蹈
之后。不顾自己的哀求把自己摆成一字马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

  天啊,自己虽然练过舞蹈,但是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被余少摆成一字
马操。自己的腿都快被余少掰断了。而且第2天老公来电话的时候余少居然也不
停,反而更加兴奋。害得自己差点露馅。只能慌忙的挂掉电话。本来尤玲以为余
少和自己做完了这一次之后就会离开。尤玲也想好了之后怎么和余少断开关系。
但尤玲完全低估了余少的强悍。余少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累一样。那天足足要了自
己三次。一直干到中午余少才在自己的哀求下离开。出门时。还给自己批了三天
的假。

  余少离开之后,尤玲拖着疲惫的身体,开始打扫起了战场。并想好了怎么应
对老公的询问。但让尤玲没有想到的是,他只等来了老公出差一个星期的电话。
接到老公出差的电话,尤玲有些庆幸。但又有一些失落。尤玲觉得自己的老公太
不称职了。出差也不说,先回家看一看。他的老婆都被。别的男人干了。他也不
知道。

  之后的几天尤玲也想过自己那天没为什么,没有坚决的推开余少。可能自己
那天收到了惊吓。潜意识里想要找一个人依靠。那天老公正好不在身边,而余少
又是救了自己的人。自己怀着一种报恩的想法。再加上因为长时间没有和老公做
爱了而集赞的欲望。因此稍做反抗就放弃了。

  几天后尤玲休假完,抱着忐忑的心思去上班。他已经做好了被余上纠缠的准
备。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余少完全没有纠缠自己。这让尤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毕竟面对强势的余少。除非自己辞职,否则肯定是摆脱不了他的。但要放弃这么
多来多年来奋斗的成果。尤玲还是非常不甘心。现在余少没有纠缠自己。只要自
己主动和余少保持距离。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情就可以彻底过去了。

  想到这尤玲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开始继续打扫卫生。但他也不想想,他这么
漂亮的人妻美少妇,余少怎么可能放过。鱼少之,所以这一段时间故意不找尤玲。
只是想给尤玲一个缓冲的时间罢了,面对这种少妇不能够太急躁。要让他有一段
时间来消化出轨给他带来的羞耻感。之后再上手就容易多了,毕竟干一次也是干,
干100次也是干。反正他已经出轨了对不起了自己的老公。多来几次也没有什
么。等他开始享受偷情带来的快感。自己就可以彻底霸占她。。

  此时正在打扫卫生的尤玲完全不知道余少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今天是星期
天,本来尤玲约好和老公一起去逛街,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老公今天突然要去
加班。害得自己又只能一个人在家。

  正在打扫的尤玲突然听到了门铃声,尤玲感到很疑惑,自己在本地没有什么
朋友会是谁。而且今天也没有人要上门呀。怀着疑惑,尤玲向门口走去。

  此时门外余少正期待着。现在离上一次干尤玲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余少知道
尤玲是一个人妻,对付这种美人不能着急。和他做了一次爱之后,要让他冷静一
段时间。不然对老公愧疚。会让他崩溃的。从贞洁到淫荡是要有一个过程的。要
一步步的让她堕落。当他尝到了偷情的快感之后。他会慢慢爱上这种感觉的。前
期要暴力一点,因为他们是不会轻易服从的。后期当他们习惯之后就要更加温柔,
让他们相信和她在一起是因为爱情,再让他尝到在她老公给不了他的极致的快感
之后。这样他才会爱上自己。变成自己的情人。因此这一个星期自己一直没有找
机会和尤玲做爱。现在时间差不多了。自己也该替她老公好好照顾她的老婆了。

  看着门外是余少。穿着拖鞋开门的尤玲很意外……

  「你来我家干什么……」有些惊慌失措的尤玲问道。

  「来看你;谁让你这几天不见我也不回我的短信的。」余少推开了门,随即
把房门关上。

  「这时我家,你出去……」话音未落,尤玲已经被余少抱住,嘴唇也被余少
用嘴堵上。尤玲挣开了他,扭头往卧室跑去。然而,脚上的拖鞋拖累了她;在卧
室的门口,尤玲被余少从身后抱住了。

  「想死我了,尤玲……你摸摸我的鸡巴,一想起你它就硬梆梆的。」尤玲清
晰地感觉到一个坚挺的硬物,正顶着自己的臀部。

  「放开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们不能一错再错。……」

  「没有错,你天生应该就是我的,而且只能属于我。……」说着,余少的嘴
咬住了尤玲的耳垂,呼出的热气钻进了耳孔,痒痒地有些难受。

  「尤玲,你都已经让我操过了,还装啥……」余少一只手已经从睡衣的下摆
伸了进去,捉住了丰盈的乳房。

  「你知道吗?世间这么多男人女人,但真正从肉体到精神都合拍的男女并不
多。咱俩就是那最合拍的一对……」

  余少边说着,边揉捏着左右的乳头。在余少的抚弄下那红色的蓓蕾迅速地硬
挺了起来。

  「奶头一摸就硬了……我就是喜欢你这敏感的身体……上次操了你后我可是
每天都在回味……」

  余少笑了起来。尤玲的脸蛋被另一只手扳转了过去,舌头被从温暖的口腔里
揪了出来,让男人肆意地吸吮。

  尤玲想推开余少,拍打着余少的肩膀。「不……」然而这嘤咛的声音和无力
的推打,在余少看来,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催征的战鼓。

  余少不再说话,他猛地把女人横抱起来,走向了床边。「不,不要,求求你,
啊……啊啊……」

  「闭嘴,最烦的就是你这种嘴里叫着不要,下面却哗哗流水的骚货。」

  「不,不是这样的,哦……」

  「你自己张开眼看看,你的骚水已经浸湿了你的蕾丝小内裤,也打算把这性
感的黑色连裤袜水淹金山了吗,哦对不起,原来已经湿了,难道你想把最外面的
紧身裙也弄湿吗?果然是个言不由衷的贱货,哈哈哈……」

  余少把女人的双手交叠在她的头顶上,用左手紧紧的按住,右手继续在女人
身上揉搓着。

  「真是太爽了,上一次干你的时候喝醉了,没有好好的享受你这身迷人的美
肉,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会好好满足你的渴望的,放开自己的内心,把注意力集
中在你那不停流水的小穴上。」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能在对不起他了,你可是他的宋安,被他知道的
话,我和你都会万劫不复的……」

  「闭嘴,你早就对不起那个绿毛龟了,!」

  余少越说越火大,右手慢慢移到女人胸口,一把拉开了蝙蝠领的白衬衫,看
着在黑色的半罩杯里若隐若现的尤玲白双峰,余少只觉得自己的肉棒一阵胀痛,
但是他暗暗咬了下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现在就占有她,一定要
有耐心,要全身心的俘虏她,征服她,那么以后才能随时随地的享受这个尤物。

  深吸一口气,余少开始隔着无钢圈的薄纱奶罩,轻轻在乳头四周画起圆圈来
女人的的呼吸一下急促起来:「哦……不……收手吧,我们不可以的你放过我吧,
我让我老公一定努力工作多赚钱给集团创造效益。……」余少坏坏笑着:「你那
个废物老公能赚多少钱?能和我家紫金花集团比吗?告诉你外面有的是女人想要
让我临幸。想要巴结我把老婆双手奉上的,也大有人在」。「我干你是你的福气。
传出去人家还要羡慕你老公有本事。能让你余少干他老婆。对了,咱们关系都这
么亲密了,一直叫你尤玲好像不是很好啊,尤玲……玲玲……」

  听着身上的余少学着老公的语调叫着自己,尤玲感到一阵羞辱,为什么会这
样,自己的老公经常在自己的面前说起余少的事情,话里都是卑躬屈膝恨不得给
余少当一条狗。要是他知道自己被余少干了,会是什么反应?尤玲只觉得自己的
头越来越晕,身体越来越烫,一种莫名的舒服的感觉正紧紧的包裹住自己,感觉
就要破茧而出了。余少的哈哈笑声,让她略微清醒了一些。

  「哈哈哈,好硬的奶头啊,居然还是粉红色的,下次应该让你穿性感睡衣的。」
尤玲睁开迷蒙的双眼,才发现自己的乳罩早就被余少解开了,心中不禁后悔为什
么要戴这种前扣式的款式,让余少如此轻易的就解除了自己胸部的防御。

  「告诉我,舒服吗?」余少不断揉搓着水晶葡萄一般的乳头,嘴里不停的羞
辱着尤玲。

  「不,不要说了,我好难受,我心理好痛苦,呜呜呜……不要了……」尤玲
不断左右摇动自己的粉脸,企图把那说不清的感受一起摇出自己的身体。

  「宋安那家伙真是搞笑,自己老婆这么迷人,奶子又大又挺,腰又这么细,
而且这对黄金比例的腿都够玩上一天,居然不天天玩你的身子,天天去加班,真
是浪费啊,啧啧啧。」余少砸吧嘴叹息着,在尤玲浑圆的乳房上摆弄了一下,不
确定的问道:「34D吗?回答我!」手指在乳头上狠狠的拉扯了一下。

  「啊……33C……」巨痛下,尤玲脱口而出。

  「尤玲,回答错误,你以为我是没搞过女人的愣头青吗?」余少加大了拉扯
乳头的力度。

  「哦……真的,婚前检查的时候真的是33C……」尤玲已经开始语无伦次
了,也慢慢放弃了挣扎。

  「嘿嘿嘿,对不起,看来结婚这两年,宋安没少揉你的奶子么。」余少放开
手,俯下身子轻轻的用舌头抚弄起被拉得发红的乳头,「这才对,不要对我说谎,
我会轻轻的,放松身子,用心感受奶子的感觉,说出来,什么感觉?」余少一边
舔着,一边谆谆善诱着。

  余少一下威严一下温柔的手段,不断攻击着尤玲的心防,她的内心不断有声
音在说支持住,不要在敌人面前退缩,但是另外一个越来越响的声音却说,放弃
吧,让自己去追逐那种能把自己吞没的快感。

  「舒服吗?你的大奶子是不是很涨,想我用力的捏一下吗?就像这样的捏你?」
余少把嘴移到女人的左边乳房,一大口的吃到嘴里,右手握住右边的乳房,开始
一下重一下的轻揉捏起来,白白的乳肉也不断从手指缝里溢出来缩回去。

  女人的身子开始轻微的摆动起来,余少躲在灯光下的脸笑了一下,加快了手
中动作的频率,牙齿轻咬了一下乳头。

  胸前的刺痛犹如一口新鲜空气,让尤玲略微清醒了一点,再次出言劝道:余
少,我们已经错过一次了,啊……我真的不能再对……不起宋……哦……辉了,
我会在他面前抬不起头的。「

  「女人果然都是喜欢说谎的,既然你这么难受,我只能让你身上最诚实的地
方来反驳你自欺欺人的行为了。」

  余少嘿嘿笑了一声,支起上半身,右手开始慢慢下滑。等盖到女人阴部的上
方了,就停住不动,然后用食指一直按在小穴口,用力向内刺去。此时的尤玲,
下半身M型张开着,脑子的意识一下就被那根慢慢行动的手指给绑架了,全身都
用力绷紧起来,房间一下安静了下来。呲……紧身的黑色连裤袜终于被刺破了一
个小洞,但是由于大腿大力张开所造成的弹力作用,一下向两边缩紧,小洞自动
被扩大了。

  「哎呀,怎么不是丁字裤?」余少遗憾的说道,食指却隔着蕾丝小内裤继续
在小穴上上上下下划拉着,「这么性感饱满的阴部,怎么能用这么紧致的小内裤
给包着呢,应该穿丁字裤,只能把小阴蒂给遮着,把其他部分的阴部给露出来,
这才不算是暴殄天物啊,看来以后得每天给你检查一下内裤了。」

  抬眼看了看从撕破连裤袜开始就紧紧闭着眼睛的尤玲,心中那股暴虐又涌了
上来。余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做爱的时候用各种方
法去「撕开」女人面具,他喜欢看见那些所谓的良家妇女在自己胯下变成只追求
肉欲的淫娃荡妇,只有在这些女人被搞到忘记家庭忘记自我的时候,大呼着「操
死我,射进来」的时候,余少才会满足的把自己罪恶的精华射进女人们的深处,
和她们一起达到高潮。余少已经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是大学的时候
吗?余少下意识的停住了回忆,把注意力放回到面前的肉体上。

  「每次在公司看见你穿着丝袜,我都要夹着大腿坐着,我怕让你看见我的肉
棒已经立起来了;每次看见你弯腰捡东西,你知道有多少人正狠狠盯着你这个饱
满的阴部吗?我太幸运了,我居然用我这根恶心的大肉棒用力的插过你这么多水
的小穴,哦,不行了,我必须让我的肉棒回忆起你那小穴温柔的滋味,玲玲,别
忍了,睁开眼睛,仔细看着我的大肉棒是怎么慢慢插进你那多汁的小穴的。」

  余少决定再不忍耐了,手指一下勾开小内裤,可是一放开手指,紧致的内裤
又重新把性感的阴部给保护了起来,余少摇摇头,抓住内裤边缘,嘴凑到女人耳
边,「女人的小穴,永远渴望着余少的肉棒,你也不例外。」话音刚落,小内裤
就被撕成了两半,挂在了尤玲一只大腿上。

  看着露在空气里油光发亮的粉红色的小穴,余少急匆匆解放出自己的肉棒,
开始在小穴口上摩擦起来,尤玲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睫毛不断抖动着,余少戏
谑的看着身下的猎物,犹如君王一般。

  「我干你。之前你还反抗现在就乖乖的顺从,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逼痒
了;知道为什么不脱光你的衣服吗?不是因为这些衣服能保护你,是因为我喜欢
看着你穿着衣服操你,那样我会更加有快感;知道为什么你现在不反抗吗?因为
你的身体已经做好和我交媾的准备了,你的身体还记得我的肉棒,还记得上次让
你欲仙欲死的感觉,你的奶子硬的这么厉害,是在呼唤我去狠狠的揉它咬它,你
的小穴水流的这么欢快,是在叫我的兄弟快快干进去,不过别急,我来了,这就
满足你。」

  余少左手放开尤玲的双手,改为托在她的后脑上轻轻抬起尤玲的头,右手扶
着肉棒,对准不断流着水的小穴,用力挤开层层叠叠的肉泽,一炮到底。

  余少的肉棒已经在女人紧致的小穴里射过一次了,本想着第二次时间会久一
些,但是女人阴道里面那些会自动吸允的仄仄叠叠的嫩肉实在是太爽了,余少觉
得自己的全身的毛孔都已经舒服的张开了。

  被摆成狗爬式的尤玲,已经忘记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了,她只能随着余少在身
后的动作来控制自己的身体平衡,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根不断进出自己身
体的肉棒上。

  「我早就说过了,你的小穴是无法拒绝我的肉棒的,一旦能插进阴道,所有
女人都会像玲玲你这样,用力的夹着不放的,我越来越搞不清宋安那家伙了,屁
股这么翘,而且弹性这么好,关键是这个会咬人的逼,哦……一说你的骚逼,你
就又夹起来了,呼呼,爽。不过你放心,从今以后这个小穴就是我的了,我每天
都会让你感受到高潮的,说,说你离不开我了,快说。」

  余少双手用力揉搓起尤玲白的臀肉,肉棒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嫩色的小阴唇
被干得翻近翻出,尤玲的身体开始像烧红的对虾一样弓了起来,下意识的挺动着
尤玲臀迎合着抽插的节奏,而嘴里更是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哦,好烫,好
难受……太深了,啊……啊啊,太用……力,了啊。」

  「玲玲,你知道你的小穴有多舒服吗?你的小穴就是个名器,是上天赐给我
的恩物,命中注定就是要让肉棒捅让肉棒操的恩物,你老公不珍惜这样的小穴,
我来爱惜你,我来安慰你,我来操你,操烂你的逼。」

  「……啊……轻点……顶到了……哦哦……太深了……不要……啊……哦…
…要到了……又要到了……啊……」尤玲开始沉迷于下体的感觉,抛弃了尊严,
语无伦次的叫喊着,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激烈的交媾中。

  余少再次阴险的笑了起来,他用力用舌头抵着的上颚,用着极大的毅力忍耐
着,一下停住疯狂的抽送,一个反转把女人翻成面对面的的姿势,再次压了上去。

  尤玲失魂落魄的伸手去拉余少,阴部左右摇晃着追逐着余少故意逃开的肉棒,
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别,别停……好难受,帮我,帮帮我……求你……」

  「帮你哪里?玲玲,说出来,告诉我,你可是女硕士,说吧,说出自己的感
受。」

  余少犹如魔鬼一般的声音,正和尤玲心理的那个声音慢慢结合到了一起:
「下面……下面难受,像刚才,那样……那样插我……」

  「下面是哪里?原来玲玲喜欢肛交吗?哈哈哈……那我插你屁眼咯!」余少
盯着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故意曲解的说道。

  尤玲发红的脸颊更加鲜艳欲滴,而阴道口不断被肉棒所撞击所带来的些微快
感已经无法满足自己了:「阴,阴道。求求……你插……我……阴道。」话说完,
身体就开始屈辱的抖动起来。

  「闭嘴,贱货。」余少的脸一下子狰狞起来,「谁告诉你那个叫阴道的,再
想。」肉棒用力压在阴蒂上,前后滑动起来。

  「啊……啊啊……我真的……不……知道……求求……求你,别……折磨…
…我……了……呜呜呜呜……」尤玲放声大哭起来,被余少玩弄践踏的揪心感鞭
挞着自己所有的理智和羞耻感。

  「这不是折磨,宝贝,性交的时候就应该抛弃那些所谓的道德,所谓的尊严,
只有全心全意的跟随着身体的感觉走,才是真正的享受,不要忍着,不要难过,
记得我第一下插进去就高潮的感觉,记得我第一次射进你子宫的时候,你也同时
高潮的感觉……现在张开眼,跟着我念,我会帮你回忆这个感觉,这个高潮的感
觉。」

  余少把尤玲双腿抗在肩膀上,整个人压了下来,尤玲的腰肢被迫对折了起来,
膝盖被压在了丰满下流的胸部上,尤玲臀也慢慢朝上翘了起来,龟头整个进到阴
道口就停了下来。

  「尤玲的骚逼,骚穴,请求大鸡巴的插入。」余少慢慢的说完后,轻声在尤
玲耳边重复着。

  一阵阵强烈的酥麻酸痒让尤玲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她明显的能感受到阴蒂
不断发涨变硬,此时她忽然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自己的喉咙里面发出:「我…
…尤玲,……请……插入……」

  「回答错误,看来你连我的龟头都不能享受了。」余少作势要把按入阴道口
的龟头给撤出来,可刚刚活动了一下,就被尤玲不断上挺的阴部给重新吞没。

  「骚逼要鸡巴,骚逼求大鸡巴插我,狠狠的插玲玲……」女人终于放弃的心
中某个被牢牢抓住的东西,只感觉到自己忽然往一个很深很深的悬崖掉了下去。

  「来了!」余少一口吻住尤玲的娇唇,胯下用力一挺,粗壮的犹如有自我生
命力的的肉棒再次破开被淫水充分润滑过的小穴,最后一头撞抵在子宫口上了。

  尤玲瞬间就被快感给包围了,眼泪再次从美目中流了出来,但是她自己知道,
这次的泪水不仅仅是悔恨的泪水……

  这一次插入后,余少没有在收手控制,开始大开大合的挥舞起雄枪,全面攻
占尤玲肉体的每一分每一寸,肉棒一次次的攻击在子宫口上,犹如两国交锋的战
场,一方只剩下脆弱的城门,一方却是四面包围兵临城下,轻松看着士兵们蹂躏
着那摇摇欲坠的大门。

  「喊出来,舒服吗?告诉我,玲玲。」余少一下立起身子,双手用力掰开女
人还套着性感黑丝的大腿。

  「啊……哦……快……快……好舒服……」尤玲终于将心中压抑的快感随着
呐喊宣泄出来。

  「对……就这样叫……」余少听到女人的叫声,越发挺动的快起来,呼吸也
开始急促,声音也开始断断续续起来。

  「啊……哦……用力……要到了……哦……操……操我……」

  「对……说的好,就要……说操,操,操……你的骚逼……」听到平时一本
正经端庄秀丽的女人喊出如此淫秽的言语,余少觉得自己的肉棒又大了一圈,
「不行了……我要射了……骚货,射哪里?」

  感觉到阴道里变大的肉棒,尤玲双腿一下用力夹紧余少的腰,双手紧紧抓着
床单,眼睛看着余少发红的眼睛:「射……射……进来……给我……全部……射
……给……我……」终于感觉到肉棒一下挤开子宫口,紧接着一阵阵滚烫的热流
一股股的击打在子宫壁上,「啊……」尤玲尖叫了一声,全身剧烈的打起了摆子,
整个人后腰弓了起来,就像一个石拱桥一般,乳房也随着身体的痉挛而抖动着,
高潮一过,尤玲就晕了过去。余少也整个人趴了上去,死死压着这具完美的身体。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