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附体记56-60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本帖最后由
心之爱

2011-3-4
23:56
编辑

 
 第六部
奇石秘情
五十六、李丹重现忽然不见了师姐踪影,我心间泛起一阵不安的感觉,这不妥之感,由腹间传来一道掌力时得到证实。

「你是谁?」

师姐清冷中夹着泉水棕淙般的妙音传入我耳中,凝掌未发。

莫非我瞧得太过投入,忘了掩藏气息?或是活春宫让人身热难禁,故而被师姐察觉?我心念电转,想来她是穿壁而出,顺着我因嫌气闷而未闭合的土道潜袭而至。土道狭窄,我身前不容站人,她应是在我的侧方,悄然出手制住了我前腹要害。

以她现如今的修为功力,又是先发制人,把持了我的要害,甩脱她的可能几乎微乎其微。

只需她轻轻一吐掌劲,我的小命便呜呼哀哉。我全身一动也不敢动,连头也不敢摆动去望,生怕师姐误会,自己不免惨遭毒手。

想到我或许要死于师姐掌下,那种荒缪的感觉让人既不心甘,又啼笑皆非。

青阳山躲避全真道士追击时,我与师姐亦有过这种五行界中近身相贴的情形,不过,那时师姐情意深重,不惜耗损功力渡气给我,助我恢复剧斗后消耗的元气,以便逃亡。一而今日情势完全不同,我认得师姐,师姐可认不得我!!师姐小手柔软,按在腹前给人以暗下销魂之感,但我此时那敢分心多想?不能再迟疑了!机会只有一个,我要试试——「陈瑶!」

我连运气传音也不敢,大声叫出,木壁若无隔音之效,大概秘室内的贾似道母子都能听到。

「陈瑶?」师姐传来的话音有些迷惑,道︰「这名儿听来倒也耳熟……师姐竟连她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了!

我心中一酸,趁她心神微分的瞬间,脚下一弹,冲天而起。「你……」。」师姐惊呼一声,怒斥道︰「下流!己我将身冲起,师姐的小手滑下,触到我腹下之蛇,登时手儿急缩,待她缓过神发掌击来,我已冲高丈许。啦」

方才,须我向后躲避,还是朝师姐立身的另一方逃逸,均逃不出她的掌心。

向下则更是找死,正适她「迎头痛击」,唯有赌上一赌,触到男子的阳物,她是否会羞避。

因此,我弹升时几乎是刻意将火热翘硬的尘根迎向她纤掌,依适才室中所见,师姐她显然尚未修练至视男子阳具如无物之境,利用她缩手惊羞的刹那,我全身逃离了她的控制。

在青阳山师门时,师姐就不如我机变,如今她功力虽脱胎换骨,反应还是慢了我半拍。

师姐惊觉我上逃后,一怒之下,出手全不留情,运足了掌劲,向我潜逃的方向狠狠击来。

「砰!」

巨大的气劲透过身后的土障传来,不仅重重撞上我的后背,且漫过我身子,将我全身裹夹在内。这一击之威比当日王寂更甚,师姐现在的功力真是太惊人了!

所幸身后厚达丈许的土障消去了大半劲力,又拦住了她的后续追击。

我忍住周身剧痛,没命向前奔逃,那气劲追身之感一直延续了数丈,才终于消停。我半刻也不敢停留,迳直逃至我的居处才窜出地面。

出来的地方在院外,我检视了身上,除了体内隐隐作痛、不知是否有内伤外,情况似乎还不是太糟,至少没有出现七窍流血那般骇人的惨状。

这骇人的惨状却岭生在小白身上,可怜的小白,眼鼻嘴耳齐齐流血,奄奄一息。

我奔逃之际,以护体真气护住了身上要害,却忘了怀中尚有小白,它怎能承受那般强大的气劲?

「对不住了,小白!」

我愧疚地默道,心痛地捧着它虚弱的身子,以脚推闲了院门。

如果说此时有什么能让我心情变得更坏的话,那就是宋恣那张怡然自得的脸了。

这人背着双手,顺身而立,目如朗星,迎空望月,一副仙然欲飘的样子。

「啊,是少主吗,这么晚你去哪了?不好意思,我正望月练剑,不能恭迎少主了。」夕——驯宋恣仰面向空,僵着面肌,嘴像鱼儿一样张动说话,却没向我这边望上一眼。

若非此时想到他恰好能帮小白看伤,我定然怒了。

「二郎,你不好好值夜,在那里看什么月亮?快来,长老摔伤了,你帮忙瞧一瞧。」

「少主稍候片刻,待我收功。」

宋恣沈气收功,结束望月,一边陪笑道︰「我练目剑并不妨碍值夜的。」一边走近,翻瞧小白伤势︰「哎呀,这是摔着了吗,怎么摔成这样了,贾府有那么高的地方吗,能将长老摔成这样?」

「少啰嗦,你瞧怎么治?」

「嗯,看着像受了内伤,只能寄望于调养,但伤势这般重,存活是很渺茫了,除非……」

「别吞吞吐吐的,等你说完,长老只怕都死了。」

「除非有什么法子能增强它的体气,嗯,这个城池既固……」

我脑中灵光一闪,道︰「好了,莫说了!我现下要采丹练功,你帮我在一旁护法!一宋恣脸上掠过诧异之色,但我顾不上理会他了。

小白若亡,往后能否引动丹气便很难说,青阳丹从此废弃,那就太可惜了。

况且小白此时急需丹气疗伤,且师姐行径异常、功力大进,我也想加快提升功力以应变,于是,我决意行险一试,正好有宋恣这个大行家在一旁,或许还能消除采丹过急之险。!士进屋取了青阳丹,出了院子不远便是园中花池。

此际早过了三更,月华流照,园中花池水气弥漫,说不出的静美。开匣之后,小白挣扎着爬近,伏着不动,我心下大喜,一时气感滋生,我临池采丹,宋恣则远远守于一旁。

或许小白知道这是它最后的救命机会,忍住了受气过多的不适,到青阳丹被采了十之八九,它才挣动足爪,想要爬开,我忙敛功沈气将它移走。青阳丹暗淡无光,球体瘪了下去,只剩下一个萎缩干皱的肉球。

我举头望月,身心充盈,有说不出的宁静。

此番采气,比前两次多了一倍的量,却并无不适之感,也没焕然如新的强烈反应,真大出我的意料。

也许,前两次的采丹入气经这些日的吸收后,已大大提升了我的内腑经脉。

小杯盛水,掬水可满,大湖浩荡,虽奔流不能使其盈。

上回我就与秃鹰斗了个旗鼓相当,此番采丹后,功力提升了几近一倍,该能与雀使之流一较长短了罢?那青阳巨蛇数百年修行,功力确乎可惊,它修练至成丹的境界,若非云真子手中有斩邪刃,又恰有那白须红面的高大道士寒功克制,哪方能最终取胜,也还难说得紧呢。

青阳巨蛇惨遭戮身取丹,还有一大缘故,只因它乃虫类,毕竟虫畜有灵,却怎么都无法与人相比,人为万物灵长之说,确非虚言。便如小白,年寿至百岁,通有灵性,在鼠类中已是极为难得罕见,可惜限于天赋微躯,受了师姐掌劲波及,便难承受。

如今,青阳巨蛇成丹元气尽皆转为我所有,功力相若,由人挥使,又会是何结果呢?默思中,我似乎能感受惨遭屠戮的青阳巨蛇递来的哀哀寄望之意,暗道︰「同山修练,虽无交往,也算同乡道友。青阳道友,我定会为你雪耻复仇!」得受其气,我不仅感其深恩,亦觉青阳巨蛇虽为虫类,形如同道,颇觉亲近。想必当日被惊动而爬出大树的青阳巨蛇,也是嗅到了我与师姐的青阳气息有亲近之感,才转而掉头拦击外敌罢?

宋恣见我只顾仰望默思,移身走近,叹道︰「棋娘真是个奇人呀,如此灵丹何求可得?踏遍灵山也难寻啊!」

他亲见我采丹,极口称奇,又不知云真子之事,只道青阳丹是棋娘从哪处仙山觅获的,不由大发感叹起来。

我自也不跟他多说,只淡然一笑︰「霍姨来瞧了,咱们回去罢!」

我与宋恣踏着月色回去,刚进院子,「吱呀」一声,霍锦儿的房门打开,我心中感念她夜深未睡,牵挂于我,嘴上也没多说什么,只将小白交至她手中。

月色之下,霍锦儿袖口露着的一截皓腕,丰腴白哲,情致动人。我递过小白时,与她肌肤相触,只觉软滑冰腻,一时情难自已,背对着宋恣悄悄传音︰「霍姨,我心领了。」

「什么?」霍锦儿不知我是运功传音,出言相问,待见我面色尴尬,她瞬即明白我是背人说话,又领会了我言意,不由面上一红,慌忙转过身进屋去了。

我回到房中,诸事停当稳妥,解衣就寝,一会儿回思霍锦儿风韵,一会儿思及久别的师姐,心中说不清是喜乐甜酸。

朦胧欲睡时,我想起师姐纤手触及我尘根时的惊羞急乱,心间一荡,痴痴唤了声「师姐」,手儿悄悄摸了下去……次日淩晨时分,外边就开始传来噪杂的声息,人员走动繁忙,喝唤声不绝,敢情婚仪之日,人人都不敢躲懒,很早便忙碌了起来。

我居住的院子正是新房所在,洞房设在隔壁原本闲置的大屋,前两日已装饰一新,今儿是正日,许多只有今日能放入的物事,便早早布置进来。

我起身穿衣时,试运念力,不料,未见榻旁的衣袍飘移,袍服已然在手。

这何止是念动,几乎可说是搬运术了。我心知功力满溢,水到渠成,一法通万法通,自己虽未当真习过搬运术,但所谓道法万千,殊路同归,这次的念动应该不是搬运,导致的情形却差相类似。

我跃身下榻,体捷如风。昨夜临睡前虽偷偷干了些邋遢事,此际早起,却精力充盈,感觉整个世界也为之气像一新,跃跃然只想做些什么。

临安婚俗,新郎需领着仪队,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地赶至女家,将新娘接回府中,是为「迎娶」,俗称「接亲」。若男女双方府第离得较远,迎娶之列一大早便要出发,离得较近,午后启行,也无不可,能赶上男家晚间喜宴便算于礼妥当。贾、陆两府同在城外西湖之畔,去那不需一个时辰,故此时还没人来催我更衣妆饰。

我在房中整备半晌,趁人员忙乱,悄悄溜出府外走了一趟,返归时,不少府中人笑我半日都等不及了,跑去湖边遥望新娘。

我对诸般打趣充耳不闻,约莫是时候了,便持帖一封到了霍氏居处,丫鬓自去报知。

霍氏早就穿戴一新,沿着窗外的房廊走来,行走之间,丽裙闪动,下肢掀起微微的臀波,迈进侧厅,却于房口停步,未言先笑︰「一大早的,你怎么上这儿来了?己人说「春风洗面简衣妆」,这霍氏却盛装也穿出了简衣素服的轻捷之感。我擡目悄视,道︰「孩儿来此拜会『仙姑』。

霍氏很是疑惑,走近落座,娥眉微皱道;「你不在房中候着做新郎,这会儿跑这添什么乱子?只怕两位仙姑未必肯见呢。」说着,摆了摆手,却也让人接帖进去传话。

我心中有数,并不着急,只向霍氏说起,一向心慕道法,难得仙姑临府,故求一见。

霍氏眼眸流波,道︰「你是心慕道法呢,还是心慕仙姑?」说着,掩嘴一笑。

我瞥了房口的丫鬓一眼,微倾过身低声道︰「娘,你……怎地取笑起孩儿来了?」

霍氏面色微红,白了我一眼,并不作声。一时侧首擡视,掠鬓一笑道;「今儿天色不错,就该你娶一房媳妇进门。」

「娘说差了,我这里见仙姑,娘却说娶媳妇,这话……不很妥哦。」

霍氏忍俊不住,「噗吓」一声,扬起手儿,笑道︰「筠儿,瞧我不打你,你呀,越发不老成了!」

霍氏向来言笑无忌,但她这般身段放出来,连我也觉得有些扎眼了。房口那侍候打帘的丫须神情登时有些不自在,借着望向外边,脚下移动,悄悄退出厅房了。

「回来!」霍氏举头见了,微微一愣,厉声道︰「三心二意的,干什么去?」

那丫鬓脸上红了又白,不敢争辩,只低头认错︰「奴婢错了,一时看外边,却走神了。」

霍氏定定瞧着身前丫鬓,羞恼之下,脸上起了一阵升降不定的红云,似笑非笑的︰「装聪明!我们母子难得说笑,瞧不过眼了?」

「奴婢不敢!」那丫鬓扑通一声跪下,险些要哭了。

见了此状,我心下坪坪直跳,说不清是何滋味,摆头暗窥了霍氏一眼,或许她也是无意的,却被丫鬓一番举动,搅得行迹很重,难怪她羞恼了。暗下也不由检讨︰「奇怪,自己本是有事来此,怎地一见她,偏喜说些风话儿呢?」

未及深思,小荃引着圣女师姐、张幼玉已从厅外的穿堂走过来了。

霍氏忙低声斥道︰「一旁老实站着去!」勿忽间面带余红,瞥了我一眼。

那丫鬓如蒙大赦,慌忙起身至厅口,撩帘相候。

师姐、张幼玉两人身量齐高,如仙妃引伴,美色双映,步入厅来,满室生光。

我不由缓缓立起,虽然已窥望过两次,这回却是我首次毫无遮挡、正首直视阔别许久的师姐,那份冲击和感动瞬间弥漫了我全身心。

师姐的容色本就极美,但此时一见,我心下不得不承认,不知那见鬼的太乙派做了什么,竟使得师姐的容光中散发着「冰肌雪骨玉为魂」气息,浑不似人间气韵,那莲花出尘的不可近亵之态,令人心狂。

霍氏早定了神气,起身相迎,指着我,笑道︰「有扰两位仙姑了,这是屋下长男贾筠,幼慕仙术,冒昧求见,乞劳仙姑点化。」

「不敢,」张幼玉皓齿微露,语带笑音︰「不知公子有何指教?」人前显然是张幼玉出头接洽,师姐便似不闻世事的仙女,神容自若,对身外世事淡如清风。

我竭力忍着不去贪瞧师姐,只笑道︰「得见两位仙子,幸何如之,小可喜读道书,正有些难题,欲就便请教。」说着,一边揖让引座。

待两人盈盈落座,我假意问了些道法义理,张幼玉一一作答,双方意不在此,均泛泛而谈。

师姐似不喜作伪,略皱其眉,目光如刃,忽而插言道︰「贾公子目烁精华,体气周盈,若我拙眼不花,公子当是练气高手,这些粗浅的法理若尚未走通,何能至此?」

近听师姐熟悉的声音,问的又是自己,我鼻头一酸,险些要哭,咬牙暗忍,借着说话,转过头,细瞧她近在眼前的熟悉面孔,口中道︰「仙姑有所不知,小订……天资驽钝,却有些奇遇,有此微成,皆拜全真高道云真子之赐!」

张幼玉、师姐奇道︰「公子与云真子结有法缘?」

我近乎恶毒地道︰「是的,云真子对小可的深恩,小可终生难忘!」

张幼玉、师姐两人悄悄互视一眼,神色中似乎不能置信,张幼玉道︰「然则……」

或许她想说,棋室之争,云真子与我敌对的事吧。我微微一笑︰「云真子不计嫌隙,身怀异宝而不用,将青阳灵丹赠予本府七姨娘,七姨娘又将灵丹给了小可,小可因此得有微成,饮水思源,岂不要感念云真子的道心宽广,高风亮节?」

当下,半真半假的,将采练青阳丹,我由此而功力充盈等状说了一遍,字里话间,透着对云真子的不尽感激。

有朝一日,当全真教知道与他们作对的我,竟然是云真子给喂肥的,心里头定然会更加堵阔吧?我不无快意地想。

当然,我这么说还另有用意。变身为贾大公子后,我一直仔细掩藏自身功力,身具功法的事也只有东府与雀使、秃鹰几人知晓,且误以为乃张天师施受,贾府上下,还一无所知。借此机会,恰好霍氏也在一旁,将一身功力的由来推到青阳丹上,那么,往后我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一旦施展玄功,也就不会令人奇怪了。

果然,霍氏听了,大为惊异,而张幼玉、师姐两人,显然早知云真子赠丹一事,反倒不甚在意,只恭喜我能有此灵丹奇遇。未了,张幼玉似无意间问起︰「贾公子天运垂青,据说还曾得获真武教李元其道长赠予奇药?」

我早知她会有此一问,这也是我今日此来,知道她们定会见我的缘故。

「没有的事,」我矢口否认︰「小可与李元其道长素不相识,他怎会赠药给我?」

张幼玉脸色微变︰「贾公子与李道长当真不熟?」

「委实不熟,我那药丸,乃是五通派言老三给我的,他自其师祖地行尊处求来,据说地行尊却是从李道长手中取得。」

我满口大谎,将她们大大地耍了一通。她们面露恍然之色,反倒更相信了。

此说与连护法相异而同证,可说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我心中畅快,不由多瞧了师姐几眼,师姐不便发作,微愠的神情更添让人臆想翩翩的丽色。以往,我在青阳山也是常这么惹逗她,以赏其怒态之美。

霍氏坐在我身旁,后边伸手偷偷在我腰上拈了一下。

我骇然而惊,我的娘!她这小动作怎能瞒过张幼玉与师姐两人?一时只觉头面变大,肿头肿脑,讪讪然不安,张幼玉与师姐则游眸旁视,假作不知,几人神情都有些不大自在。霍氏何等机灵,立时知机,改焰腰为推了我身背一下,瞠笑道︰「筠儿,你瞒得娘好!得了许多宝贝,竟也不让娘知道!」

正说笑间,厅外跑来一个下人,说府外有人送来一封信,是给太乙派仙姑的。

张幼玉与师姐听了,皆大为惊讶。

霍氏道︰「这里有两位仙姑,却是给哪位的?」

下人道︰「递信那人,说是交给什么圣女,属下也不太明白。」

张幼玉愈岭惊疑,师姐淡淡道︰「给我瞧瞧。」接过书信,撕开瞧看。

我只盯着师姐,眼儿不眨一瞬。,半晌,师姐抖动手中信笺,冷笑道︰「天下竟有这等奇事!己张幼玉道︰「怎么?」

师姐将信笺递给张幼玉,道︰「你啾啾。」

张幼玉展开看了,面色渐变,连笑带气,道︰「这人准是个疯子!谁不知你自幼备选本门圣女,秘室静修多年,与外边从无往来?俗泛人却称你为师姐,又说你名叫什么『陈瑶』,岂不可笑?啰嗦一大堆青阳山事迹,说得煞有介事,神龙门弟子李丹?却没听说过此人。」

「等等,」霍氏一惊,问一旁的小荃道︰「前阵子府中走丢的小道士,叫什么姓名?」

小荃闪着大眼儿︰「是姓李,对了,好像就叫李丹!」

霍氏脸色一变,道︰「你快去将齐管家唤来!己齐管家来了,听几人一述也是大惊︰「哎呀,不错,那小道士是叫李丹,后来宗阳宫道士也说他来自神龙门!棋娘前一阵子找得他好苦!却原来……心泛小道士莫非是神智失常了?故而走丢,现今又做些疯疯癫癫的事儿?」

张幼玉面色奇异,道︰「竟真有此人,前阵子在贵府待过?」

师姐沈吟道︰「我想他应该并未走远,且常常潜入府中。」

两者都称她为「陈瑶」,师姐显然认定昨夜所遇,便是这个写信的「李丹」了,旁人却当她是泛泛推测之词,并未留意,霍氏问传信的下人︰「这信是谁交给你的?」

下人道︰「便是那卖针线的姚货郎,他往常挑担子常从府前走过的。」

几人猜疑不定,齐管家道︰「属下会尽快查明此事!」

估计他查也查不出什么。我从身后制住那货郎,赠金相托,又展露功法相胁,让他办这件事,他连我影子也没见着。

照我推想,如果昨夜师姐已找到渡劫石,她很快便会离府,若是没找到渡劫石,以她的身份也不会在贾府多待。

师姐如今功力奇高,没法将她暗暗劫走,她一回太乙门总坛,门深似海,要与师姐相见,想必更难。

我不愿失去在贾府与师姐难得的接触机会,昨夜,当她听到自己的名字「陈瑶」时,似乎有所触动,那么,我提供给她更多的往事细节,她会作何反应呢?︰书信是我亲笔手书,我那如被狂风吹到的歪斜字体,往日的师姐常拿来笑话的,印象自深。那花押下龙爪暗记,更是师姐自己手创。在青阳山时,总臆想将来行道江湖,神龙门不可无自己的暗记,兰心慧质的师姐便设计了这一鳞半爪见真龙、简拙而又有意趣的龙爪之记。

其他或易忘失,常人对自己亲创的物事却往往终生不忘。

见了这些,师姐是否能想起更多,并忆起我这个师弟呢?

若这些都不够,那么,我向霍锦儿请得符法,碾碎青阳残丹作汁,以它长期弥留的灵气供养符法所需灵力,而留下的这龙爪之记,将会时时出现在师姐的脑海中,无论醒时梦里,挥之不去,直到青阳丹汁灵气消逝。

——师姐,但愿你的记忆未被全然抹去,苍天可怜见,教你我有重逢之日!

将来的结果尚不能知,以目前看,师姐显然未被触动,但我一点不后悔今日此行此举。

至少,我确知师姐遭太乙派动了手脚,前事尽忘,而我,已在师姐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更在信中与她约了一月后相见,想必师姐事后若有触动,届时定会设法赴会。

不管太乙派将会如何阻扰此事,也无法挡住我寻回师姐的决心!在这一个月中,我定要弄清师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设法救醒师姐!

我身坐如钟,面露微笑,头顶却然旋着寒丝丝的凉气,心中激荡起炽烈战意……「大公子,该去换新服了!」
{:4_375:}{:4_375:}{:4_375:}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回覆
心之爱
的文章
感谢大大无私分享!

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