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今夜谁人陪你入睡7》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六)姐姐和妹妹

  十一点左右,看完日记以后,我一度特别地冲动,就象我前文和大家打的比喻,好象吃了一口油炸冰淇淋,咽下肚子后,才体会到那种又是火热又是冰冷的感觉。

  虽然我预料到这次小梅红杏出墙,必定能享受到种种婚姻生活内不可能给予的快乐和刺激,但是,这种快乐却完全是属于她与别人之间的,在这种淫妻行爲中,我连旁观的机会也没有,只能通过意淫与联想才可捕捉到一个轮廓,这又是我始料不及的了。

  我从衣柜里翻出几件小梅的内衣和内裤,有一条半透明的又薄又轻的银色小丝织内裤,让我一时热血翻腾。我把它放到脸上,反复地闻着。一股清新的洗衣粉香味,突然间令我格外地神往。

  带着小梅的体温和体味的内裤,浸透了淫水的内裤,脱到床角成爲皱巴巴的内裤,擦试完谢名和小梅爱液的内裤,和这一条内裤,本质上都是抽象的内裤,可以定义爲一件普通的遮盖小梅肉体最神秘部位的衣物而已。

  面对着这一条带着芳香的无比洁净的内裤,我徒劳地想像着网络那头的它的主人,就在此时此刻,把它所积心处滤、重点保护的圣洁肉体,一次又一次地交给了污浊与淫秽,阴毛上、下阴部位,小屁股上,甚至可能包括屁眼,正在遭受着痛快淋漓、酣畅无比的蹂躏,肉贴着肉,肉挤着肉,到处是斑斑点点的热乎乎的黄色精液和白色的浪水,它与我,只能面面相觑、徒唤耐何了。

  说不出是什麽样的一种想法,支配着我,我从冰箱拿出一袋子冰块,放在旁边,然后用那条内裤包着我的鸡巴,对着屏幕上小梅的日记,揉动着打起手枪。

  看了五分钟左右,我觉得龟头上传来一种特别酥麻的感觉,便赶紧拿出一块冰块,在阴茎上飞快地擦了一把。突然受到寒冷的刺激,它一下子老实了许多,然后我接着再打。

  打着手枪的同时,我一面想像着那头的情况,一面自言自语着:“小梅,感觉怎麽样?”

  “小梅,这下它是不是把你捅得够呛?”

  “小梅,你换着姿试吧,用老汉推车的姿式,行不行?”

  “对,这样最好,把你的小洞洞和屄毛都暴露出来。叫啊,求他插进去,狠狠地插进去。怎麽样,爽了吧,小母狗?泄了吗?”

  “是不是累得没力气了?就让他抱着你干吧,坐在他怀里,让他一面摸着你的乳头,一面亲着你,下面呢?还没插进去吗?别着急,对准了,对,这样就行了,插进去了吧?”

  “他是不是也到了?这会儿,他可能要射了,你,你和他搂得再紧点,对,阴部贴着他的肚子,别动,他是不是正顶在你的花心哪里?那根大鸡巴开始抖了起来,行,你也交了吧,对,亲着他,好,第一发炮弹打进去了吗?你是不是一泄如注了?射吧,射吧,爲他多射一些!”

  我沈浸在想像的同时,又清醒地意识到,我的想像和那边发生的事实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出入,小梅温热光滑的玉体,可以确定无疑地正在演出着一场越来越情浓和越来越不堪的肉戏。我越来越激动,如果没有冰块镇着,可能早已射了出来。

  整整过了一个小时,我估计着网络那头也已经掩旗息鼓了,才射了出来。

  当我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后,我突然想到,如果真的让我象贺国才那样,在一旁观淫,未必能获得这样的快乐。

  又过了两天,在一个深夜,小梅刚从美国回来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的小姨子,梅甯,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火急火燎地告诉我,我儿子小兵病了,高烧四十度,她和我的岳父母已经抱着孩子去儿研所看病了,让我和小梅速来。在去医院的路上,我试着给小梅打电话,她的手机关机了。

  到了医院以后,我的岳母已经守着孩子已经打了上点滴,孩子的姥爷正在交费。我感激地向梅甯道谢:“真得感谢你,刚从美国回来,就赶上这事,要是没有你,真会把老爷子老太太给累坏的。我这两天正想去看你。六年多了,还真的挺想念你的。”我用欢快的语气粉饰出一股正常的亲戚之谊。

  梅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还真的挺想念我?!给我打过电话了吗?回过信吗?你是谁?!我可记不得了。”然后她转过头去。

  我有些尴尬,静默片刻,老太太过来了,飞快地看了我和梅甯一眼,然后笑着对我道:“甯儿这六年变没变样?”

  “甯儿更漂亮了。”我由衷地夸道,说句实在话,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当初爲什麽选择了个性较强的梅雪,而放弃了较爲随和的但更漂亮的梅甯。

  老太太又问,“梅雪怎麽没来?这都一星期了,她怎麽也不来看看孩子?她是不是又出差了?”

  我连忙解释:“她去新加坡了,还要在国外待上两个星期才能回来呢。”

  “甯儿说小兵长得特别象你,她可喜欢他了,这两天,她天天逗孩子玩。”

  梅甯玉脸微红,忙打断她的话:“行了行了。许放,你现在怎麽这麽瘦?你现在工作还好吗?”

  “叫姐夫啊,甯儿。”

  梅甯尖利地看了她妈一眼:“我认识许放的时候,他还不是我姐夫,他甚至不是梅雪的朋友,我已经叫惯了,我就叫他许放。”

  “这孩子。”老太太说了几个字,也不好再说什麽了。

  “工作还算可以。打工呗,挣多挣少都是那点数。你呢?听说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再回去了?”

  “在美国混不下去了,想回来,凭个博士的头衔混个好点的工作,再找个老实点的、不那麽三心二意的对象,这辈子就这样打发了。”

  老太太听她这麽说,不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回脸看孩子了。

  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性格随和的人,未必事事都能放得开。

  “梅甯,你在美国,没遇到谈得来的人吗?”

  “谈得来?谈得来有用处吗?谈完音乐谈电影,谈完人生谈感情,谈得舌灿莲花,芳心可可,最后也未必会守住你。”梅甯终于直视着我,口气极淡,眼里却流露出无限的幽怨。

  老太太实在是忍不住了,回过头来压着火低声训斥梅甯:“当初,你爸爸就那麽几句话,说你姐一向不能吃亏,又从小没了妈,你就再让让她吧,偏你就那麽老实,说让就让了,我可不是没有提醒过你。你啊,谁都别怨,还是怨你自己吧。再说都过去那麽多年了,你姐夫的孩子都三岁了,你又提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有什麽意思?”

  “妈,我,我,我当初太小了,什麽都不懂,可梅雪也太霸道了!”梅甯肩膀一抽一抽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行了行了,你爸爸快回来了,你们就别再这样了。”

  过了十多分钟,小兵又醒了过来,哭着喊着要妈妈。我们使劲解数逗孩子,还是不管用,孩子就是要和妈妈说个话。

  “手机,我要手机,我要和妈妈说话。”小兵哭着伸手问我要手机。

  老太太问我:“孩子他妈住在什麽饭店你也不知道?要不你查查,能让他和妈妈说上几句话,他许就老实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到走廊外面,给谢名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一会,谢名先接了:“是谁?”

  “我是许放。”

  “……”

  “小梅在吗?”

  “小梅?她,她不在我这里。你爲什麽要问我!我是说,我哪儿知道啊!”

  谢名越描越黑,语气越来越慌乱。

  “孩子病了,你让她接个电话,孩子想和她说两句。我知道她在你那里。”

  最后一句话我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电话那头哑了。

  两分钟后,梅雪就和孩子通上话了。

  谁知一通上话,孩子非要见妈妈。梅雪可能是思子情切,再加上一夜浪情,听刚才的声音仿佛还在梦里,居然忘了我的提醒,答应他马上过来。

  小兵得意地把电话递给我:“爸爸撒谎,还说妈妈在新加坡呢,妈妈说了,十分钟就到。”

  梅甯正俯在小兵的身边,随手就把电话接了过来,只按了一个键,便惊奇地扬扬眉毛,扫了我一眼。

  老太太还问我:“她妈不是在新加坡吗?不是还有两个星期才回来?”

  我有些慌了:“她要过来?是,是这麽回事,”然后我又觉察到梅甯死盯着我的眼神,充满了不解,只好厚着脸皮撒谎圆场,“是这样的,她啊,其实,今天刚回来,但是现在正在忙一个大项目,还得有两个星期回不了家,天天加班到深夜,就睡在公司里了。我想,这麽晚了,她也很累,就没叫她过来。”

  十多分钟后,梅雪匆匆地赶到医院,在输液室,她看到梅甯后,一愣,笑逐顔开道:“这不是梅甯吗?我的亲亲好妹子回来了!”然后还一个劲怨她妈:“梅甯回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这些年我真想死甯儿了。妹妹,你好吗?”

  我忙在一边使眼色,她只溜我一眼,微微点点头。

  “还行吧。姐,看你的气色,你也挺好的。”

  没容她们再寒喧几句,孩子已经伸着手要她妈了。

  梅雪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和梅甯絮叨着:“这两年可没少给你写信,你呢,通共就回了那麽四五封的,只言片语的,照片也没寄一张来。……连许放是不是都忘了甯儿长得什麽样了?”然后她还含笑看我一眼。

  我恨恨地回视了梅雪一眼,梅甯接口道:“姐,你的小日子过得不错,你妹子挺爲你高兴的,”然后她轻轻地拍拍梅雪的肩膀,“听姐夫说,这些日子你刚去了趟美国,也不和你妹子打个招呼?我们一起坐飞机回来不更好?”

  “新加坡,是新加坡,”我连忙更正。

  梅雪没有答话,若有所思地看了梅甯两眼,然后扭头看孩子去了。

  梅甯突然间挨近我,片刻之后,她又俯身搂着梅雪的肩,姐妹俩仿佛同时关注起孩子来。

  打完点滴后,梅雪要带孩子回家,老太太说:“算了吧,你还这麽忙,哪有时间照顾他?再说他跟惯了我们。你们回家吧。”

  梅甯笑着问梅雪:“姐,你是回家,还是回公司啊?要不你忙你的,我陪陪姐夫?”

  梅雪搂着我的胳膊,点着梅甯的额头道:“死丫头,我当然是回家了。你是不是想到家里去,好好和你姐夫聊一聊这些年的别情?你倒是不怕你姐夫对你下手,可我还怕呢!”

  “这样吧,明天,我们聚一聚,我们请你吃饭,什麽地儿你挑。”我干咳了一声,说道。

  “我哪知道北京有什麽好馆子,许放,还是你选一个吧。”梅甯一面这麽说着,眼睛却毫不客气地回视着梅雪。

  我想了一下,道:“渔公渔婆,还不错,亚运村那一家,你打的时这麽和司机说就行了。明天晚上,7点,好不好?”

  梅雪拉着我的手,笑着央求道:“老公,你不会是不带我去吧?我不会碍事的。”

  梅甯笑道:“姐,晚上你不是要到公司去加班吗?你们公司多好!连空气清新剂都用名牌的男士古龙。你放心,明天晚上我是不会把许放给吃了的!”

  梅雪重重地拍了梅甯胸口一掌,奇道:“妹妹你真的变了!十七岁出国前,有个男生在边上,说话都口吃的,现在怎麽这麽没羞没臊的,是不是在美国没找到合适的,憋坏了?在北京,这事包在我身上,除了窝边草不能吃,你看上谁就是谁!”

  半响后,梅甯才说话,突然间带了点鼻音:“梅雪,你刚才那一下,下手真重,打到你妹妹的心了。”

  梅雪看了看我,我低下头,恨不得拔腿就跑。梅雪突然叹道:“行了,一切都过去了,相逢一笑抿恩仇吧。”

  梅甯微微一摇头,凄凄一笑,眉角却又轻轻一扬。那种令人难以忘怀的神采和英气,使我时隔六年之后,心海再次涌上一层温情的波浪。可是,23岁,梅甯,你对我来说太年轻太纯洁了啊!

  正好有出租车驶来,我连忙招呼停下。

  刚要分手,我突然想起手机还在梅甯那里,边问她要手机。

  梅甯却没有马上给,翻盖后又仔细地盯了一下屏幕,才还给我。

  梅雪手急眼快地抢了过来,翻盖也看了一下,芳容变色,傻傻地盯着梅甯。

  梅甯不再理梅雪,只是殷殷地看着我,低声道:“明天晚上,我想和你再聊聊,不去什麽渔公渔婆了,还是老地方。”

  我的天,老地方?!我的头嗡地一下子就大了。

  老地方,是我原以爲一段绝对要尘封一辈子的旧梦。老地方,青年湖公园,第一次感受月光的美好,第一次感受嘴唇的柔嫩,第一次感受乳头的坚挺。可是无论怎麽美好,那也已是过去的一页了,怎麽梅甯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一段呢?!

  六年的时间,应该能够忘记了,你还记得那麽清楚干什麽呢?你想来真的吗?这根本可能!

  “许放你先回家吧。我和梅甯再说会话。”梅雪拦住了梅甯,对我冷冷地说道。

  我这时反而不敢离开了,可又不知说什麽好。车走了。

  两分钟,也许是五分钟,沈默中,我轻轻地搂住了梅雪。梅雪不无同情地看着她妹妹,梅甯却只是死死地看着我。

  “梅甯,我和你姐已经结婚六年了,无论当初是什麽原因,一切都不可能再挽回了。如果你再这样,我和梅雪都不会再把你当成妹妹了。”我硬着心肠,慢慢地对梅甯说道。

  “一切当然不能挽回,但一切都可能改变。姐姐,我最后一次再叫你一声姐姐,你根本骗不了我,我是女人,女人的直觉超过了最精密的仪器,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情人?如果是的,请你把许放还给我。我依然深爱着他。”

  梅雪看着我,我真不知如何应对。梅雪无奈,只好点点头:“妹妹,你猜得没错。我是有一个情人,而且,我今晚,还刚刚和他做完爱,从他家里出来。但是,这一切,都是你姐夫同意的。或者说,是他鼓动的。”

  “这不可能。”梅甯睁大了眼,从我的表情中看出了答案,但她还是不敢相信。

  “你姐夫希望我和别人做爱,他也从中获得了很大的乐趣。而且,我和许放的感情,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们的感情反而更深了,他更在意我了。这是一种成人的色情游戏。你知道吗?”

  梅甯似乎明白了一些,手捂额头,痛苦地向梅雪摆了摆手:“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了。我原以爲只有美国有,真没想到在中国也有这样的事……”

  梅雪脱开了我的搂抱,走到梅甯身边,轻轻半拥着她:“妹妹,当初的事,确实是我不对,我不该借口你小,硬是把许放从你手里抢过来,这一点我永远也对不起你。不过,如果你还爱着许放,倒有一个弥补的方法:你可以加入进来,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你绝对不能破坏我的家庭。”

  梅甯似乎没反应过来,又好像根本不敢置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的,傻傻地看着我们,我更是如堕云里雾里,或醉中不知真切。梅雪还把我的手牵过来,又把梅甯的手也牵过来,放到我的手中。

  梅甯的小手光泽圆润,秀气细嫩,而且不象梅雪,留着长长的指甲,她的指甲也是修得很圆滑整齐。六年前,就是这只小手,曾娇羞地解开裤带,让我一探女性湿润的秘谷。

  突然间,我惊醒过来,一阵凉汗已经浸了脑门,我象触了电一样,连忙缩回手,看着她们姐妹俩,梅雪和梅甯也被我的突然举动惊醒。

  “不,不,不行,开什麽玩笑!”

  “看你,吓得跟惊弓之鸟惊猫之鼠那样,你和我们姐妹俩,哪个没有发生过肌肤之亲?装的吧?心里一定美得屁颠屁颠的。”梅雪调侃道。

  “姐姐,……”梅甯捶了下梅雪,娇羞地说不下去了,低下头去。

  “这样吧,今晚我还是回‘公司’,你和你姐夫,许放,到我家里去,好好叙叙别情吧。”

  梅甯愣愣地看着我张口结舌的样子,呆了一会,突然扑哧笑了一声,对梅雪道:“你看他,还是那副傻样子,结婚那麽多年,没学到你半点的精明……”

  梅雪也笑了,“是啊,姐妹俩都给了他,他还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妹妹,今晚上好好抻抻他,啊?”

  此时,夜已很深了,大街上空空荡荡的,梅雪终于把梅甯推动我的怀里,对我道:“走吧,回家吧,好好疼疼我妹妹。”

  温香软玉再怀,初恋的感觉终于从记忆的旧纸堆里翻了出来。我顺势搂住了梅甯。

  梅甯无比温柔地看了看我,摇摇头,轻声道:“算了吧。”

  听到这话,我又好难受,在她走的头两年,我经常在梦里与她约会在青年湖畔,桃花之下。内心深处,依然保留着她的倩影啊!

  梅甯的头垂得更低了,但说的话,却如一记重锤,让我和梅雪都大吃一惊:“今天就算了。姐姐,许放,和你们说实话吧,我在美国,已有一个未婚夫了。

  我和他的关系基本上定了,这次回国,原来也没指望和许放,和姐夫,能重温鸳梦。我的未婚夫是个华侨,叫林彼得,过两天也要来北京的。他和我说,他希望看到………我和初恋情人圆了梦后,然后和他结婚,我一直好奇怪的,现在才明白,他和姐夫,都是那麽一类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