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天 怒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中秋之夜,金陵城中一所大宅里灯火通明。这所大宅是当朝丞相丁伯年的祖

居。观此宅楼台亭阁交相辉映,好不气派。花园池塘中月影随波漂浮,池塘边的

小亭中有一石桌,桌上摆满了水果甜点,一壶水酒两只杯盏。

  桌旁坐着一对中年男女,男的约有三十五六岁,虎背熊腰,相貌堂堂,他正

是丁伯年之子九门提督丁成铭。他身边那位神态端庄,高贵雍容的女子正是他妻

子韩香凝。韩香凝容貌绝美、身材颀长,一对秀眉细长妩媚,眼若秋水,清丽明

媚。三十刚出头的年纪,恰是女性最有韵味风情之时。素白的绸缎长裙在微风中

轻摆,醉人的香气随之弥漫。

  “成铭!今天丫鬟雪儿将我赏赐给她的珠花卖了救济她父母。细打听才知道

乡里着了蝗灾!我们家能不能开几天粥场救济一下难民呀?”韩香凝剥了一只橘

子递给丁成铭。

  “家里一切由你做主!哎,现在是昏君当道,民不聊生呀!那昏君不顾人伦

杀了先皇逼走太子,自己当了皇帝就整天花天酒地。这几日,爹爲天下苍生正联

系太子共谋大计。我明天就要赶回京师助爹一臂之力。这些年来我总觉得对不起

你,让你一个人在家照顾年迈的老母,教育昊儿。苦了你了!”丁成铭轻拂韩香

凝被风吹乱的秀发。

  韩香凝依入丁成铭怀中,“成铭,快别这麽说。你担负着拯救苍生的重担,

我应该支持你的!再说有它陪着我呢!”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玉佩。这玉佩上刻着

四个大字‘百年同心’,“它是我们成亲时你给我的,只要看见它我就能感到你

的心是和我在一起的!”

  丁成铭眼含热泪将韩香凝抱紧,“对!天荒地老我们都在一起,就算老天爷

也休想将我们分开!”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没有一丝距离,他们的身影印在了水中月影的旁边,圆

圆的月影在微波上形成了一张笑脸。它在笑什麽?是爲他们的真心而开心,还是

嘲笑他们不知天高地厚!

  丁家的粥场开了好几天了,一碗碗白粥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人。

  这天韩香凝听见门外粥场有打闹声,就赶紧出门来看究竟,见有好几个衙役

围着一个破衣烂裳的少年。一家丁看见韩香凝出来了就上来禀报:“夫人,那小

子一人拿了两个碗,非要全盛满。您定的规矩是每人只能盛一碗,所以他就和维

持秩序的衙役们打了起来!”

  韩香凝见那些衙役们不是少年的对手,被打得鼻青脸肿。可是由于饑饿的原

因,少年渐渐体力不支,一失手被衙役们擒下。只听见少年对天高唤:“娘,儿

不孝。连一碗粥都不能给您吃!”

  韩香凝一听,连忙喊:“各位差役大哥,请先停一下!”说着来到那少年的

面前,“孩子,你爲什麽在这里胡闹?”

  那少年见这美妇就象庙里的菩萨,倍感亲切,“我娘病了,躺在破庙里。我

只是想给她老人家带一碗粥。”

  韩香凝对着管家说:“拿二十两银子去爲他娘治病!”

  那少年一听,跪在韩香凝面前,“丁夫人,我武威这条命就是您的了!我愿

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韩香凝将武威扶了起来,“孩子,我见你身手不错。应报效国家建功立业。

我写一封信给你。等你的娘病好了,你就去投奔我相公。”

  武威眼泪下来了,“一切听夫人的。”

  韩香凝转头对衙役的班头胡长清说:“你弟兄们都受伤了,请到我家帐房取

五十两银子治伤。”

  班头胡长清很感激,“丁夫人您真是好人!您以后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就请言语一声!”

  韩香凝笑着说:“那就先谢班头了!”说着又对家丁说:“继续放粥,不能

让乡亲们饿着呀!”

  时间流逝,半年过去了。有一日,一队人马将丁宅团团围住。

  家丁慌慌张张的禀报韩香凝:“夫人,老太爷联系太子的事情败露了!老太

爷被皇上砍了头,老爷沖出包围却被打下山崖,尸骨无存!现在官兵来捉拿丁家

的家眷了!”

  韩香凝一听,差点栽倒在地。片刻间,官兵沖进来了,将韩香凝和她儿子丁

昊以及卧病在床的老夫人丁柳氏捆了起来。爲首的将军说:“丁家勾结叛匪意图

谋反,奉皇上旨意缉拿丁家家眷,男的三日后处斩。女的发配边疆充作官妓。”

  丁昊虽然身材已经和大人无异,但他毕竟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哪里见过这

样的阵势,吓得他双腿发软,“娘救我,我不想死呀!”

  韩香凝喊道:“昊儿,记住你是丁家的子孙,要有骨气!要像男子汉一样,

挺起腰板!”

  丁昊虽然还是害怕,但他一向最听娘的话。他点点头,“娘我明白了!我是

男子汉!丁家没有胆小鬼!”

  韩香凝欣慰的点点头,“这才是我的好孩子!”

  阴雨连绵的江南路,十几个官兵押解着韩香凝和丁柳氏向前走着。

  “妈的,这是什麽路呀?走了半天居然没有一个村庄歇脚!这次可真是苦差

事。”爲首的军官在大发牢骚。

  一个贼眉鼠眼的兵丁靠了上来,“老大,这次是苦!那我们能不能找点乐子

呀?”

  军官问:“找什麽乐?”

  那兵丁眼睛描向韩香凝,“老大,我们弟兄从来就没见过这样的美女。不如

我们就尝尝鲜!”

  军官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韩香凝浑身已经被雨淋湿了,衣裳紧紧地裹在

身上,将凹凸有致的体形完美地体现出来。军官贼笑道:“还是你小子聪明!”

说着朝韩香凝走去。

  韩香凝见他不怀好意的走来,立马向后退。可却被其他官兵推来摸去趁机卡

油。韩香凝挣扎着,丁柳氏向官兵哀求着,反而更激起他们的兽性。

  正在此时,远处传了一声:“丁夫人,莫怕!我武威来救您。”话音刚落,

武威手持钢刀沖了过来。他是听说丁家有难才赶来的。

  军官怒吼:“小子你找死呀!兄弟们上。”

  武威就和十几个官兵战在一处。一次次被刀砍中,更激起武威的斗志。他心

里只想救下韩香凝,他的命是属于韩香凝的。

  满身全是血的武威就象杀神一般。官兵反而胆怯了,他们没想到这小子这麽

不要命,人一胆怯动作也慢了,顷刻间被武威砍了三四个,这更加使官兵恐慌。

一声声惨叫,一具具尸身倒地……最后只余军官和那贼眉鼠眼的兵丁,只见那兵

丁放弃武威,转头提刀向韩香凝沖去。武威见韩香凝有危险也顾不得军官,追了

过来。

  军官的刀从背后刺进了武威的心髒,武威用尽全身力气反手一刀砍下了军官

的人头。武威倒下了,但他告诉自己不能闭眼,他依然拿着刀向韩香凝爬去,他

要救韩香凝。

  贼眉鼠眼的兵丁笑了,仿佛胜利是属于他的。他慢慢走近武威,举起刀用力

向下刺去。当刀刺入武威身体的一刹那,武威的刀最后一次扬了起来。兵丁的双

腿都断了,武威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韩香凝沖了过来将武威抱着怀里叫唤着:“孩子,你醒醒!你不能死呀!”

武威直挺挺的躺着,再也不能动弹了……“孩子,我会好好照顾你娘的!”韩香

凝说着拣起武威的刀走向正抱着断腿惨叫的兵丁,一刀结果了他的狗命。

  山野中多了一座坟……一个男子汉的坟……

  泥泞的山路上,韩香凝背着丁柳氏颤颤巍巍地向前。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

就是要见儿子最后一面。但她毕竟是弱女子,脚下一滑,连同丁柳氏一起跌入山

沟中。韩香凝顾不了自己的疼痛,爬到丁柳氏面前,“婆婆,您怎样了?”

  “香凝,我不行了!你就将丢下我,自己走吧!”丁柳氏奄奄一息的说。

  “不行!我不能将您一人丢在这里!”韩香凝说着将丁柳氏翻在自己身上,

一下下向前爬着。

  “香凝,好媳妇!象这样是没办法见昊儿最后一面的!求你,放下我吧!”

丁柳氏哀求道。

  “不!丢下您,我做不到!”韩香凝坚定的向前爬着。

  “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丁柳氏忽然说道。

  “婆婆,儿媳一切听你的!”韩香凝还是向前爬着,她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她知道儿子在远处等着她呢。

  “你要想办法给丁家留下种,我们丁家不能绝后呀!”丁柳氏哭着。

  韩香凝坚毅的点点头。丁柳氏又说:“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一切重担都

由你一人背了,别怪我自私!”

  韩香凝的身上多了一种粘粘的红红的液体,那是血!丁柳氏的血!丁柳氏用

银簪插进了自己的太阳穴。

  “婆婆……”山野中充满了韩香凝悲痛的哭声。

  黄昏时分,班头胡长清正在城门口值勤。忽然听见一个弟兄叫道:“老大,

你快看!那是什麽?”胡长清顺着那衙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泥团正向城

门慢慢的移来。

  胡长清领着几个弟兄跑了过去。原来是个全身烂泥的女人艰难的爬着,她手

上全是伤口。

  胡长清仔细一看竟是韩香凝,不由一惊!“你们回岗位去吧,她是我一个熟

人!”胡长清将衙役们支走。因爲韩香凝是个钦命犯人,胡长清不能让别人知道

她的身份。

  韩香凝被胡长清搀扶到了僻静地方。‘扑通’,韩香凝跪在胡长清的面前,

“班头,求您想想办法让我见我儿子最后一面吧!我儿子明天就要行刑了……”

说着又哭得象泪人一般。

  这使得胡长清非常爲难,“丁夫人,我一直敬重你们丁家,也很敬重你!我

也很想帮你,可是如果被发现我可是要掉脑袋的!”

  韩香凝的头一下下重叩在地上,“我不会连累您的,求求您帮帮我吧!”

  胡长清歎了口气搀扶起韩香凝,“哎……丁夫人快请起!我答应你,你随我

走吧!”

  “胡班头,能不能让我找个人一起去呢?”韩香凝想找个女子,安排丁昊爲

丁家留一个血脉。

  胡长清摇摇头,“不行!现在守牢门的是京师来的兵,再过半炷香时间天黑

后牢门就要关了,到时连我都进不去!”

  韩香凝焦急的问:“那我怎样才能见我儿子呢?”

  胡长清道:“现在兵荒马乱的,真正的罪犯一个不抓,牢里只有贵公子一个

人。天黑后,我一个人在牢里值班到天亮。我想让你穿上我的制服混进去,天亮

出来!但我提醒你,你不能让你儿子明天混出来,你在里面顶替。那样我全家老

小就都没命了!”

  韩香凝坚定的说:“我不会害恩公的!”

  胡长清点点头,“我相信丁夫人的爲人!快走,牢门要关了!”

  就这样韩香凝混进了大牢。牢里真是空蕩蕩的,只有一间牢房有灯光。韩香

凝知道那就是儿子的牢房。她迫不及待的沖了过去,只见儿子丁昊在里面哭着,

“娘,你在哪里呀,我不想死!我好想再见你呀!”

  听到这里韩香凝泪如雨下,“孩子别怕,娘在这里!”

  丁昊看清了韩香凝,更是泣不成声。他膝行到门口,“娘,我知道你会来救

我的!我好想你呀!”

  韩香凝赶忙打开牢门沖了进去将丁昊抱在怀里,“儿呀,娘也好想你呀!”

  韩香凝捧起儿子那张憔悴的脸,心都碎了,“孩子!娘对不起你,让你受苦

了!”

  丁昊摇摇头哭着:“娘,一切都是天意!老天爷要绝我们丁家呀!”

  “不,丁家不能绝!”韩香凝眼睛中透出坚毅。

  丁昊一听兴奋起来,“娘你有办法救我出去?”

  犹豫半天,韩香凝还是摇摇头,“胡班头是个好人,他帮我们很多了。我们

不能害他!”

  丁昊绝望了,他瘫坐在地上,“爷爷死了,爹死了,明天我也要死了。我们

丁家真要绝后了!”

  韩香凝好象在做了艰难抉择后说:“我们留下你的种,让丁家后继有人。”

  丁昊苦笑道:“这里又没有女人,我怎麽留种呀!”

  “我……是……女人!”这句话艰难的从韩香凝嘴里挤了出来。

  丁昊愣了半天才明白娘的意思,“不,不,不……不行!你是我娘!”丁昊

站起身撕心裂肺的叫囔着。

  韩香凝也顾不了丁昊的感受了,含泪掀起衣角,褪去裤子,平躺在草铺上,

“来吧!孩子你不能做丁家的罪人呀!”就这样,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世间最神圣

的禁地完全展现在丁昊眼前,茂密乌黑的阴毛有修长洁白的玉腿与之相互映衬,

小丘与深谷相连。

  如此美景当前,丁昊却闭上了眼睛,他无法亵渎他心中完美的圣洁。

  “我不能这麽做!娘,我不能对不起您,我们丁家不能对不起您!”丁昊哭

喊着。

  韩香凝坐了起来,重重的一记耳光煽在丁昊的脸上,“畜生,你想让我们丁

家绝后吗?丁家三代一脉单传,难道要断在你手上吗?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丁昊捂着脸,这是他记忆中娘第一次打他。他最近的变故使他已经成爲大人

了!他懂这记耳光,真正打疼的不是他而是娘!“天呀,我们丁家做错什麽了,

你爲什麽这样对待我们!”丁昊仰头对着牢顶狂喊!

  韩香凝心在流血,但婆婆的遗托和丁家的存亡使她伸出了手。她解开了儿子

的腰带,将牢裤拉到底。丁昊的肉棒使她一怔,她没有想到十四岁的孩子竟然有

着比相公大一倍的肉棒。

  韩香凝的动作使丁昊绝望,他痛恨自己死前还害娘牺牲了清白。他哭泣着…

娘的话象泰山压得他不能动弹。

  韩香凝握住肉棒擡头安慰丁昊,“孩子,一会儿就没事了!”说着张开嘴唇

将那半硬的肉棒含了进去用嘴唇夹住,然后头部开始前后运动套弄起肉棒来。温

暖潮湿的感觉,使丁昊的肉棒不自觉的坚硬起来,他感到娘的舌尖不时会在他的

龟头上舔一下……

  丁昊心跳开始急促了,因爲他领略到了娘的风骚。他的心开始变化了,一种

变态的思维主宰了他,“我都要死了,爲什麽不能好好尝尝女人的滋味?做个真

正的男人!”所以他用打量女人的眼光去扫描娘。

  清纯美豔的容貌,成熟性感的身材……每一样都吸引着丁昊,这种吸引是致

命的。丁昊已经沈湎于娘的美,一种霸占的欲望使他忘记了一切,他不禁感慨:

“此生足亦!”

  韩香凝听到这一句,心象针刺一般。她没想到儿子会对自己说出这样轻薄的

话。但她忍住了,现在不能浇灭儿子的欲火,这火正是她期盼的。她离开丁昊,

再次平躺在草铺上,分开双腿闭紧双眼,“来吧!”

  此时丁昊已经迫不及待,他将娘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肉棒对準玉

门关。正当他要插入时,突然听见韩香凝叫道:“等一等!”只见韩香凝从怀中

掏出了那玉佩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心口,“来吧!”

  丁昊这才猛一用力,整根肉棒插进了桃花源中。韩香凝感到仿佛有一利器插

入了她的心里,眼泪流淌着说:“成铭我对不起你,成铭……”她凝视着玉佩。

  见到此景丁昊心里莫名的升起醋意,他无法接受在他身下的女人想着另外的

男人,哪怕是他爹都不行。他开始用快速粗暴的抽插报複韩香凝那种无视他存在

的态度。

  渐渐的韩香凝在儿子肉棒的沖击下感到了快感。她毕竟是个成熟的女人,和

丈夫半年的分居使她不自觉的对性爱充满了渴望。渐渐地韩香凝发出销魂的呻吟

声。这声音让丁昊知道自己获得个初步胜利。他忽然停止了抽插……

  快乐突然的停止使韩香凝很诧异。她娇喘着睁开眼睛发现儿子正捧着自己的

右腿抚摸着,亲吻着,舔着……另外一种快感袭上心头。她把持不住自己了,一

只手隔着衣服抚摸起玉峰来。她陶醉了……忽然她发现她另外一座玉峰被一只大

手霸占了,那是丁昊的手。

  韩香凝正要训斥时肉棒又开始行动了。突然间强烈的快感,使韩香凝迷离,

她甚至抓住儿子的手,带它伸进衣服里。玉峰感受到了那只手的略微粗糙,但这

样更能激起她的欲望。玉峰象山一样坚挺,象西瓜一样硕大,象丝绸一样柔滑。

如此种种让丁昊想一睹庐山真面目,他开始撕扯着娘的衣服。现在的韩香凝已经

完全沈浸在肉体的快感中,她积极配合着……玉佩也静躺在草中!

  韩香凝一丝不挂了。丁昊俯下身子嘴凑到玉峰上时吸时舔。韩香凝双手紧抱

着儿子的脖子生怕失去快感。她真恨儿子这麽厉害,害得她将淫浪的一面淋漓尽

致的展现出来。

  “没想到,娘在我怀里这麽风骚有味!我死而无憾了!”丁昊的欢鸣使韩香

凝更加无地自容。

  “昊儿,求你快点结束吧……”韩香凝哀求道。她刚说完丁昊的嘴就紧紧的

沾在她的嘴唇上,她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丁昊的舌头贪婪的在她口中探询着吮

吸着……韩香凝尽力的将丁昊推开,“不行,我们不能接吻!你就给娘留点自尊

吧!”

  受挫折的丁昊,更加疯狂的抽插。一波波的快感使韩香凝快要崩溃,她感到

自己象仙子飘浮在云端,又象一只发情母狗毫无顾忌的享受着快乐。她浪叫了:

“啊……继续用力!你真行,再过一会儿,娘就要被你征服了……好爽!”

  丁昊感到了统治的快乐,“记住我的一切吧!我不再仅仅是你的儿子!我还

是给你一夜快乐的男人!”

  韩香凝已经登上的快乐极点,“我会将一切都忘了,只记住你肉棒在我桃花

源中的感觉!”空蕩的牢房里春色无边,一切伦理道德好象都被牢房外的大锁,

锁在了外面……

  一股岩浆喷击了花心……韩香凝抱住正要离开的儿子,她不想儿子这麽快抽

出肉棒。同时她主动送上了香唇……一对母子,不,现在他们已经忘记了他们是

母子。一对男女粘在一起,吮吸着对方的舌头,抚摸着对方的肌肤……

  忽然,韩香凝感到身下有一件硬物。她想起了那玉佩,她拼命推开丁昊,拣

起玉佩,失声痛哭。

   丁昊给她披了件衣服,跪在她面前说:“一切都结束了,儿子要离开娘了,

请娘以后多保重!”

  这句话才让韩香凝想起儿子就要行刑了。她抱住儿子,母子痛哭起来……

  当韩香凝无力的走在大街时,发现市民正到处逃窜。这时胡长清迎了上来,

“丁夫人,听说你的夫君丁大人没有死,他联合了太子带兵已经攻打下金陵城门

了!”

  “真的?”韩香凝一阵狂喜。正说着,一队人马赶来过来。头前骑马的将军

正是丁成铭。

  “相公!”韩香凝拼命向丁成铭跑去……夫妻两人终于又紧紧抱在了一起。

韩香凝向丁成铭述说除昨夜一夜孽缘的所有事情。

  丁成铭含泪说:“苦了夫人呀!等救了儿子后,我将马不停蹄的攻打京师,

爲爹报仇!等我回来,我们夫妻再也不离开了!”韩香凝点着头,她庆幸老天爷

跟丁家开的玩笑终于结束了。

  丁成铭夫妻俩来到牢房。丁昊自由后的兴奋只是保持了一刹那,他心里愧对

父亲,因爲他已经占有过父亲的女人。他无顔面对娘,因爲他知道昨夜的粗暴留

下的伤痕永远刻在娘的心里。

  他真想死!也许他真被砍了头,才是最佳的选择!

  韩香凝看透了丁昊的心,也许现在她们母子的心更能沟通。她上前搂住了丁

昊,“孩子,一切的错都是大人的!你要坚强,就当这几日做了一场梦吧!现在

一切都过去了,你依然还是你爹和我的好孩子!”

  丁昊自然明白娘的意思,他也庆幸一切罪孽都过去了,父母又回到了他的身

边,顿时,母子二人又哭在了一起。

  旁边的丁成铭没有听出他们话中的意思,说:“好了,你们先回家吧,我要

去京师取狗皇帝的人头了!”说着转身离开了。

  一个月过去了,韩香凝竭力的用母爱让丁昊忘记了不该发生的一切。丁昊又

象其他孩子一样,快乐的念书玩耍了。

  这天,韩香凝正教丁昊念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丁昊不觉感慨:“桃花源

真是好地方!良田美池,往来种作。人间仙境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毕竟韩香凝曾经有过桃花源被儿子侵占过的经曆,她

红着脸说:“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桃花源,那就是各人理想中的生存环境。不

属于你的,就永远强求不来!你懂吗?”

  丁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正在此时家丁来报丁成铭当上了护国元帅,已经到了大门口了。

  韩香凝赶忙领着丁昊出门迎接。由于跑得太快,韩香凝一阵头晕昏倒在地。

丁成铭慌忙请来大夫。大夫一诊断对着丁成铭说:“恭喜元帅,夫人有喜了!”

  丁成铭犹如晴天霹雳,他们夫妻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在一起了!

  “这孩子是谁的?”丁成铭粗暴的问着刚苏醒的韩香凝。

  韩香凝看看躲在角落里的丁昊后,对丁成铭说:“成铭,是我对不起你!”

  丁成铭重重给了她一耳光,“滚,给我滚!我再不想见到你这个淫妇!”

  此时丁昊忍不住了,他想说出事实真相,可却被韩香凝眼神制止了,她不想

让世人知道丁家发生了乱伦。那样会毁了丁家,毁了成铭,毁了丁昊。她知道现

在一切罪孽由她一人承担是最好的结局!

  “成铭你以后要好好的生活。昊儿你要听你爹的话,娘走了!”说着韩香凝

跑出了门。

  此时天上电闪雷鸣,好象天在发怒……开始下暴雨了。

  “娘,你别走!”

  丁昊想追出去却被丁成铭拉住教训道:“你娘不要脸,你没有这样的娘!”

  “不!不!我娘是好人!她怕我们丁家要绝后,所以才忍辱在牢里留下了我

的种。那孩子是我的!知道吗?那孩子是我的!”丁昊说着挣脱了丁成铭沖入雨

中。

  丁成铭呆住了,他不敢相信事实。一声巨雷,只听丁昊的惨叫。

  家丁喊:“老爷,少爷被雷劈死了!”丁成铭还是呆在那里……

  风雨中韩香凝跑到了江边,她不知跑了多远。她现在已经没有活的动力了。

  韩香凝慢慢的解开衣服,她觉得这些都不属于她。那完美的胴体和那微微隆

起孕育生命的小腹,开始直接经受暴雨的洗礼。忽然她在地上的衣裳里寻找着什

麽,对,就是那玉佩。找到了,可惜碎了!她还是紧紧的握在手中!手已经被碎

片划破了,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她还是紧紧的握着。她希望它能陪着她。她向

水中央走去,一步……两步……三步……

  雨停了,暴雨就是没前兆的来,无声的走。天地间又恢複了平静……月亮露

出了脸,印在韩香凝消失的那片江面,依然象是笑脸对着世人……
中秋之夜,金陵城中一所大宅里灯火通明。这所大宅是当朝丞相丁伯年的祖

居。观此宅楼台亭阁交相辉映,好不气派。花园池塘中月影随波漂浮,池塘边的

小亭中有一石桌,桌上摆满了水果甜点,一壶水酒两只杯盏。

  桌旁坐着一对中年男女,男的约有三十五六岁,虎背熊腰,相貌堂堂,他正

是丁伯年之子九门提督丁成铭。他身边那位神态端庄,高贵雍容的女子正是他妻

子韩香凝。韩香凝容貌绝美、身材颀长,一对秀眉细长妩媚,眼若秋水,清丽明

媚。三十刚出头的年纪,恰是女性最有韵味风情之时。素白的绸缎长裙在微风中

轻摆,醉人的香气随之弥漫。

  “成铭!今天丫鬟雪儿将我赏赐给她的珠花卖了救济她父母。细打听才知道

乡里着了蝗灾!我们家能不能开几天粥场救济一下难民呀?”韩香凝剥了一只橘

子递给丁成铭。

  “家里一切由你做主!哎,现在是昏君当道,民不聊生呀!那昏君不顾人伦

杀了先皇逼走太子,自己当了皇帝就整天花天酒地。这几日,爹爲天下苍生正联

系太子共谋大计。我明天就要赶回京师助爹一臂之力。这些年来我总觉得对不起

你,让你一个人在家照顾年迈的老母,教育昊儿。苦了你了!”丁成铭轻拂韩香

凝被风吹乱的秀发。

  韩香凝依入丁成铭怀中,“成铭,快别这麽说。你担负着拯救苍生的重担,

我应该支持你的!再说有它陪着我呢!”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玉佩。这玉佩上刻着

四个大字‘百年同心’,“它是我们成亲时你给我的,只要看见它我就能感到你

的心是和我在一起的!”

  丁成铭眼含热泪将韩香凝抱紧,“对!天荒地老我们都在一起,就算老天爷

也休想将我们分开!”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没有一丝距离,他们的身影印在了水中月影的旁边,圆

圆的月影在微波上形成了一张笑脸。它在笑什麽?是爲他们的真心而开心,还是

嘲笑他们不知天高地厚!

  丁家的粥场开了好几天了,一碗碗白粥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人。

  这天韩香凝听见门外粥场有打闹声,就赶紧出门来看究竟,见有好几个衙役

围着一个破衣烂裳的少年。一家丁看见韩香凝出来了就上来禀报:“夫人,那小

子一人拿了两个碗,非要全盛满。您定的规矩是每人只能盛一碗,所以他就和维

持秩序的衙役们打了起来!”

  韩香凝见那些衙役们不是少年的对手,被打得鼻青脸肿。可是由于饑饿的原

因,少年渐渐体力不支,一失手被衙役们擒下。只听见少年对天高唤:“娘,儿

不孝。连一碗粥都不能给您吃!”

  韩香凝一听,连忙喊:“各位差役大哥,请先停一下!”说着来到那少年的

面前,“孩子,你爲什麽在这里胡闹?”

  那少年见这美妇就象庙里的菩萨,倍感亲切,“我娘病了,躺在破庙里。我

只是想给她老人家带一碗粥。”

  韩香凝对着管家说:“拿二十两银子去爲他娘治病!”

  那少年一听,跪在韩香凝面前,“丁夫人,我武威这条命就是您的了!我愿

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韩香凝将武威扶了起来,“孩子,我见你身手不错。应报效国家建功立业。

我写一封信给你。等你的娘病好了,你就去投奔我相公。”

  武威眼泪下来了,“一切听夫人的。”

  韩香凝转头对衙役的班头胡长清说:“你弟兄们都受伤了,请到我家帐房取

五十两银子治伤。”

  班头胡长清很感激,“丁夫人您真是好人!您以后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就请言语一声!”

  韩香凝笑着说:“那就先谢班头了!”说着又对家丁说:“继续放粥,不能

让乡亲们饿着呀!”

  时间流逝,半年过去了。有一日,一队人马将丁宅团团围住。

  家丁慌慌张张的禀报韩香凝:“夫人,老太爷联系太子的事情败露了!老太

爷被皇上砍了头,老爷沖出包围却被打下山崖,尸骨无存!现在官兵来捉拿丁家

的家眷了!”

  韩香凝一听,差点栽倒在地。片刻间,官兵沖进来了,将韩香凝和她儿子丁

昊以及卧病在床的老夫人丁柳氏捆了起来。爲首的将军说:“丁家勾结叛匪意图

谋反,奉皇上旨意缉拿丁家家眷,男的三日后处斩。女的发配边疆充作官妓。”

  丁昊虽然身材已经和大人无异,但他毕竟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哪里见过这

样的阵势,吓得他双腿发软,“娘救我,我不想死呀!”

  韩香凝喊道:“昊儿,记住你是丁家的子孙,要有骨气!要像男子汉一样,

挺起腰板!”

  丁昊虽然还是害怕,但他一向最听娘的话。他点点头,“娘我明白了!我是

男子汉!丁家没有胆小鬼!”

  韩香凝欣慰的点点头,“这才是我的好孩子!”

  阴雨连绵的江南路,十几个官兵押解着韩香凝和丁柳氏向前走着。

  “妈的,这是什麽路呀?走了半天居然没有一个村庄歇脚!这次可真是苦差

事。”爲首的军官在大发牢骚。

  一个贼眉鼠眼的兵丁靠了上来,“老大,这次是苦!那我们能不能找点乐子

呀?”

  军官问:“找什麽乐?”

  那兵丁眼睛描向韩香凝,“老大,我们弟兄从来就没见过这样的美女。不如

我们就尝尝鲜!”

  军官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韩香凝浑身已经被雨淋湿了,衣裳紧紧地裹在

身上,将凹凸有致的体形完美地体现出来。军官贼笑道:“还是你小子聪明!”

说着朝韩香凝走去。

  韩香凝见他不怀好意的走来,立马向后退。可却被其他官兵推来摸去趁机卡

油。韩香凝挣扎着,丁柳氏向官兵哀求着,反而更激起他们的兽性。

  正在此时,远处传了一声:“丁夫人,莫怕!我武威来救您。”话音刚落,

武威手持钢刀沖了过来。他是听说丁家有难才赶来的。

  军官怒吼:“小子你找死呀!兄弟们上。”

  武威就和十几个官兵战在一处。一次次被刀砍中,更激起武威的斗志。他心

里只想救下韩香凝,他的命是属于韩香凝的。

  满身全是血的武威就象杀神一般。官兵反而胆怯了,他们没想到这小子这麽

不要命,人一胆怯动作也慢了,顷刻间被武威砍了三四个,这更加使官兵恐慌。

一声声惨叫,一具具尸身倒地……最后只余军官和那贼眉鼠眼的兵丁,只见那兵

丁放弃武威,转头提刀向韩香凝沖去。武威见韩香凝有危险也顾不得军官,追了

过来。

  军官的刀从背后刺进了武威的心髒,武威用尽全身力气反手一刀砍下了军官

的人头。武威倒下了,但他告诉自己不能闭眼,他依然拿着刀向韩香凝爬去,他

要救韩香凝。

  贼眉鼠眼的兵丁笑了,仿佛胜利是属于他的。他慢慢走近武威,举起刀用力

向下刺去。当刀刺入武威身体的一刹那,武威的刀最后一次扬了起来。兵丁的双

腿都断了,武威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韩香凝沖了过来将武威抱着怀里叫唤着:“孩子,你醒醒!你不能死呀!”

武威直挺挺的躺着,再也不能动弹了……“孩子,我会好好照顾你娘的!”韩香

凝说着拣起武威的刀走向正抱着断腿惨叫的兵丁,一刀结果了他的狗命。

  山野中多了一座坟……一个男子汉的坟……

  泥泞的山路上,韩香凝背着丁柳氏颤颤巍巍地向前。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

就是要见儿子最后一面。但她毕竟是弱女子,脚下一滑,连同丁柳氏一起跌入山

沟中。韩香凝顾不了自己的疼痛,爬到丁柳氏面前,“婆婆,您怎样了?”

  “香凝,我不行了!你就将丢下我,自己走吧!”丁柳氏奄奄一息的说。

  “不行!我不能将您一人丢在这里!”韩香凝说着将丁柳氏翻在自己身上,

一下下向前爬着。

  “香凝,好媳妇!象这样是没办法见昊儿最后一面的!求你,放下我吧!”

丁柳氏哀求道。

  “不!丢下您,我做不到!”韩香凝坚定的向前爬着。

  “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丁柳氏忽然说道。

  “婆婆,儿媳一切听你的!”韩香凝还是向前爬着,她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她知道儿子在远处等着她呢。

  “你要想办法给丁家留下种,我们丁家不能绝后呀!”丁柳氏哭着。

  韩香凝坚毅的点点头。丁柳氏又说:“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一切重担都

由你一人背了,别怪我自私!”

  韩香凝的身上多了一种粘粘的红红的液体,那是血!丁柳氏的血!丁柳氏用

银簪插进了自己的太阳穴。

  “婆婆……”山野中充满了韩香凝悲痛的哭声。

  黄昏时分,班头胡长清正在城门口值勤。忽然听见一个弟兄叫道:“老大,

你快看!那是什麽?”胡长清顺着那衙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泥团正向城

门慢慢的移来。

  胡长清领着几个弟兄跑了过去。原来是个全身烂泥的女人艰难的爬着,她手

上全是伤口。

  胡长清仔细一看竟是韩香凝,不由一惊!“你们回岗位去吧,她是我一个熟

人!”胡长清将衙役们支走。因爲韩香凝是个钦命犯人,胡长清不能让别人知道

她的身份。

  韩香凝被胡长清搀扶到了僻静地方。‘扑通’,韩香凝跪在胡长清的面前,

“班头,求您想想办法让我见我儿子最后一面吧!我儿子明天就要行刑了……”

说着又哭得象泪人一般。

  这使得胡长清非常爲难,“丁夫人,我一直敬重你们丁家,也很敬重你!我

也很想帮你,可是如果被发现我可是要掉脑袋的!”

  韩香凝的头一下下重叩在地上,“我不会连累您的,求求您帮帮我吧!”

  胡长清歎了口气搀扶起韩香凝,“哎……丁夫人快请起!我答应你,你随我

走吧!”

  “胡班头,能不能让我找个人一起去呢?”韩香凝想找个女子,安排丁昊爲

丁家留一个血脉。

  胡长清摇摇头,“不行!现在守牢门的是京师来的兵,再过半炷香时间天黑

后牢门就要关了,到时连我都进不去!”

  韩香凝焦急的问:“那我怎样才能见我儿子呢?”

  胡长清道:“现在兵荒马乱的,真正的罪犯一个不抓,牢里只有贵公子一个

人。天黑后,我一个人在牢里值班到天亮。我想让你穿上我的制服混进去,天亮

出来!但我提醒你,你不能让你儿子明天混出来,你在里面顶替。那样我全家老

小就都没命了!”

  韩香凝坚定的说:“我不会害恩公的!”

  胡长清点点头,“我相信丁夫人的爲人!快走,牢门要关了!”

  就这样韩香凝混进了大牢。牢里真是空蕩蕩的,只有一间牢房有灯光。韩香

凝知道那就是儿子的牢房。她迫不及待的沖了过去,只见儿子丁昊在里面哭着,

“娘,你在哪里呀,我不想死!我好想再见你呀!”

  听到这里韩香凝泪如雨下,“孩子别怕,娘在这里!”

  丁昊看清了韩香凝,更是泣不成声。他膝行到门口,“娘,我知道你会来救

我的!我好想你呀!”

  韩香凝赶忙打开牢门沖了进去将丁昊抱在怀里,“儿呀,娘也好想你呀!”

  韩香凝捧起儿子那张憔悴的脸,心都碎了,“孩子!娘对不起你,让你受苦

了!”

  丁昊摇摇头哭着:“娘,一切都是天意!老天爷要绝我们丁家呀!”

  “不,丁家不能绝!”韩香凝眼睛中透出坚毅。

  丁昊一听兴奋起来,“娘你有办法救我出去?”

  犹豫半天,韩香凝还是摇摇头,“胡班头是个好人,他帮我们很多了。我们

不能害他!”

  丁昊绝望了,他瘫坐在地上,“爷爷死了,爹死了,明天我也要死了。我们

丁家真要绝后了!”

  韩香凝好象在做了艰难抉择后说:“我们留下你的种,让丁家后继有人。”

  丁昊苦笑道:“这里又没有女人,我怎麽留种呀!”

  “我……是……女人!”这句话艰难的从韩香凝嘴里挤了出来。

  丁昊愣了半天才明白娘的意思,“不,不,不……不行!你是我娘!”丁昊

站起身撕心裂肺的叫囔着。

  韩香凝也顾不了丁昊的感受了,含泪掀起衣角,褪去裤子,平躺在草铺上,

“来吧!孩子你不能做丁家的罪人呀!”就这样,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世间最神圣

的禁地完全展现在丁昊眼前,茂密乌黑的阴毛有修长洁白的玉腿与之相互映衬,

小丘与深谷相连。

  如此美景当前,丁昊却闭上了眼睛,他无法亵渎他心中完美的圣洁。

  “我不能这麽做!娘,我不能对不起您,我们丁家不能对不起您!”丁昊哭

喊着。

  韩香凝坐了起来,重重的一记耳光煽在丁昊的脸上,“畜生,你想让我们丁

家绝后吗?丁家三代一脉单传,难道要断在你手上吗?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丁昊捂着脸,这是他记忆中娘第一次打他。他最近的变故使他已经成爲大人

了!他懂这记耳光,真正打疼的不是他而是娘!“天呀,我们丁家做错什麽了,

你爲什麽这样对待我们!”丁昊仰头对着牢顶狂喊!

  韩香凝心在流血,但婆婆的遗托和丁家的存亡使她伸出了手。她解开了儿子

的腰带,将牢裤拉到底。丁昊的肉棒使她一怔,她没有想到十四岁的孩子竟然有

着比相公大一倍的肉棒。

  韩香凝的动作使丁昊绝望,他痛恨自己死前还害娘牺牲了清白。他哭泣着…

娘的话象泰山压得他不能动弹。

  韩香凝握住肉棒擡头安慰丁昊,“孩子,一会儿就没事了!”说着张开嘴唇

将那半硬的肉棒含了进去用嘴唇夹住,然后头部开始前后运动套弄起肉棒来。温

暖潮湿的感觉,使丁昊的肉棒不自觉的坚硬起来,他感到娘的舌尖不时会在他的

龟头上舔一下……

  丁昊心跳开始急促了,因爲他领略到了娘的风骚。他的心开始变化了,一种

变态的思维主宰了他,“我都要死了,爲什麽不能好好尝尝女人的滋味?做个真

正的男人!”所以他用打量女人的眼光去扫描娘。

  清纯美豔的容貌,成熟性感的身材……每一样都吸引着丁昊,这种吸引是致

命的。丁昊已经沈湎于娘的美,一种霸占的欲望使他忘记了一切,他不禁感慨:

“此生足亦!”

  韩香凝听到这一句,心象针刺一般。她没想到儿子会对自己说出这样轻薄的

话。但她忍住了,现在不能浇灭儿子的欲火,这火正是她期盼的。她离开丁昊,

再次平躺在草铺上,分开双腿闭紧双眼,“来吧!”

  此时丁昊已经迫不及待,他将娘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肉棒对準玉

门关。正当他要插入时,突然听见韩香凝叫道:“等一等!”只见韩香凝从怀中

掏出了那玉佩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心口,“来吧!”

  丁昊这才猛一用力,整根肉棒插进了桃花源中。韩香凝感到仿佛有一利器插

入了她的心里,眼泪流淌着说:“成铭我对不起你,成铭……”她凝视着玉佩。

  见到此景丁昊心里莫名的升起醋意,他无法接受在他身下的女人想着另外的

男人,哪怕是他爹都不行。他开始用快速粗暴的抽插报複韩香凝那种无视他存在

的态度。

  渐渐的韩香凝在儿子肉棒的沖击下感到了快感。她毕竟是个成熟的女人,和

丈夫半年的分居使她不自觉的对性爱充满了渴望。渐渐地韩香凝发出销魂的呻吟

声。这声音让丁昊知道自己获得个初步胜利。他忽然停止了抽插……

  快乐突然的停止使韩香凝很诧异。她娇喘着睁开眼睛发现儿子正捧着自己的

右腿抚摸着,亲吻着,舔着……另外一种快感袭上心头。她把持不住自己了,一

只手隔着衣服抚摸起玉峰来。她陶醉了……忽然她发现她另外一座玉峰被一只大

手霸占了,那是丁昊的手。

  韩香凝正要训斥时肉棒又开始行动了。突然间强烈的快感,使韩香凝迷离,

她甚至抓住儿子的手,带它伸进衣服里。玉峰感受到了那只手的略微粗糙,但这

样更能激起她的欲望。玉峰象山一样坚挺,象西瓜一样硕大,象丝绸一样柔滑。

如此种种让丁昊想一睹庐山真面目,他开始撕扯着娘的衣服。现在的韩香凝已经

完全沈浸在肉体的快感中,她积极配合着……玉佩也静躺在草中!

  韩香凝一丝不挂了。丁昊俯下身子嘴凑到玉峰上时吸时舔。韩香凝双手紧抱

着儿子的脖子生怕失去快感。她真恨儿子这麽厉害,害得她将淫浪的一面淋漓尽

致的展现出来。

  “没想到,娘在我怀里这麽风骚有味!我死而无憾了!”丁昊的欢鸣使韩香

凝更加无地自容。

  “昊儿,求你快点结束吧……”韩香凝哀求道。她刚说完丁昊的嘴就紧紧的

沾在她的嘴唇上,她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丁昊的舌头贪婪的在她口中探询着吮

吸着……韩香凝尽力的将丁昊推开,“不行,我们不能接吻!你就给娘留点自尊

吧!”

  受挫折的丁昊,更加疯狂的抽插。一波波的快感使韩香凝快要崩溃,她感到

自己象仙子飘浮在云端,又象一只发情母狗毫无顾忌的享受着快乐。她浪叫了:

“啊……继续用力!你真行,再过一会儿,娘就要被你征服了……好爽!”

  丁昊感到了统治的快乐,“记住我的一切吧!我不再仅仅是你的儿子!我还

是给你一夜快乐的男人!”

  韩香凝已经登上的快乐极点,“我会将一切都忘了,只记住你肉棒在我桃花

源中的感觉!”空蕩的牢房里春色无边,一切伦理道德好象都被牢房外的大锁,

锁在了外面……

  一股岩浆喷击了花心……韩香凝抱住正要离开的儿子,她不想儿子这麽快抽

出肉棒。同时她主动送上了香唇……一对母子,不,现在他们已经忘记了他们是

母子。一对男女粘在一起,吮吸着对方的舌头,抚摸着对方的肌肤……

  忽然,韩香凝感到身下有一件硬物。她想起了那玉佩,她拼命推开丁昊,拣

起玉佩,失声痛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