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贪吃的孩子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对性爱充满着渴望和疯狂……他就像贪吃的孩子。

我是个习惯早起的人,这一点,我像伯纳德而不是玛西亚。玛西亚当然知道这一点,因此,她早就吩咐过家里的佣人,要为我准备早餐,而她自己是从来都不吃早餐的,每天早晨,她仅仅只是喝一杯咖啡,然后不必过太久就到了午餐时间了。

但今天似乎有点特别,我下楼来到餐厅,刚刚坐下不久时,玛西亚也走了进来,我们互道早安,然后,她便在我的身边坐下来。

我不记得上一次与母亲共进早餐是什么时候了,那似乎是一件极其遥远的事情。这次来纽约,母亲很可能是刻安排了这样一次机会,她知道,我明天就要离开她返校了。或许,她意识到自己有些怠慢我了,所以才想以这种方式对我进行补偿?我心中感到非常的温馨,是真的,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我与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实在是太少,我非常珍惜。

「你真的不打算多住几天吗?」母亲问道。

「我明天就回去。」我说。

「与你的朋友相处得不是太好?」

「事实上正好相反。」

「你们上床了?」

「我觉得他的兴趣并不在此。」

我并不是说假话,因为我确实有那种感觉,尽管他后来吻了我的唇,而且还说过带有强烈暗示的话,但我并没有把握他是否真的对此有浓厚的兴趣。同时我也想,如果他的兴趣真的不大的话,即使真的性交,那也一定是非常无趣的。与其最后觉得失望,不如什么都不发生。

当然,我也不会否认,正因为他显得像个孩子似地害羞,正因为他不像其他男人一样直接了当,才对我更有吸引力。我越发的想了解他,想知道他昨天晚上是否有那样的要求,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令他止步不前。

玛西亚对我的回答有些惊讶,她认真看了看我,然后问道︰「是对你没有兴趣,还是他对女人根本就没有兴趣?」

我与玛西亚开玩笑说︰「如果你对这件事有兴趣的话,下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会帮你问一问。」

事实上,这一整天都非常平静,平静得令我有点不能相信。昨天晚上告别西尔维斯特.杰弗里之后,我认为他会第二次在早晨给我打一个问安电话。实际上并没有那样的电话,即使是后来那个长长的白天,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想,他一定是将我忘了,我给他所留下的印象,并非如我想像的那般深刻,当然也就没有他留给我的印象那样深刻。

或许玛西亚早餐时的惊讶是对的,西尔维斯特.杰弗里对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所有的一切,只不过一种纯社交的来往,包括他有关奶油蛋糕之类的话。而最后的吻别,也很可能只是他的一时冲动,并不代表他对我有着特别的兴趣,我也同时想到,问题可能正出在最后那一吻上面,因为那是一次作常典型的突然袭击,我非常的惊讶,加上血压的突然上升导致的头晕目眩,使得我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反应,因此,我相信他一定认为我显得非常笨拙,甚至认定我没有任何经验。我知道,有些男人对没有经验的女人不存在兴趣。

事情真是那样吗?我有些怀疑。我想,即使不能有件爱,但应该不会影响成为一个朋友,那样或许更好一些。既然是朋友,他当然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打个电话来问候一声。

电话是我独自吃晚餐的时候来的,我开玩笑说︰「我还以为你回去了。」

他在电话中解释说他没有太多时间,所以他不会在电话中解释一切。他说他现在有一种饥饿感,很想吃蛋糕。他希望能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见到我。

我想,他已经十分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事实上,他正是这样做的,非常谨慎,他暗示我他将会对我干些什么,同时又给我选择的机会︰如果我同意,便答应在晚上九点钟去他下榻的酒店,如果不同意的话,我就可以在电话中拒绝他,这正是他打这一通电话的目的。

为什么不同意呢?我想,这几天来,我实在是太闷了,如果能有一个充实的晚上,我一定会非常高兴。因此,我告诉他,我会将蛋糕烤得更可口一些。

像前一天那样,我提前到达了酒店,坐在大堂里等他。后来我才知道,他在九点之前就回到了酒店,并且在房间里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直到九点差几分钟时,他才走出房间,到楼下来看我是否已经到了。

前一次的经验告诉我,他是一个十分守时的人,所以,我一直都注意着酒店的大门日,我认为他会从那里向我走来。我甚至很想看到他向我走来时的表情,我想,那时候最能说明他的真实心态,我需要判断他对我的兴趣是否真实,以及是否如我所想像般强烈,如果我发现我的想像完全错了,我想我会设法阻止今晚可能发生的事情。

然而,他从另一面接近了我。

这样的见面真是太特别,他似乎总不愿意我有通过特别角度观察他的机会,也因为使得我对他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

见面的情形象昨天一样,他首先叫我,然后与我拥抱,并且亲吻我的额头。我的所有心理准备部针对他来自门口,发现他已经非常突然地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有些措手不及。我想,那时我一定显得有点笨拙,甚至是有点可笑,我甚至不太清楚当时作出了一些什么反应。

一切都似乎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带着我进入电梯,他主动挽起我的腰。跟昨天不同的是,电梯门关上时,里面没有人。我想,这对于他来说正是好机会,如果他的心情非常迫切的话,应该不会放过这一机会。我甚至为此心跳加速,我想他或许会趁别人进来之前紧紧搂住我,并且亲吻我。因为随时都担心会有别的人进来,或者是吻得太忘情没有注意到电梯停在某一个楼层,那种紧张心理会使得这个吻更加的述人。

然而,他并没有那样做,他像个正人君子,与我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甚至能感觉到他保持着高度的警觉,似乎担心有什么人随时都会冲进来,将照相机对准我们似的。这让我感到一丝失望,我不喜欢这种过于谨慎甚至带点多疑症的男人,这种男人太冷静,很可能还缺乏足够的热情。我能指望与这样的男人做爱会有特别的收获吗?

我觉得男人永远都是充满着渴望和疯狂,而且,我也认为我会更加喜欢那种类型的男人,我不喜欢有人将性爱这种事变成一种电脑程度,这样做才是对的,而那样做一定是错了。更不喜欢像进入某一幢大厦似的,最初,你必须从严格规定的某一扇门进入,然后又进入某一幢电梯,到达什么走道,再见到某一扇门并且将它打开。

看上去,西尔维斯特.杰弗里似乎正是那样一个按部就班的人,他将将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得极富规律、有条不紊,并且索然寡味。我甚至想向他告别,想告诉他我是一个没有多少理性的人,尤其是做爱的时候,就更没有任何理性能左右我。我喜欢自由,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以及按照自己喜爱的方式做爱。

但是,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没有那样做,也许,他的循规蹈矩背后,还有着一种什么神秘的东西在吸引着我,我很想了解一下这样一个男人,很想知道他们在按照那种严格规律的方式生活时,真的感受到了快乐吗?抑或他们对快乐的要求并不高?

很快我就发现,我全错了,他绝对不是那种元趣的男人,就在他关上房间门的那一瞬间,我原本像前一次那样,准备独自向起居室走去,因为我已经不再期望任何热情的场面出现。可是,他却非常突然地抓住了我,并且用力地将我拉向他。我因为缺乏心理准备,因此倒向他,并且惊叫了一声、但我的叫声还没有结束,他便已经紧紧地抱住了我,并且将他的唇压在了我的唇上,使得我那惊叫的尾音被堵住,一股气流不得不改变路线,从鼻孔中溜出来。

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他绝对不是一个缺乏热情的人,他的吻虽然不是太强烈,却十分有魅力,就像他的人一样,儒雅而且带着一种神秘感。正如我明天晚上所感受到的一样,他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在发现一种可口的食物之后,他吃得非常的认真而且投入。

他非常小心地吻着我嘴唇的外侧,似乎是仔细地要将每一个微小的区域都不漏过,短促而且频繁地小幅度移动。我们一面吻着,一面走到了起居室中。

他的房间正在播放一种十分优雅的音乐,我想,那或许是一种古典音乐,因为听上去十人的轻柔而且优雅,彷佛是一条潺潺的小溪,在舒缓地流淌。不,那不是水流,而是一种情绪,一种缓慢流淌的情绪,这种情绪会慢慢地渗人一个人的心中,让她心中的激情缓慢增加。

西尔维斯特.杰弗里紧紧地抱着我,踏着音乐的节拍,在房间里走着舞步。虽然我感受到了自己的迫切,但因为房间中缓慢的音乐节奏以及氤氲的灯光造成了一种与我的心情完全不同的氛氛,我不得不对自己的激情进行相应的调节。很快,我就知道我已经踏对了节奏,并且开始进行另一种体验。

在当时,我绝对无法判断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只是感觉到了它的不同。直到此事过去很长时间之后,我才慢慢意识到,这应该就是饱含感情的性爱与纯粹的性爱之间的区别。人们在享受纯粹性爱的时候,最初阶段便是调情,让彼此的欲火燃烧到最热烈的时候,便开始交媾,并且从中体验那种类似于夫妻般的痛快和释放的乐趣。但是,饱含感情的性爱则完全不一样,最初并非纯粹的情欲燃烧,而是爱情的缓缓流淌,一直到两入的身体以及灵魂全都被这汨汨流出的爱情之河淹没,调情阶段便自然地完成了。由此带来的性兴奋,会比任何一次纯粹的性爱游戏更加的强烈和难忘。

我们缓慢地踏着舞步,四目相对,彼此都能感受到那里蓄满的温情。

他吻着我,并且动手脱着我的衣物,每脱下一件,他便随手扔向旁边的沙发上,这一过程自然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经历,那时,彼此被强烈的欲火烧得不可自持,脱衣服成了一件累赘而且可笑的事,尤其是那些男人们,他们在干着这件事的时候,显得十分的笨拙,因此往往令我觉得想大笑出来。可现在的感觉竟是那样的不同,我觉得西尔维斯特.杰弗里在做这件事时,其动作比起那种特种舞厅里的脱衣舞女们所做的更富于节奏和动感,也更加的迷人。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自然了,就像我们踏着音乐的节奏跳舞一样优雅自然。

我的上衣被他脱下了,丰满的胸脯裸露在他的面前。我注意到他在看着我的胸脯,于是也低下头去,发现我的乳房似乎从未有过的饱满,乳头向上翘着,弯成一个弧度,彷佛有点迫不及待想一睹他的风姿似的,昂首挺胸向他行注目礼,并且随着我踏动舞步的节奏,轻轻地跳动。

「这个奶油蛋糕与你以前吃过的是否有些不同?」我有点调皮地问道。

「在这方面,我没有多少经验。」他说。

我觉得这话很可笑。的确如此,这话如果出自一个十五岁的小伙子,我当然会相信,但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而且是一个功成名就非常有魅力的男人,这样的男人随时随地都可能成为女人们主动追逐的目标。可是他却告诉我,他在这方面没有多少经验,这实在有些过于地谨慎了。

「你不必担心我会吃醋。」我说,「我倒是希望你更有经验一些。事实上,我认为你的经验非同一般。」

「我没有骗你,事实上正是如此。到目前为止,我只接触过一个女人,他就是我的妻子。」

「所以你才会看上去显得有些胆怯?」

「是的,我承认有那么一点。可是你实在太有诱惑力了,我有些难以自持。甚至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会有如此的艳福。」

「刚才在电梯中,我还以为你并不迫切。」我说。

「电梯中?」他似乎有些吃惊他说道︰「你是说在电梯中吗?你是否注意到所有酒店的电梯都安有摄像机?」

天啦!我竟将这件事给忘掉了,如果当时我们真在电梯中接吻的话,这件事将会在以后酿成何种麻烦,那根本就不可预料。我当时竟以为他是一个缺乏情趣的人,现在才知道,我完全误会他了。

我慢慢替他脱去了他的衣服,于是,我们彼此完全地赤裸了,我们深情地抱在一起,仍然没有停止踏着舞步。我们一遍又一遍亲吻,将自己的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中,缓缓地搅动,我能感觉到有一种非常特殊的物质,正从对方的口腔中溢出,刺激着我。同时,我想他也一样正享受着同样的刺激。

我们挨得是那样近,我的乳房紧紧地顶着他的胸部,而他的尘根更加坚硬地顶着的我腹部,我能感觉到它在一下又一下颤抖。

一切真是太奇妙了,我们没有任何热烈的动作,但是,我感到自己的欲火却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强烈。有那么一刻,我曾试图抱着他的臀部,想借助双手的力量,将他的阴茎塞进自己的身体,以满足那正在四处蔓延的欲望。但那根本就无法办到,因为我们还在踏着舞步,而且,他比我要高出很多,他的那个部位,此时在我的肚脐以上,紧紧地顶着我,似乎有一处十分神秘的力量,正通过我的肌肤,或者是身体中一种我无法捉摸的通道,进入我的身体进入我的灵魂,将一种浓烈的爱情之火,输送到我的生命体验之中。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不能自持,于是抱起我,轻轻地放倒在地毯上,分开我的双腿,然后在我面前跪下来,挺起他的神物,轻轻地向我挺进。他十分的轻柔,真是难以想像,那样轻柔的动作,竟然能给我一种十分深刻的享受。

后来我才知道,他可能是担心自己动作粗鲁,可能会伤害我。

他所说真的不错,他对女人没有多少经验,不知道女人在充满了爱液以后,进入是非常容易的。

他的轻柔所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带给我的刺激也实在是太强烈,我无法自持了,不得不自己采取适当的行动,我紧紧地抱住他,开始快速地拱动着自己的臀部去迎接他。有一段时间,他的缓慢和我的强烈运动无法保持和谐,因此出现了一些节奏上的错乱。

西尔维斯特.杰弗里是一个悟性极高的男人,他很快就明白我所需要的是什么,于是,他加快了自己的节奏,并且越来越快,简直就是一场疾风暴雨,迅猛而且疯狂。我简直无法形容他的速度以及力量,我似乎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上抛着,快速地上升然后又快速地落下。

「你太棒啦。」我们躺在地毯上,喘息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对他说。

「是的,」他说,「连我自己都大吃一惊,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的棒,我想,这一切全部因为你的缘故。」

「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对此感到吃惊。

他伸出自己的手,挽过我的颈部,让我的头搁在他的肩上,而他的另一只手则轻轻揉动着我的乳头。我感觉到乳头上有一点痒痒的感觉、但那种感觉非常美妙,与做爱时的疯狂,又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我想我告诉过你,我已经结婚了。」他说,「但是,我并不认为那是一桩幸福的婚姻,至少,我从来都没有体验过刚才我们在一起时所体验到的感觉。」

这句话实在是太令我吃惊了,他是一个已婚男人,而且,凭着我的感觉,他有些极为丰富的床上经验,可是他却告诉我,他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性爱的满足,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的几十年人生,岂不是太不值了?

西尔维斯特.杰弗里告诉我,他的妻子出身名门,在中学和大学,他们是同学。而且,他们也的确是因为互相吸引并且相爱,然后才走进教堂的。虽然外界一直都传言说这桩婚姻其实是一桩经济婚姻,两个人的结合,使得两家的实力更加的雄厚,但他知道不是,那只不过是一些无聊的人们进行的一些同样无聊的猜测而已,他们绝对是因为爱情才走到一起的。

但是,婚姻生活并非像他当初想像的那样,在感情上,他说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对于性生活,他总感到差点什么。可是,他因为没有别的比较,因此根本不知道所差的到底是什么,时间稍长以后,他便以为所有人的性交过程,全都一样的,他之所以感到不满足,那是因为受了那些文学作品以及电影电视的影响,其实,那完全是一种想像,根本就不存在的。

他说,因为婚姻生活并没有给他带来特别美好的体验,因此,他也根本不想跟其他任何女人有任何瓜葛,因为他不想经历又一次失望。但现在,他突然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并且相信,人和人是真的不一样。

关于他的夫人,当时他说得并不是太清楚,不过后来接触多了,了解也多起来,加上我本就是学心理学的,进行了一番心理分析之后,我便想到了个问题,因为他的夫人幼年的时候,曾经受过伤,估计身体的某个重要部位受了创伤却一直没有恢复。所以,在生理上,她其实并没有多少性要求,但心理上这种要求却是存在的。因为生理上的抵制,所以,每次性交的时候,她可能会出现一种生理障碍,无法进行正常的生理分泌,所以,她的阴道又干又涩,正常性交的时候,性器的抽动,会造成两人的疼痛。这种疼痛又进一步抑制了彼此的心理欲求。时间久了以后,这种愿望便受到了心理的压制,更加难以默契了。

虽然美国人并不像那些性观念保守国家一般,认为妻子满足丈夫的性要求是一种义务,但美国人都知道,性的维系,是婚姻关系中一种极其重要的因素。为了维护他们的婚姻,她不得不勉强应付西尔维斯特.杰弗里,心理上的障碍更加严重。日积月累,他们之间的性事,就更加没有任何快乐可言。

最初,西尔维斯特.杰弗里说他没有接触过其他女人,我完全都不相信,因为那听起来更像是一个禁欲者的生活。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他从来都不曾体验到性爱的快乐,反而成了一种摆脱不掉的苦役。

这一发现,实在是太令我吃惊了,看上去,他是一个如此成功的人,但如果没有深入地了解,谁又能知道他是一个如此不幸的人呢?我想,如果是我,拿成功以及享受性爱快乐这两件事让我选择,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何况,就算他离婚另娶,对于他目前在政界取得的成就,不一定会产生太大的影响,经济实力上的影响当然会有一些,但那又算得了什么?难道金钱真的会比幸福更重要?

我不清楚是否所有的女人都有着一种非常特殊的爱心和同情心,至少我是这样。当我知道西尔维斯特.杰弗里的闰中秘密之后,对他的遭遇,我非常同情。我想,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富有的证对一个贫病交加者的同情一样。

我想,我或许能够帮他,至少,我可以尽可能地让他体验到性爱的快乐。

事情到了这种程度,我当然不可能意识到,我和西尔维斯特.杰弗里之间的关系,由纯粹的性爱开始,但到了这时,就很难说再仅仅只是性爱的成份了。不知不觉间,事情已经出现了非常微妙的变化,爱情已经在我的心中悄悄地滋长,如果说有人认为我后来违背了游戏规则的话,我也无法否认,这个世界,实在有着太多不可测的因素,如果这些因素注定要被一个人碰到的话,那么,只能说这一切全都是上帝的安排,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根本不可能有力量抗拒。

现在,我一直都在想着一些事情的因果循环,当初,假如我不是与西尔维斯特.杰弗里有了那层关系的话,在以后的五年时间里,我会不会遇到一个令自己心爱的男人,并且准备与他一生一世过下去呢?假如真的有那样一个人,而且,我又下定了决心要与他结婚的话,那么,后来的事情会是怎样的呢?

还有,假如我至今仍然与西尔维斯特.杰弗里再交往下去呢?他像当初对我许诺的一样,跟他的妻子离婚,然后与我结婚,那么,我还可能与克林顿产生那种关系吗?

当然,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假设的。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