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一次换妻的尝试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我们参加换妻游戏是在网上预约的,我丈夫虽然早就蠢蠢欲动,但由于我的犹疑和反对,始终没有成行。最后还是网友“chuchu001”和“心情心”鼓励我去参加,他们说,女人一生不应该只与一个男人有性关系,只要你不反感,就应该去尝试一下其他男人带给你的性交感受。我认为有道理,勉强同意了。

那是一对年轻漂亮而又真诚的夫妇。

见到他们——陈先生和陈太太,是在天津的一家川味饭馆,我们约好到了天津后一切都听他们安排。得知我们喜辛辣,他们很精心地请我们吃麻辣火锅。

看见他们招手,我们面对面的坐下去,开始只谈谈天气,谈天津与北京的气候差异。后来男人们的话题转到两岸关系上,我和陈太太则不太自然,比较沉默。

我不敢看陈先生,我觉得表情会泄露自己的失望,一时间我像是从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意念的下坠感使我的思想清晰起来。

我的直感告诉我,我们更适合做朋友,而不适合做性伙伴。

吃完饭一起去唱歌,大家都轻松地忘记了自己原本是要做什么。丈夫很开心,喝着啤酒,唱着记忆里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恋爱的季节。他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挽着我,嘴里唱着“最爱是你……”,迷离的眼神让我感动。

后来他和陈太太很亲昵地对唱,他们都畅快淋漓。我则不同,在昏暗的灯光下,找不出一点点感觉,听到的情歌也只是一种美妙的音符。

也许大家都不知道此刻该做什么或者不该做什么,就这样坦然地打发着时间。

大约十一点半,我们一起坐出租车去他们家里。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室内简洁温馨。我从客厅穿过去,外面有一个大大的阳台,夜风很温良,我拥挤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松。陈先生也走上阳台挨着我站着,说了几句话,无非是我很漂亮,身材好,一见到我就很喜欢之类的话,还用手挽住我的腰。我突然变得紧张,找个借口转身回到房间看电视去了。

坐了一会儿,我提出去洗澡,丈夫给我取来睡裙。我一再叮咛他,我不想穿这件太暴露的粉红色睡裙,至少第一天不想。但他说他喜欢这件,他认为这件睡裙最有女人味,最能突出我的女性美。其实我知道他是为了在外人面前显示一下自己老婆的风采,满足一点作男人的虚荣心罢了。

当我洗完澡出来时,看到自己露出的半个胸,隐约可见的乳晕和私处,还有半裸的大腿,我满脸绯红,双手掩着,赶忙坐在丈夫旁边。

大家都轮着洗澡,其余的人都比较沉默,那时有个台在播《射雕英雄传》。灯光很明亮,彼此不可能有一丝丝暇想,我们都本分地坐在客厅看电视,几乎不说一句话,一直到凌晨一点多。

最后,还是女主人打破了沉静,她拿来一沓安全套,关掉电视,调暗了客厅的灯光,拧开音响,大家终于心照不宣的笑了。

陈太太很漂亮,眉目清秀,原本披肩发被盘在头上,穿的也很暴露,身体凹凸有致,玲珑窈窕,超短的白色睡裙,越发衬出她娇媚袭人。

丈夫一定很高兴,我却有些勉强。陈先生与网上看到的不太一样,连毛胡子没有刮,有点土匪气的样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可是灯暗了,视觉上的压力小了很多,音响在轻柔地播放着浪漫的小提琴曲。

我们开始营造一种嗳昧,大家挤坐在一张大沙发里,肌肤相互挨着,可以方便彼此有一些小动作。

陈先生搂住我,让我靠在他的肩上,右手从我的胸部慢慢伸进睡裙握住我的乳房。我没有拒绝,任他轻揉,这时情景控制了一切。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头向上仰望,他顺势吻了我的脖子,一种异样的激情油然而生,我轻轻一笑,我想我的笑一定很性感传情,因为我的下面湿了。

我看见丈夫很规矩地坐着,我突然觉得这样很对不起陈太太,就用胳膊提醒了一下他。那时的我是轻松的,也许是身体短暂的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宽容与接纳。

丈夫触摸了一下陈太太的脸,她立刻抓住丈夫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丈夫俯下身吻她,她很快回应,闭上眼睛迎接着他,丈夫的手顺着她的大腿伸了进去……
后来,我们分别进了两个房间,我和陈先生进了一间装修豪华的大卧房,他立刻不由分说地褪去我的睡裙,赤裸裸的把我拥倒在床上,他压在我身上,喘着粗气吻我。

我不想和他贴得太紧,撑起了他,又怕他尴尬,便轻抚他的胸部。他拉住我的手顺着他的腹部向下摸,我摇了摇头,缩回了手。

他没有勉强我,反而很专心地抚摸我的全身、吸吮我的乳房、舔弄我的阴部。我知道他不会口交,但我还是不断地挺起臀部去配合他。

渐渐地我的情绪开始放松,下面越来越湿,胸部也有了明显的起伏。他看到我的反应,停了下来,就在我的两腿之间,把我的双腿抬起,分在他的左右。

我知道他要进入我的身体了,不由地紧闭双眼等待着第一次“吃禁果”。

果然,我的阴部被来回蹭了几下,一个不属于我丈夫的,但却一样坚挺的东西猛的由外向里地撑开了我,冲进了我的圣地。

“啊……”我有些冲动,轻轻地叫了一声,的确很充实、刺激、享受、恍如梦幻一般。性,又一次给了我震撼,我此时只想溶化在这销魂的一刻。

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正在我上面,与我的身体交织相融、在我体内出出进进的陈先生,心里竟然颤抖了一下,感觉开始变得陌生。

我历来对陌生的东西有恐惧感,我努力用新鲜感去代替它……大概是习惯不同或者其它原因,虽然他动作的时间足够长,但我所梦幻的快感并没有和他如约而至。他射精时我还没有尽兴,感到有些郁闷。

他也有点沮丧,迟迟不肯从我的身体里拔出来,于是我对他说:挺好的。

在整个过程中,陈先生有点分心,也许一直惦念着他的太太,或者怕她会突然进来。我的头偏向一边,一面承接着他的抽送,一面理解地笑着。

陈太太过来看我们了,见到我们刚刚结束时陈先生压在上面,还插在我身体里的样子,只一眼,又跑了出去,出去以后她就哭了。这使我想到了自己,我知道他们也做完了,可奇怪的是我没有一滴眼泪,甚至找不出悲伤的影子。

后来我和丈夫还有陈先生都去安慰她。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泪使这个游戏中感情的成分加重。我觉得真实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沉醉于肉体上的快乐,那会使我们觉得悲哀,甚至我们会开始怀疑自己对待爱情的态度。

女人总是有些敏感,我很爱怜她,就像爱怜我自己。

于是我让丈夫抱着她,那个我熟悉的温暖的怀抱,其实这一刻我也很需要它,只是我没有说出来。我从后面搂住丈夫,头贴在他的背上,感觉他背部的温度,我不忍离开。

我们就这样彼此拥着,很长时间陈太太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我和她都认为,虽然在这个游戏中男人得到的快乐多于女人,但既然我们已经开始了,又何必溢于言表呢?我表现得很友好,她含着泪水的笑也很迷人。

分别冲完澡,我们又重新坐回到客厅,大家商量着晚上怎么睡。其实在洗澡时我就对丈夫明确说了,我不想整个晚上都和陈先生在一起。这是真的,当时我并没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着别的女人过一整夜,我只是从我自身愿望出发而强烈要求的。

他们在讨论时都在尽量遮掩自己的态度。当然,明确地表达出来肯定会或多或少地伤害到我脆弱的灵魂。

我笑着说:“我实在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睡。”

如果开着灯,大家会看到我坦诚的、丝毫不加掩饰的微笑。他们其实并不赞同我,因此他们还在讨论。

“你们决定,我随便。”他们三个人都这样说,也许他们都期待一种新的睡眠感觉。我突然有一种悲哀,情绪很低落,但又很执拗。

“还是和自己人睡吧,要不然真的不习惯。”我坚持,他们只好同意了,因为我的理由冠冕堂皇。

我和丈夫进到房间,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我怒火中烧,充分表现出我的自私、任性、缺乏理智和蛮不讲理。我责怪丈夫不顾及我的感受,责怪他不疼惜我,责怪他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责怪他的种种不是。我刁钻古怪的问题,诘问得他有口难辩,我打他,掐他,拧他,我让他发誓说“爱我”……我背过身去,双手抱肩,头发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泪流满面,鼻息沉重不堪,我觉得性欲的发泻一旦主宰了人性,能使一切都变得脆弱。

我悲伤、恐惧、孤独、无助。

我想到任何一个值得我怀念的男人和鼓励我来换妻的网友:我想到小张,就非常想在凌晨三点钟发短信告诉他,想到他纯洁到单调的情感,我知道他会说“世界还是纯净些好”,我就怀念以往纯净的生活。那时随便任何一个向我表示过关心的人,都可能成为我倾诉的对象,我的眼泪已经打湿了鬓角的头发。

这时,陈先生推门进来了,对丈夫说:我们换一下睡吧。我一听非常非常不高兴,背对着他们没说一句话。我的鼻息声让他觉出了异样,于是他问我丈夫怎么了?丈夫说哭了,他问为什么?丈夫说大概不适应吧,撒娇呢!于是他说那你们睡吧。

陈先生走了,我故作平静地说:“失望了吧?陈太太那么漂亮迷人,搂着睡一夜多好啊!要不你过去,我一个人睡挺好,我不会生气的,真的。”

丈夫憨笑,他用力抱我,我挣脱,他就使劲抱,我再挣脱,他再抱。终于,我很委屈地钻进他的怀里,数说着他种种的不是,并且哭得一塌糊涂。

他哄了我一阵,便开始吻我,从嘴唇、肩膀、乳房、腹部、阴部,慢慢地回到耳垂,那是我最敏感的地带,我全身一震,欲望异常猛烈地涌动起来。我回吻他,脸上还挂着泪珠。我伸手托起那个刚刚还进入过陈太太身体的“家伙”,狠狠地捏了一把。他也在我的阴部抚弄,我破涕而笑。随后我把那“家伙”含到嘴里吸吮起来,勃起后,我分开腿,摆出了姿势。

我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丈夫已经插到了我的尽头。我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纠缠住他的臀部,使他尽可能深的留在我的体内。我颠狂般地发泻,一扫刚才的郁闷。只几分钟,我便一阵抽搐之后瘫软在丈夫的怀抱里,在丈夫不断的“玩弄”下我连续出现高潮。

我们做的淋漓尽致,出了一身的汗,但又随即沉沉睡去。

我还是依旧的姿势,从背后紧紧地抱着他,以前总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自从几年前我怀孕后,丈夫为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压,就一直保持这样的睡姿,所以,两年来这个就变成了我们最佳的入睡姿势早上醒来时已经十点多了,我亲吻丈夫,他很兴奋,完全勃起。我就劝他去隔壁房间,他笑笑,说不去,我知道他是说给我听的,但还是挺高兴的。

女人就这一点傻,经不住好话,我的心情自然而然地好了起来。

他过去了,很快,陈先生过来了。我虽然还是被动地接受他,可由于心情好,身体自然产生了渴望而湿润。

我主动亮出乳房向他挑逗,还去套弄他的yinjing,使它迅速膨胀,再为它带上安全套,我把双腿抱起来,阴部完全曝露给他。说实话,我真的希望他能带给我异样的感觉。

但是我又失望了,他还是那一套,先抚摸我,再吻我,然后进入。再后来就在我的身体里机械地抽送,有时他也会揉捏几下我的乳头,但我的反应反而越来越少。有几次他趴在我身上紧紧地搂住我,试图吻我,都被我侧过脸去无声地拒绝了。

我双手摊开躺着,任凭身体跟随他的出入被带着一上一下耸动着。我的情绪却越来越不好,不但没了新鲜感,连欲望也荡然无存。

我走神了,我在想陈先生和他的太太做爱与和我做爱会有什么不同的感觉?不都是插进来又抽出去地摩擦吗?真可笑,但我笑不出来。

后来,我们都感到索然,他没有射精就匆匆结束了。

陈先生还是很牵挂他的妻子,问我:“他们做完了没有?”

我让他去看看,他问:“你去不去?”

我没有那个勇气。他就过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问:“他们做完了没有?”

他说:“好象做完了。”

于是,我穿上衣服,心里一阵发紧,但还是勇敢地去看了。

丈夫坐在床边,陈太太也坐着,两人有一定的距离。看见我过来,他们笑了。

我问:“你们怎么样?还好吗?”

丈夫说:“不行了,有压力,硬不了。”

我问:“怎么会?刚才还……”我没好意思说出口。

他说:“老担心有人过来。”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